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40年來女性薪資變化

 基於愛家、顧家天性,女性工作兼顧家庭,多選擇兼差、接案等非典型工作,為此即使有高學歷,仍難有高薪資。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2022年各國女性薪資較低的原因
2022年各國女性薪資較低的原因

文/于國欽

經濟學家克勞迪婭.戈爾丁(Claudia Goldin)長期關注美國婦女的就業與薪資問題,這個研究讓她獲得了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然而婦女低薪非僅是美國的問題,也是各國難題,何以在觀念開放、教育普及的今天,女性薪資依舊低於男性?

四十年前女性薪資低,我們可以說這是教育問題,因為唸大學的女生不多,但如今大學校園裡男女各半,就業裡的高學歷人數也已平分秋色,何以如此,女性薪資還是不如男性?

台日韓薪資 女低於男

這個問題幾乎所有國家都有,以台灣而言,2022年男性每月總薪資6.3萬元,比女性5.2萬元多。依韓國勞動部的資料,去年韓國男性每月總薪資平均412萬韓元,女性268萬韓元,相差甚遠。而日本厚生勞動部每年七月的特別調查也指出,去年日本男性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34萬日元,女性19萬日元,這個差距就更大了。

以男性收入和女性收入相比,台灣是1.2倍、韓國1.5倍,而日本是1.7倍,日、韓差距尤大,這是教育問題嗎?應該不是,自1990年以來台、日、韓多數女性已取得大學、研究所學歷了。那是性別歧視嗎?應該也不是,隨著社會風氣開放,政府立法保障,同工同酬已是普世價值了。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婦女愛家、顧家的天性,她們當年初入職場時,雖與男性不分軒輊,但隨著結婚生子而離職,數年後重新歸隊,人事已非,後輩已成前輩,薪資自然難與同儕並駕齊驅,又或許為兼顧家庭,只能選擇兼差、接案等非典型工作,因此儘管有高學歷,薪資依然不高。

從事非典型工作的女性人數多嗎?依日本每季進行一次的勞動力調查,2022年非典型受僱裡的女性高達1,444萬人,是男性的2.1倍,而依韓國每年八月進行的經濟活動人口附帶調查也可以發現,去年韓國非典型受僱人口升至815萬人,其中女性也達到450萬人,比男性多出兩成。

台女非典型就業比率低

非典型就業不論部分工時的兼差者、約聘人員(non-permanent worker)、臨時工作或派遣人力,薪資普遍不高,如今高學歷女性的人數雖與男性平分秋色,但為著家庭,投入非典型工作者不少,依日本勞動力調查,2022年在2,800萬名女性受僱者裡,就有逾半數從事非典型工作,韓國情況相去不遠,如此平均下來,女性的薪資當然會遠低於男性。

台灣還未走到日、韓這個階段,去年非典型就業比率尚不及日、韓的五分之一,也正是如此,台灣兩性薪資差距才會低於日、韓,然而情勢正在變化中,宜未雨綢繆。

總的來說,女性薪資四十年來隨著學歷的升高,已明顯成長,以台灣而言,1981年男性平均總薪資12,550元,女性8,051元,男性是女性1.6倍,2022年男性63,219元,女性51,636元,男性是女性的1.2倍,這說明高等教育是有用的,只是隨著非典型就業型態日漸普遍,兩性薪資差距極可能再度擴大,日、韓就是最好的例子。

小檔案■日本2022年非典型受僱者2,120萬人,占全體受僱人數6,056萬人的35.0%,韓國非典型受僱人數815萬人,占全體受僱人數2,172萬人的37.5%,台灣非典型就業人數80萬,占總就業人數1,137萬人的7.0%。

小檔案■台灣的非典型就業人數十年來(2012~2022)由74萬人增至80萬人,日本同期間由1,816萬人增至2,120萬人,韓國則由595萬人增至815萬人,十年之間日、韓非典型就業增加200~300萬人,台灣增加不到10萬人。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