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入獄前告白 中興電前董座:轉念放下 很難

中興電工前董事長江義福。圖/財訊提供
中興電工前董事長江義福。圖/財訊提供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中興電工集團總裁江義福進公司27年,繳出亮麗的成績單。如今面臨入獄服刑,他也只能選擇轉念放下,希望公司維持正常營運。

根據《財訊》報導,7月18日,雲豹甲車案2審判決主文公告,中興電工前董事長江義福依共同犯《證券交易法》判刑4年(可上訴)、共同犯詐欺取財罪判刑4年6月(不得上訴),合併執行5年10月;中興電工不法所得20億9916萬元沒收(不得上訴)。

消息一出,中興電工股價連續兩天跌停,江義福辭任董事長,由兒子江馥年接任,同時中興電工召開臨時董事會,改派法人董事盛元投資的代表為林弘人(全聯暨元利建設董事長林敏雄次子)。並調整人事,穩住團隊經營,使得股價止跌,經營重新步上軌道,這才讓江義福鬆了一口氣。

對於司法判決,江義福說:「我問心無愧,但人不可能一輩子是順境,一定有個坎,現在遇到了,我只能轉念放下;不過這很難。」

穩住經營團隊 他才鬆口氣

江義福向《財訊》透露他始終相信宿命,人生從來不規畫。「我讀台南鄉下的學校,高中都在打撞球,直到聯考前3個月才突然醒過來,開始抱佛腳。我記得考歷史的前一天中午吃完飯還在做最後衝刺,沒想到後來10題問答題中,竟然有3題剛剛背到,所以拿下高分。填志願時只因為隔壁文具店老闆的兒子外交系畢業,在外交部上班,在家鄉非常風光,所以我第一志願也填政大外交。」

服完兵役之後,江義福考上調查局,本來只想做個兩年,沒想到一待就是22年,其間也曾經外派到以色列、日本、德國等地受訓。除了工作之外,他只要有空就會閱讀局內的所有財經雜誌,尤其對台塑、大同等大集團的經營特別有興趣;因為他認為儘管財團的事業不盡相同,但他看的是「邏輯」,不論是做決策或解決困難,只要搞懂邏輯就沒問題。

根據《財訊》報導,1996年,國民黨營的中央投資公司「轉上級指示」,指派江義福接任中興電工總經理。當時,這家公司因復興啤酒廠、嘉義台南焚化爐等5大工程案,衍生累虧高達150億元,公司幾乎瀕臨倒閉。江義福回憶當時狀況:「我接手以後正好放端午節3天連假,我每天到辦公室看資料,發現公司1天要燒500萬元,3天就1,500萬元不見了,不知道要怎麼賺。」

中興電工集團總裁江義福習慣用鉛筆寫筆記,字跡工整,條理清晰。圖/財訊提供
中興電工集團總裁江義福習慣用鉛筆寫筆記,字跡工整,條理清晰。圖/財訊提供

於是,江義福白天上班,晚上把厚厚的公文帶回家簽,抽絲剝繭後,把業務、財務等狀況一一釐清,想辦法開源節流。例如,當時中興電工要維持生產旗下的家電,但銷路不佳,導致大量庫存;於是,公司只得每年以發家電當年終獎金,員工紛紛哀號說:「我家裡已經有5台電視,能不能不要再發了?」

根據《財訊》報導,江義福決定裁撤原有的家電業務部門,但同時成立一家銷售公司,讓這些業務員去認股,剩下的由公司認。由於業績和自己的收入息息相關,員工都非常認真推銷;最後中興電工順利出售了這家公司的股權,解決了家電部門的問題。

此外,由於是黨營事業,公司內部有不少人是靠關係進來的,不事生產還影響大家工作。江義福就把這些人集中在一個辦公室裡,幫他們把報紙和茶水都備好,請他們「思考給公司的建議,提出解決方案」;結果半年內,原本大約20人,只剩1個人留下。這位唯一留下的人竟提出不錯的建議,後來他還被派到一家子公司當董事長。

根據《財訊》報導,經過多方努力,以及當時的業主環保署、台糖公司等力挺,中央投資公司也支援協助,5大工程都順利竣工。同時為改善岌岌可危的財務,1997年辦理減增資15.58億元,並陸續辦理盈餘及資本公司轉增資,改善財務結構。

江義福正在整理20餘年的經營心得,逐步交接給現在的經營團隊。圖/財訊提供
江義福正在整理20餘年的經營心得,逐步交接給現在的經營團隊。圖/財訊提供

歷經分階段的改革與轉型,中興電工從2005年到2023年配發的現金股利,已超過150億元,市值更從1996年的70億元成長到600億元。今年6月台灣中型100指數及發達指數納入中興電;而由於綠能業務占營收已近67%,證交所也將中興電工歸類為綠能股。

這一路走來,江義福也花了相當的苦心。「我每天早上6點到辦公室,星期六日也不例外。他對《財訊》報導表示,晚上回家常常就是看電視,《唐伯虎點秋香》我大概看了至少20次。朋友都笑我生活沒有品質,我不以為意,反正人生就是這樣。」不過,他依然保持每週閱讀財經雜誌的習慣,如果平日沒空,就在星期六日趕進度,並把重點寫下來。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一部分已交給兒子看。

主管哽咽發言 他差點落淚

2審判決下來後,江義福形容這次打擊,「仿若被投入水深火熱深淵,心中之痛非常人所能理解;不過我還睡得著,也沒掉過淚。」淚腺快要失守的一次,是審判主文公告後第2天清晨6點多,3位已經在公司服務20年的女清潔工,哭喪著臉對他說:「董事長,我們不識字,聽家人說你要被抓去關,我們3個人討論以後,想問董事長有沒有辦法讓我們3人代替你去關?」此外,辭任董事長後第一次的幹部座談會中,多位主管哽咽發言,也讓江義福差點落淚。

林敏雄在第一時間情義相挺,多位法律界前輩和教授也出手相助,投信的投資人也紛紛以下午茶邀約打氣,讓江義福銘記在心。不過,他最擔心的是94歲的母親,最近母親的記憶力不太好,江義福擔心母親的同時,卻又希望她記不清楚,否則不知道要怎麼向她說明這些事。

中興電工一向強調採取「沉」、「穩」策略,員工和協力廠商更有向心力,朝先前擘畫的願景向前走,因此江義福認為公司未來能維持正常營運。他已經準備好《荒漠甘泉》等書去閱讀。「我生涯從來沒有規畫,都是這樣莫名其妙來的,辛苦50、60年,進去休息兩年多,也沒有什麼不好啦。」希望不規畫的人生,接下來能更順利。 …(本文出自《財訊》雙週刊693期)

(孫蓉萍)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