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NBA總教頭:領導者受擁護的關鍵是「透明」

贏得11次NBA總冠軍,被尊稱為「禪師」的傳奇教頭菲爾.傑克森,對所謂的領導,提出禪意的見解。圖/freepik
贏得11次NBA總冠軍,被尊稱為「禪師」的傳奇教頭菲爾.傑克森,對所謂的領導,提出禪意的見解。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我剛開始效力於尼克隊的時候,曾經花了幾年夏天在北達科他大學念心理學研究所。那段期間,我研讀了心理學家卡爾.羅傑斯(Carl Rogers)的著作,他對於賦予個人權力具有開創性的想法,強烈影響了我的領導方法。身為人本主義心理學的創始者之一,羅傑斯是一位創新的臨床醫生,經過幾年的實驗之後,他發展出幾種有效的技術,可以用來培養他所謂的「真實自我」,取代我們認為自己應該成為的理想化自我。他認為,關鍵在於治療師要創造和個案之間的一種關係,這種關係的重點不是放在解決問題上,而是放在培養個人成長上。

羅傑斯表示,要做到這一點,治療師必須盡可能地表現出誠實與真心,並且把個案視為一個無條件具有價值的人,無論個案的狀況如何。他的著作《成為一個人》(On Becominga Person)裡面寫到,弔詭的是:「我越是願意做我自己,在人生所有的複雜狀況中,越是能理解及接受現實,似乎有越多被改變的可能。」

在羅傑斯看來,除非徹底接受真實的自己,否則任何人都不可能會改變。而除非他可以發現自己所遭遇經驗的意義,否則他也無法和其他人發展出成功的關係。他是這樣解釋的:「每個人都是一座向著自己的島嶼,只有當他願意做自己、且被允許做自己的時候,才有通往其他島嶼的可能。」

我並不想裝成治療師,但是羅傑斯所描述的,有點像我擔任教練時試圖達到的目標。與其把每個人壓榨成既定的角色,不如創造某種環境,讓球員可以在其中成長發揮,有創意地展現自己。不過,我對於和球員成為最好的朋友並不感興趣,事實上,我覺得保持某種程度的距離很重要。但我會試圖和每位球員發展出真心相待、彼此關懷的關係,把互相尊重、同情、信任當做關係的基礎。

關鍵就在於透明。球員絕不會擁護一個對他們不誠實、不坦白的教練。我擔任公牛隊教練的第一年期間,阿姆斯壯(B.J. Armstrong)一直說服我讓他取代約翰.派克森擔任先發控球後衛。

他認為他比約翰更能主控場面,而且在運球上遠遠勝過他。但是一直以來他都不願意配合三角戰術,他覺得那樣會妨礙能力發揮,無法炫耀他自豪的一對一的過人走位。我告訴他說,很感謝他的熱心,但是我希望他和約翰分配上場的時間,因為約翰和先發球員配合得比較好,而我們需要阿姆斯壯激勵替補陣容。另外,有約翰在的陣容,整個隊伍會比較有效地合作。阿姆斯壯對這個決定並沒有表現得很激動,但是他明白我的意思。幾年後,他也證明自己可以配合三角戰術,並且用合作的方式打球之後,我就讓他成為先發球員了。

教練最難的工作之一就是,避免「配角球員」破壞團隊的氣氛。紐約洋基隊的總教練凱西・史坦格(Casey Stengel)曾經說過,「管理的祕訣就是,讓討厭你的人遠離還沒選邊站的人。」在籃球的圈子裡,討厭你的人通常是那些覺得自己上場時間不如他們所想的那麼多的人。我自己也當過後備球員,我知道,如果你在一場重要比賽一直坐冷板凳,感覺會有多麼讓人生氣⋯⋯。

我的策略是,讓後備球員在比賽中盡可能地參與投入。泰斯曾經說過,如果三角戰術正確發揮作用的話,整個隊伍應該會團結一致,就像「手上的五根手指頭」那一樣。一旦等後備球員上場時,他們必須能夠無縫地和場上的球員融合在一起。早年的時候,我運用的是十人的輪流陣容(五位先發球員,五位後備球員),為的是確保候補球員在場上有足夠的時間和先發球員同步。在球季接近尾聲時,我會把輪流的人數縮減到七位或八位球員,但是只要可以,我就會試著把其他後備球員拉上場。有時候,配角球員可能會產生驚人的影響。比如克里夫.李溫斯頓(Cliff Levingston),這位候補大前鋒在一九九○至一九九一年的球季上場時間有限,卻在季後賽大放異彩,因為他和底特律活塞隊的前線配合得完美無缺。我並不是一個很愛擁抱或是會輕易說出讚美的人;事實上,有些人覺得我很冷漠又難懂。

我的作風是會用隱晦的姿勢表示欣賞,這裡認可的點頭、那邊碰碰手臂。這是我和尼克隊的第一位教練迪克.麥奎爾學來的。他曾經在比賽結束後走到我的置物櫃旁邊,悄悄地跟我說,他一直留意我的表現,而且下一場比賽會試著給我更多上場的時間。身為一個教練,我試著向每位球員傳達這個訊息,我很在乎他們個人,而不是只把他們當作打籃球的苦工。

我父親送給我最棒的禮物就是,他教會我如何表現真摯的心,同時又能贏得別人的尊重。我爸是個有威嚴的高個子,他擁有高貴的舉止、溫暖的笑容還有柔和的眼神,讓他看起來值得信任、富有愛心、而且有點神祕。他很像我看過的喬治・華盛頓的肖像,是個說話溫和而謙遜的人,但卻又完全掌握一切。小時候,我常會站在父親身邊和作完禮拜要離開的會友打招呼,有些人說我高貴的站姿看起來很像他。無疑地,擁有寬闊的骨架和深沉、響亮的聲音,對我擔任教練的工作非常有利。我跟球員說話的時候不用抬頭看著他們,而是可以直視對方的眼神交談。

父親是個牧師,他是我見過少數幾個真正虔誠的基督徒之一,他的生活遵循一套由聖經支配的簡單法則,從不與人訴訟和結怨,因為那會牴觸他的信仰。我母親常會在講道中穿插地獄的磨難,而父親則會把重點主要放在仁慈,以及擁有一顆慷慨的心。他把每一位教區居民都深深的放在心上,每天吃完早餐後,他會在書房裡為他們每個人禱告。會友都覺得受到他的保護和保障,這樣的仁愛之心,讓會眾的關係變得更密切,也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一課。

本文摘自菲爾.傑克森著《【領導禪:NBA最強總教頭親自傳授「無私」與「智慧」的魔力領導學【暢銷新版】》,采實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