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大陸半導體材料出口管制的意涵與影響

鎵及鍺的應用範圍極廣,對尖端的半導體產業更是重要材料。圖/美聯社
鎵及鍺的應用範圍極廣,對尖端的半導體產業更是重要材料。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中國政府在7月初以國家安全為由,宣布自8月1日起,管制半導體材料鎵、鍺及30多種相關品項的出口。由於中國生產全球90%的鎵及68%的鍺,產業集中度相當高,此出口管制令有不可輕忽的意涵與影響。

鎵和鍺是製造科技產品的重要材料,乃鋁、鋅等金屬加工的伴生物。鎵及鍺的應用範圍極廣,越是尖端的半導體產業,越需要金屬鍺和鎵。影響所及,從太陽能電池、各種傳感器、汽車充電樁,到精密運算、軍用雷達、軍機潛艇的隱身塗料等皆有。

市場對中國禁令明顯有感。雖有看法主張中國供應斷貨的威脅有限,強調鎵和鍺非壟斷性資源;其生產是成本和時間問題,而不是技術和礦產問題,甚至認為不無可能因而催生出替代性材料。不過現實狀況是,由於中國具產業規模、製造成本較低;相對之下,其他國家在節能考量、環保法規限制下難以生產,故而全球絕大多數的鎵及鍺出自中國。也因此管制令一出,市場震動,兩種金屬價格聞風上漲。全球鎵價格在一周內上漲27%,鍺金屬價格則小幅上漲1.9%。許多國際買家趕在管制措施生效前加緊囤貨,不少企業亦表示將提前準備申請作業,以因應日後中國政府核定許可可能需要的漫長流程。

事實上,產業面、技術面的影響評估之外,更值得關注的是,這可能是中國政府面對新一輪科技戰的策略與做法重整。

自2018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與科技戰以來,持續升級對中國的科技封鎖:從列舉黑名單、管制對中國上千家企業的出口,到切斷對中國關鍵技術零組件和半導體或晶片的供應,美國對中國的全方位科技圍堵,既快、且狠、又準。在貿易戰場上,中國尚且能藉其供應鏈與規模經濟所形成的比較利益應對之;但科技戰場則不同。

半導體與高科技產業是中國的軟肋,要面對的挑戰有全球產業專業分工問題、美歐日韓台灣在專利布局上的圍堵等各種難題。尤其美方全面封鎖中國,毫不手軟;除了要求所有使用美國科技的廠商必須提交出口許可,也透過數據資料的收集,隨產業發展動態精準阻擋中國可能升級突破的路徑。誠如《紐約時報雜誌》特約撰稿人Alex W. Palmer專文所述,美國對中國的晶片封鎖布局,形同戰爭行為。

科技戰博弈數年,中國居處被動、可以反擊的籌碼非常有限,且已逐漸露出疲態。因此,此次中國以國家安全為由,發布鎵鍺的出口管制禁令,除了藉以重整步伐、回擊美方及其盟友對中國的科技封鎖之外,也有以下幾點可能的考量:

1、掌握產業走勢:鎵及鍺是半導體關鍵材料,中國做為唯一的主要供應者,對全球每年僅幾百噸的鎵及鍺進行出口管制時,得以藉此掌握鍺和鎵的用量、流向、目的等資訊。此將有助中國瞭解半導體產業的研發方向與量產規模。不排除中國因而能更加精確預測世界尖端科技以及高科技公司的走向。

2、鼓勵產業鏈的建立:從生產布局的角度而言,出口管制是產業政策的一環,不無可能藉此引導產業鏈遷移。由於出口管制將導致鎵及鍺的價格巨幅波動,倘若廠商把相關下一代半導體產業設置在中國境內,製成化合物產品再出口,即可有效規避金屬原料的出口管制。

3、新一輪科技戰的預演:再從大國角力的角度觀之,雖然近期美國高層如國務卿布林肯,財政部長葉倫相繼訪華,營造出兩國關係和緩的期待,但握手不等於言和,大國競合關係更加複雜。各種跡象顯示美國仍將繼續升高科技戰:例如美國和荷蘭政府進一步限制艾司摩爾(ASML)為中國受管制的晶片生產設備提供維修服務。此意味著中國過去購買的光刻機(台灣稱曝光機),或轉手購得的二手光刻機正常使用將會受到嚴重的影響。再例如,美國政府正考慮加強管制英特爾(Intel)與輝達(NVIDIA)為中國量身打造人工智慧(AI)晶片,即便美國三大晶片業者皆不認同白宮的做法。當科技戰煙硝有增無減,鎵鍺等稀有金屬的出口禁令也可能是中國對新一輪科技戰的預演。若此,各國有必要模擬,中國下一個列為出口管制的戰略物資會是什麼。

那麼,台灣會受到波及嗎?若僅論鎵鍺出口管制問題,台灣暫時看似無虞。根據中國海關數據,鎵產品的最大進口國是日本、德國和荷蘭。台灣從上述國家再進口相關的化合物,直接影響不明顯。但若深究此次出口管制背後的科技戰問題時,則警訊明顯。台灣介於美中之間,很多台商游移兩強,不排除有外企向台商私購轉運。建議台商合規經營,做好地緣政治風險下,科技戰隨時可能再升高的準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