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吳錦川 用NASA經驗引領致新續航

圖為致新科技董事長吳錦川。圖/顏謙隆
圖為致新科技董事長吳錦川。圖/顏謙隆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致新科技董事長吳錦川身著T恤、牛仔褲,儼然矽谷工程師的親切長輩,言談中帶有幾分幽默。很難想像,吳錦川其實產學經驗豐富,自全球頂尖的卡內基梅隆大學畢業後,在美國NASA噴射推進實驗室(JPL)計算精密的飛行軌跡,實現人人稱羨的太空夢。而為了照顧父母毅然決然地放棄高薪,回到台灣投身教育,擔任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教授,並且在致新科技最危機之時刻,上場擔任救援投手。至今於致新服務25年,吳錦川甫於6月14日升任董事長兼任總座,以最務實的精神,繼續領軍推動致新科技發展。

身為台灣上市櫃公司中,唯一具備NASA經驗的董事長,吳錦川卻看透太空旅行的不易,一個計畫至少耗時十年,從計畫前置、到太空船起飛起碼就要耗費四年,而太空船在穿梭飛航期間,也必須心無旁騖地待命。對於台灣衛星供應鏈,吳錦川直言難度很高,因為衛星上到太空之後對於環境要求很高,尤其在溫差的高度動態之下,技術要求非一蹴可幾,從地端切入機會較大。

而雖然NASA薪資豐厚,但飛航等待的時間,讓吳錦川想更加務實的讓所學發揮,遂經由好友引薦,投身教育。吳錦川於擔任教授期間,因緣際會下擔任致新科技顧問一職,也在致新危急存亡之秋時,將無人要的孤兒搶救回來,浴火重生。

對於台廠來說,致新為類比IC王者,但對於行業老大哥德州儀器(TI),吳錦川謙遜地說,致新持續投入研發,做德儀不會死守的產品,集中精力鎖定少部分產品,將不起眼的類比IC裝置做到最好。

吳錦川也強調,不像數位IC贏者全拿,在類比IC領域中,「第一名無法殺死其他人!」德儀有其品牌價值的堅持,毛利低於60%的產品,就會是其他廠商的機會。

對於德儀近期降價搶市,吳錦川認為,過往這些產業新聞都是由中國率先發布,近期又出現並不驚訝,這次德儀擴產聚焦在車用、工控高毛利產品線。吳錦川回憶道,十年前TI就曾發動一波價格調整,但是致新還是靠著台廠的支持及產品組合優勢存活下來,如今致新站穩台系類比IC領導者地位,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除了站穩筆電供應鏈之外,致新也積極跨入車用及AI應用,如與面板客戶合作開發車用LCD與OLED面板的PMIC(電源管理晶片),將來風扇也會是可以打入車用供應鏈的產品。另外,DDR5的PMIC產品也是致新積極切入的市場,不過吳錦川也務實地說道,以前次DDR4滲透率達5成的時間過程來看,DDR5顯著普及至終端市場還需要一段時間。

此外吳錦川也提到,車用市場的導入時間很長,相比數量高達億台起跳的筆電市場,每種PMIC的量其實不是很大,所以車用市場PMIC營業額貢獻的比例增速不會太快,不過一旦打入車規市場,也代表通過安全驗證,未來要跨足其他車廠也相對有機會。

最後,吳錦川以多年教育經驗,點出台灣半導體人才難尋的問題,呼籲增加大學的半導體和IC設計相關科系足夠多的招生人數,並鼓勵高中生進入半導體及IC設計相關科系。而類比與數位如何選擇,吳錦川以自身經驗分享給莘莘學子,類比IC貴在經驗積累,需要全面的知識和長期的經驗,做愈久愈值錢,雖然初始工作機會不若數位IC多,但養成不易、可以細水長流。

幽默講科學 笑談類比IC生意做不完

在真實世界,所有訊號如聲音、影像都屬於類比性質,即便快速地數位化過程,仍難改變接收到的訊號還是類比訊號為主。因此,數位系統必須透過如數位類比轉換器(Digital to analog converter,DAC)或類比數位轉換器(ADC),進行數位及類比訊號之間的轉換。

針對類比IC的未來,吳錦川打趣地比喻,有關人的聽覺、視覺,都需要將數位訊號轉換成類比訊號才能供判讀,只要需要人機介面的地方,類比IC的需求永遠存在,並且會隨著數位IC的增加跟著成長。除了電源管理IC之外,訊號傳輸也需要用類比IC,例如最近很夯的SerDes、乙太網路IC、OLED驅動IC都有類比電路可以發揮的空間。

因此,吳錦川強調,類比IC只要有人機介面存在,生意就做不完,並巧妙的比喻除非在人類腦部植入晶片,直接用數位訊號來做接收、刺激五感,那時類比需求可能會減少。不過屆時也就會像電影「駭客任務」一樣,人類活在虛實難辨的世界。

吳錦川在訪談期間也多用電影來做解釋,如絕地救援中的JPL實驗室,不難看出董事長的職業生涯,都走在前端的科技之中,並且能用幽默的方式,闡述艱深的物理科學。

吳錦川小檔案◎現職:致新科技董事長兼總經理◎學歷: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系、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電機工程博士◎經歷:美國太空總署噴射推進實驗室、交大電子工程系教授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