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路博邁侯明孝 挖掘飆股神探手

路博邁台灣研究團隊主管、董事總經理侯明孝。圖/業者提供
路博邁台灣研究團隊主管、董事總經理侯明孝。圖/業者提供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三年疫情期間有很多變化,路博邁台灣研究團隊主管、董事總經理侯明孝即是因疫情、因家庭決定回國定居,當時路博邁正在找一位了解「台股」和「亞洲半導體產業」的研究主管,於是一拍即合,侯明孝從外資強棒分析師轉換跑道,2021年開始為路博邁及客戶發掘全球及台灣科技股的潛力。

侯明孝在外資圈頗負盛名,最擅長之處就是「發掘飆股」,並早於市場發現個股股價轉折點,更有不少讓人印象深刻的傑作,侯明孝的研究功力被形容在大中華區半導體極具影響力,他常常率先下修或上調半導體評價,更是台灣最敢喊價分析師。

如他還在里昂證券亞洲科技產業部門擔任研究主管時最先喊出「台積電目標價500元」(2020年),那時台積股價只有350元左右,事後台積電果真登上500元價位甚至奔向更高,但在當時,尤其是台積法說會前,市場對「500元」超高目標價,大為震驚!

對一位極具市場影響力的明星級分析師為何從「Sell side」轉到「Buy side」? 侯明孝說,有三原因,一是事業發展考量,在外資券商當時若再高升,就是全球研究部主管,勢必要花大半的時間在處理行政工作上,在當時的職位,已經有三分之一在處理行政工作、近一半時間在面對及回答客戶問題,但他更喜歡專心從事研究產業工作;二是為家庭;三是考慮到上班地點,疫情前上班地點在香港,他常常往返港台,但疫情爆發後,各國國門關閉,已無法像往常當空中飛人,加上家人不喜歡移居香港。此時美商路博邁剛好在找一位科技產業的研究主管又可以在台灣工作,侯明孝於是來到可以讓他好好做研究的Buy side,雖然研究工作不變,但服務對象卻完全不同。

侯明孝是台大財金系畢業,先到元大證券當研究員,後加入巴克萊證券,剛開始是巴克萊證券半導體產業首席分析師陸行之助理,當時有些規模比較小半導體公司法說會,若陸行之沒空參加即由侯明孝出席再報告給陸行之,由於侯明孝相當認真在法說會前研讀相當多資料,問出相當多具有深度的問題,不但讓在場的人印象深刻,其半導體報告更是深入且具前瞻性,讓他在30歲出頭已晉升到里昂證券亞洲區科技產業部研究主管。從里昂證券到路博邁投信,侯明孝說:「行政工作如預期少了許多,符合他的期待。」

侯明孝是一位明星級產業分析師,特別是在半導體產業的研究功力深厚且具影響力,雖然到路博邁後仍是從事研究分析工作,但侯明孝說,來到資產管理界仍有相當多的挑戰,他不時地在思考如何將研究結果轉化成業績,這對他是一種的挑戰,也是機會。尤其路博邁是一家美國資產管理公司,投資很多美國科技股,美國科技公司供應鏈很多都在亞洲,因台灣供應鏈完整,外資流向台灣機會變多,由於侯明孝對半導體的研究功力,也幫集團拿的一些國外大型代操台股投組提供投資顧問。

他認為,「在多頭市場人人都可以是股神,但要見到真功夫就看空頭市場」,在空頭市場時如何能布局防禦性比較高的優質股,甚至找到逆勢成長公司。去年台股大盤處於跌勢時,正因研究團隊有抓到些個股,使得路博邁台股投資組合去年表現名列前茅。

30歲不到的侯明孝即在外資圈嶄露頭角,到里昂證券後很快地即被拔擢、升任里昂證券亞洲科技產業部門研究主管。目前各大資產管理公司正在找暑期實習生,對於新鮮人踏入投資研究領域,究竟一位稱職產業分析研究員應具備什麼特質?侯明孝認為最重要有「責任感」及「企圖心」。

侯明孝以自己為例,剛入行時經常睡在公司,那也不是老板要求的,而是一種責任感,他只是覺得自己要將工作做到一定程度且完善,因為時間不夠、事情卻很多,所以自然而然就會加班到很晚,並不是研究員都一定要工作到很晚,但做研究工作絕對要專心。

其次要發掘新事物的「企圖心」。侯明孝說,看公司財務報表可以看得很粗淺也可以看得很仔細,可以從財報、年報一個個、一頁頁仔細看,去發掘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或者角度,其實做研究不外乎就是去找到或看到別人還沒有找到、看到的東西,唯有這樣,這份研究報告才有價值,如果研究報告都跟大家都一樣,那勢必都已經反映在股價上,那就沒有什麼under value或over value的地方。

觀察兩重點 預知科技股泡沫前兆

科技股在AI的帶動之下,今年出現一波漲幅,股價漲多之後,市場即擔心科技股是否會泡沬化?若以棒球九局賽局來看,侯明孝認為目前才進行到第二局,科技股是否出現泡沫可觀察二重點。

侯明孝看好科技大好的趨勢,如果從去年的10月是最低點開始起算至今年6月,多頭走勢約走了8個月,實際上可能有36個月,如果以九局的棒球賽局來看,現在才第二局結束,也就是科技股多頭走勢還有一段長路可以走。

即使如此,侯明孝特別強調投資科技股要做「風險控管」,侯明孝說,假設原先看法是對的話,科技股多頭可望走到2025年,但科技股多頭走勢不可能是這樣直接上去,其間還會有拉回整理的時候,如果科技基金有買到對的股票的話,在走勢向上時,基金表現是不會太差;但要在股價拉回的時候,基金淨值回檔也要跌得少,才能夠讓投資人抱得住,因此,基金研究團隊風險管理能力很重要,風險管理能力就看在空頭市場的時候誰操作比較好。

至於科技股是否出現泡沫?侯明孝說,他會觀察二件事,一是看數字,是否有實質訂單,這波AI題材帶動科技股上漲,市場都在等7月至8月的財報出來,如果市場炒的題材沒有帶來相對應的實質訂單,那就是「泡沫」。

二是觀察初級市場,侯明孝指出,大家都是從事次級市場(集中市場的股票買賣),但他會去觀察初級市場情況,因為初級和次級市場是有關聯性的,因為當趨勢好的時候,一定會反映在初級市場上,比如說前幾年,區塊鏈好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的新創公司,當年的dotcom bubble也是一樣。

有這麼多的新創公司裡面,十家中可能只有一家到最後才能成功的,是否出現「資金泡沫」,就可以看新創公司募資的難易度,如果所有新創公司都很容易募到錢,就要非常小心了。就他理解,至目前為止,市場還沒有到那程度。

侯明孝小檔案◎現職:路博邁投信台灣研究團隊主管、董事總經理◎學歷: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學士◎經歷:里昂證券董事總經理兼科技類股研究主管,帶領30人的亞洲科技研究團隊;巴克萊證券副總裁,負責大中華區半導體、資本財和綠色能源領域◎興趣:網球、游泳、跑步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