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遠東風電投資8億難收尾 徐旭平有苦難言

圖/財訊提供
圖/財訊提供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根據《財訊》報導,遠東集團7年來為竹風風場傷透腦筋,原本是國家支持的風場,後遇空軍反對,投資整體金額逾500億元,遠東前期花費超過8億元,該如何收尾?

「我問空軍,憑什麼法律不能興建?他們說不出來;我也提出超過10種的改善方案,但他們也不採納,就只SAY NO!」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的么弟、遠東新副董事長徐旭平無奈地說。

《財訊》報導指出,2018年時,徐旭平被哥哥徐旭東欽點,負責「新竹竹風」(簡稱竹風)的離岸風場建置,擔任亞泥子公司竹風電力籌備處的代表人。然而,其所領軍的竹風電力離岸風電開發籌備團隊,在進行多年規畫與前置作業後,卻突遭空軍反對而卡關,為此徐旭平到處尋求解方,已拜會經濟部、能源局數十次,跟空軍開會不下5次,都不了了之。

改善方案被拒 投資恐泡湯

竹風是遠東集團發展綠能、淨零減排路徑中的最重要項目之一,被集團寄予厚望。關鍵在於,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泥是排碳大戶,為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ESG目標,推動循環經濟、能源轉型原來就是集團的重要政策。

根據《財訊》報導,為此,早年亞泥投資乾淨能源嘉惠電力,目前已為全台規模最大之民營天然氣發電廠,後又投入離岸風場之開發,希望可藉此推動離岸風電產業在地生根,並將所產生之綠電能源用以提供遠東集團自用,及售予國內其他需綠電產業,對遠東集團而言具有指標意義。

竹風電力籌備處執行長吳宏能解釋,竹風風場位於新竹市外海,2016年政府開放第2階段潛力場址申請時,即為經濟部公告的36個潛力場址的第4號風場。該場址於2017年順利通過環評,也參加了2018年經濟部的離岸風電第2階段潛力場址遴選與競標。竹風計畫雖未獲選,但繼續努力備標,期待在第3階段區塊開發競標時能夠勝出。

根據《財訊》報導,吳宏能指出,在此期間竹風已投入7、8億元,加強海域地質調查、補充風能監測,甚至還花錢購入運維中心如變電站、儲能站等的土地,同時說服世界排名第2大、曾協助全球20多個國家設置離岸風電的德國萊茵集團(RWE)一起投資合作。

不過,2019年時,達德能源於桃園麗威風場建造風機引發民航局飛安疑慮的事件影響後,空軍突然改變以往的同意態度,指稱竹風建置對新竹基地有飛安影響,強烈反對設置。接著能源局就依空軍意見,於2021年公告第3階段招標時劃定機場7海里管制範圍為高敏感區域,竹風風場就正好完全被劃入,以此拒絕接受竹風遞件參與第3階段區塊開發第1期的投標。

周圍兩大風場 已完工商轉

根據《財訊》報導,亞泥主任工程師曾憲群表示,近年來竹風找來多家國際飛安顧問公司與國內航空顧問共同評估,結論是空軍基地及風場可共存共融,竹風也提了許多改善方案。比如縮減風機數量,從環評通過的56支減至32支,甚至最近再進一步提出縮減至16支;並再縮減風機空間量體從5%降低至3%以下;降低離岸風機最大葉尖高度,從300公尺降至270公尺等。

不過,這些建議仍然讓空軍打了回票。令遠東集團不解的是,竹風風場旁、同樣位於空軍管制區內的還有「海洋」、「海能」兩大風場,而且已經完工商轉。擁有22支風機的海洋總裝置容量有128MW(百萬瓦),風機葉尖高度有175公尺,海能的47支風機總裝置容量有350MW,高220公尺。因此竹風認為,一切都仍有協調空間。

徐旭平對《財訊》報導表示,遠東集團很希望將離岸風電建置技術和營運方式,能根留台灣。他也坦言,過程中,多家已經完成風場建置運轉或剛通過環評卻想要轉讓股權的外商曾來接觸,希望遠東能接手,「我都一再表達遠東要自己蓋、自己營運、不要只是財務投資。」況且與RWE的合約還在,遠東不願放棄推動竹風順利興建,所以企盼能與空軍共同協商出解方,讓竹風取得參與離岸風電第3階段第2期競標的資格。

飛安影響大 空軍寸步不讓

對此經濟部能源局回覆,已經積極協助協調,但國防部基於國防職責,請竹風調整或更換場址,以期維護國家安全為前提,推動離岸風電設置。

而空軍司令部公共事務組組長王自立的回應也很明確,新竹基地地面管制台範圍的障礙物高度不得超過152公尺,但包括海洋與海能皆超過175公尺,因此不會同意放行。

王自立坦言,過去建造單位未送國軍相關單位審查,導致既定事實發生,本軍已採補救措施;為了飛安空軍態度堅定,「無法同意設置!」因為新竹是北部重要的空軍基地,面對中共的頻繁空中威脅侵擾,在兼顧敵情威脅與訓練狀況下,無法退讓。

根據《財訊》報導,近來全球地緣政治話題延燒,當世界各國都以國家安全為優先,空軍採取堅定態度的立場,可說是忠於職守;而台灣為了提高能源自主,當風場開發的利益遇上國安問題時,則有賴於政府相關單位進行協調。台灣海洋大學海洋科學與資源學院院長廖正信建議,一座風場的開發動輒5、6百億元,金額龐大,政府對於離岸風場應設置專責的跨部會協調機制,才能創造透明效率的投資環境。

不談備案 亞泥仍盼有轉圜 竹風若無法順利設置,亞泥有無備用方案?徐旭平直言,目前沒有想到這一步,還是希望一切有轉圜,「我很樂意配合長期目標,但後續能不能執行,都需要政府給出具體答案,而非一再地以改善方案往返,卻仍懸而不決。」  …(本文出自《財訊》雙週刊690期)

圖/財訊提供
圖/財訊提供

(文/游筱燕)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