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乘上新浪頭 MZ世代期盼ESG

《ESG企業永續獲利致勝術》書摘精選

MZ世代占世界人口的的60%,他們是活躍的消費者和組織成員,ESG趨勢就是隨著他們而崛起。圖/freepik
MZ世代占世界人口的的60%,他們是活躍的消費者和組織成員,ESG趨勢就是隨著他們而崛起。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這股ESG趨勢是隨著MZ世代的出現而崛起。1980年代初到2000年代初出生的人稱為「MZ世代」。根據韓國統計廳2019年的人口普查,1980年至2004年出生的人口約為1800萬人,占韓國總人口的35%。還有許多如越南、印尼亞等青年人口較多的國家,從全世界來看超過人口的60%,可說是MZ世代的全盛時期。他們是活躍的消費者和組織成員。在不了解這些人屬性的情況下做生意,無異於在沒有指揮官的情況下走上戰場。

2021年3月,美國調查機構蓋洛普發表了名為《MZ世代對組織的4點期望》資料。在美國,MZ世代占正式員工的46%,因此對他們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讓我們來具體瞭解一下美國的MZ世代想要些什麼吧。

第一,希望組織能關心員工的福利

乍看之下會像是Google那樣在辦公室設置按摩中心或提高公司餐廳餐飲品質。但是這種短視的眼光無法找到答案。MZ世代重視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如果有年幼的子女,會希望和子女度過更多時間。他們認為育兒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父母一起負責的。因此在公司長時間工作並快速晉升的思考方式並不適用於MZ世代。

第二,MZ世代希望自己所屬的組織有道德倫理

過去在自己所屬的組織出現問題時,比起查明並揭露問題,包庇和擁護組織的意識更強。這就是對組織的忠誠,如果做出違背這一原則的行為,就會視為背叛者。但是MZ世代在自己公司出現問題時,會提出更強烈的批評。「公司做的事永遠是對的」是過時的說法。比起身為公司員工,他們身為社會一員的想法更加強烈。「道德倫理」一詞是與ESG的「G」密切相關的概念。

第三,MZ世代期望建立向員工公開透明資訊的開放組織

當出現新問題,MZ世代要求客觀證據。看似是不信任組織,每件事都追根究柢,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他們即使信任對方,也會用客觀數據加以驗證。「這是慣例,反正就照著做吧」、「前輩們不吭一聲就做到了」等話只會引起他們的反彈。透明度也是「G」的核心項目,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第四,MZ世代想要能夠認同並包容多樣性的組織

對MZ世代來說,認同和包容多樣性不是「做到更佳」,而是「必須具備」。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不僅在ESG評價中會得到較差的分數,還會導致優秀人才離開。這當然會成為組織成長的絆腳石。蓋洛普在完成四種分析後得到的結論非常有趣:「MZ世代想要ESG」(Another words, younger generations want ESG)。這意味著不是為了得到好的評價,也不是為了從投資中獲得充分資金,而是為了正常經營組織而必須要有ESG。

除此之外,我們再來看看幾個MZ世代的特性。MZ世代希望自家公司製造的產品和服務為社會做出貢獻。對將環境污染減到最低的產品生產流程、照顧身障人士的產品設計等感到非常自豪,這也與ESG有關。考慮環境的產品、生產工藝的改善是「E」本身,照顧身障人士則體現「S」的公正性。

我們也來看看MZ世代作為消費者的特點吧。「Meaning Out」一詞,是「Meaning」(意義)和「Coming out」(出來)的合成詞,指的是「透過消費展現自己的信念和價值觀的活動」。還有新造詞「buycott」。這不是「杯葛、抵制」(boycott),而是要積極購買的意思,可以說是「用新台幣讓這產品下架」的英文表達方式。不是性價比而是心價比(與價格對比追求心靈滿足的消費行為),這也是MZ世代的用語。綜合來看可以解釋為把重點放在有意義的消費上。那麼,哪些是有意義的消費呢?購買實踐ESG的企業產品和服務就是有意義的消費。

作為組織成員和消費者,MZ世代都想要ESG。迴避這個議題的企業無法生存的時代正在到來,但是也不能盲目地投入ESG。MZ世代對表裡不一者非常嚴厲。一旦無法保證真實、「只是做樣子給你看」的應對遭到揭穿,企業將面臨更大的困境。

但是MZ世代只作為組織成員、消費者存在嗎?並非如此。有些地方值得我們關注,那就是是作為投資者的他們。這是之前介紹勞倫斯.芬克的2019年年度公開信時,筆者故意先賣個關子沒有提及的部分:

隨著目前約占勞動人口35%的千禧世代對自己工作的公司、購買產品的公司以及投資的企業發言權增加,這種趨勢將進一步加速。

隨著人口增加,我們確實應該更加關注。但是掌控數兆美元資金的貝萊德為何要關注不是有錢人的年輕世代呢?答案就在下面:

我們正在見證財富從嬰兒潮世代轉移到千禧世代的過程。預計其規模將達到24兆美元,這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隨著這些財富轉移和投資偏好的變化,ESG因素在企業評估中越來越重要。

貝萊德強調ESG一來是為了克服氣候危機,減少投資變動性,二來也是為了贏得今後將成為主力投資者的千禧年世代的青睞。

2017年,美國信託(US Trust)發表的報告也與貝萊德的主張如出一轍:

千禧世代的有錢人與傳統有錢人不同,他們對社會責任投資非常關注。過去,社會責任投資在年金基金等機構投資者的主導下成長,但最近個人投資者的比重正在迅速擴大。這說明了平時對環境問題或社會議題高度關心的千禧世代就是核心。他們為什麼偏愛社會責任投資呢?因為這是正確的事。換句話說,因為他們相信「企業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對社會產生正面影響,會帶來更好的業績成果」。

從資產管理服務的主要客戶,也就是富裕階級實際進行社會責任投資的比例來看,嬰兒潮世代只占10%,而千禧世代則達到28%。關注社會責任投資的嬰兒潮世代占29%,而千禧世代占52%。

文章來源:申鉉岩、全成律著《ESG企業永續獲利致勝術:30個領先企業解析,不可不知的ESG產業新商機和品牌管理策略》,奇光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