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從地緣關係的思維釐清兩岸ECFA

圖/中新社
圖/中新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文/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

隨著2024總統選舉選情多變,涉及兩岸的議題也引起輿論矚目。自從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提出重啟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談判,並獲致國民黨候選人侯友宜支持後,馬上遭到綠營圍剿,從其政黨主席、立法委員、政務官員至部分學者無不辯駁,重啟服貿協議會讓台灣的經濟和產業鎖進中國大陸,朝野戰火頗為熾熱。到底台灣應否重啟兩岸《經濟合作協議》(ECFA)諮商,包括已簽署的「服貿」生效實施和仍擱置的「貨貿」完成談判?

由於許多民眾不太清楚已塵封九年的ECFA與貨貿、服貿的關係,更遑論ECFA與台灣經濟、產業之連結,使得國內社會在聞悉ECFA將會讓台灣經濟及產業的未來鎖進「一中」,以及讓台灣白領或藍領的就業機會遭到陸人搶走下陷入恐慌。然而,真正狀況是否如此?我們平心靜氣將民眾擔憂的兩個顧慮加以解讀,理應可以釐清其真相。

先從擔憂鎖進「一中」來說,台灣除了提升企業國際競爭能耐之外,則是必須積極洽簽雙邊貿易協議及爭取加入多邊區域經濟組織,增強出口連結與競爭韌性,藉此減少對大陸市場依賴之困境。至於擔憂開放大陸勞工搶奪就業機會而言,其實服貿協議並非開放大陸勞工,而是開放來台投資陸企經營者和管理者,在條件與數量上從嚴管理,根本不致衍生問題。

在此同時,回顧世界貿易組織(WTO)杜哈回合(Doha Development Round)多邊談判於2008年7月29日破局後,全球各國掀起洽簽雙邊自由貿易協議(FTA)熱潮,甚至更進一步延伸形塑多邊區域經濟整合,在相互實施貨品關稅免除或減讓的同時,彼此開放頗高度管制的服務市場和投資領域。目前亞太地區在貿易拓展上,除了台灣、北韓、蒙古等極為少數國家之外,都有相互簽署FTA,或是參與區域經濟組織。

無庸置疑,長期以來台灣因「一中」政治糾葛之下而難以洽簽雙邊FTA,更別奢望參與多邊區域經濟整合,在無形中讓台灣20餘年來的出口成長動能或多或少受到影響。因此,2010年6月兩岸在遵循WTO規範、排除「一中」政治限制下完成簽署ECFA,若其後續相關協議談判順利,無疑將提供台灣洽簽FTA的藍本,甚至是作為申請加入區域經濟組織的最佳說帖。

由於兩岸ECFA在型態上,屬於「架構協議」,並非遵循FTA模式,將貨貿、服貿整合為一體談判、一次完成簽署,雖附帶先行實施「早收清單」,但其僅有涵蓋台灣5%的出口項目和極少的服務行業。亦即兩岸ECFA後續最重要內涵的貨貿和服貿協議,如果在短期內無法完成談判、簽署協議,不但會讓台灣拓展大陸市場的競爭有所不利,且恐讓台灣延伸國際經濟舞台之參與受到波及。

在新冠疫情期間中,面對大陸鎖國封境管制之下,台灣因出口至其他地區仍持續暢旺,而使得其經濟表現頗為亮麗,讓部分主觀的學者專家認為,藉此可以擺脫對大陸市場之依賴,卻又忽略所存在的背後隱憂。誠如《經濟學人》曾經在專欄中指出,台灣經濟表現亮麗究竟是新的開端,抑或是持續衰退之中短暫偏離軌道,其寓意頗為深遠。

此意味著,《經濟學人》認為,讓台灣經濟於新冠疫情期間中呈現亮麗表現原因的前者,將會隨著全球新冠疫情受到控制而逐漸遲緩;至於後者,則是受到台灣市場狹小限制而不太可能無限加碼。尤其台灣經濟規模不足,根本難以創新經濟增長模式,更加甭提擺脫大陸經濟磁吸循環,甚至妄想再造台灣經濟高峰境界。

儘管疫後大陸經濟復甦略顯遲緩,然而面對其產業藉此加速轉型,加上從世界工廠升級為世界市場之下,令各國難以忽略其後續效應。這些現象,從今年七大工業國(G7)聲明至甫結束的歐盟峰會共識,西方大國在對中經濟戰略上似乎開始有所調整,由過去主張的「圍堵」、「對抗」,轉換為未來強調的「去風險」、「不脫鉤」思維,可以發現其端倪。

很顯然地,面對中國經濟體崛起,以及與美國經濟體的規模分庭抗禮之下,其未來發展,除了對全球經濟板塊的排列與產業供應之重組造成深遠的影響之外,此對地處亞太區域的台灣經濟或產業所帶來的衝擊,更是不容小覷。因此,朝野政黨與其以狹隘的民粹意識型態,將兩岸ECFA操作為選舉工具,不如從「地緣關係」的思維,借力使力讓其轉型為生存機會,進而從中創造雙贏格局。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