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APEC習拜會展望:是相見歡,還是鴻門宴?

  • 工商時報 社論
本屆APEC經濟領袖會議將在15日於美國舊金山登場,各界聚焦中美元首會談。由於今年以來美國對大陸科技制裁不斷,世人也擔心二度「習拜會」會演變成一場美式鴻門宴。圖為去年11月美國總統拜登(右)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在G20峰會見面的畫面。圖/美聯社
本屆APEC經濟領袖會議將在15日於美國舊金山登場,各界聚焦中美元首會談。由於今年以來美國對大陸科技制裁不斷,世人也擔心二度「習拜會」會演變成一場美式鴻門宴。圖為去年11月美國總統拜登(右)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在G20峰會見面的畫面。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已經好久沒有像今年在舊金山舉行的經濟領袖會議(11月15~17日)這麼備受矚目了,將在會議期間舉行的中美元首會談正是最大的關鍵。

由於過去一個月以巴戰爭突如其來,為世局添亂,世人自然期待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三分情」,不僅緩和彼此的緊張關係,還能攜手化解當今亂局。但另方面,由於今年以來美國對大陸科技制裁不斷,兩國拉鋸激烈,世人也擔心二度「習拜會」會演變成一場美式鴻門宴。

APEC現有21個成員經濟體,此次峰會前夕的國際政治氛圍,其實相當肅殺。玻利維亞在10月底宣布與以色列斷交,並譴責其在加薩走廊犯下「危害人類罪」,智利和哥倫比亞也召回駐以色列大使,以表達最嚴正的抗議。除了智利是APEC成員,在太平洋的此岸,與烏克蘭交戰中的俄羅斯總統普丁,不可能前往舊金山參加會議。伊斯蘭教成員國的印尼、馬來西亞、汶萊,如果元首親自出席,並與挺以色列的拜登同框,可能引發民間支持穆斯林同胞的不滿。此外,香港特首李家超雖然收到APEC與會邀請,但以公忙為由,改派港府財政司長陳茂波代表出席,也引起不少議論。李家超因2020年負責將新版國安法付諸施行,被美國列入制裁名單。

換言之,以哈衝突導致APEC成員對以色列的態度兩極,由於美國從白宮到國會都無條件支持以色列,對於其他成員的國家領導人來說,親自出席參加美國主辦的APEC峰會,將會有各自不同的政治考量。也因此,如果沒有「習拜會」,對於美國來說,將會是外交上的重大挫敗。正由於峰會辦在國境之內,拜登若不能在國人面前展現世界首強之氣勢,會更不利於他一年後的大選勝算。

就此觀之,雖然中共外長王毅在10月底造訪華府時曾說:「通往舊金山的路,並不是一馬平川,也不是自動駕駛。」但畢竟「習拜會」的意義,是政治大於經濟,更何況此時的美中兩國各有所需;如果能夠談到各有所得,後續的大國關係發展,也將因為雙方領導人重新互動,可望進入「聽其言,觀其行」的新階段。

在科技冷戰和以哈戰爭的背景之下,美國希望的是:中國大陸在國際場域能夠發揮影響力,斡旋俄烏戰爭的止戰媾和,維穩朝鮮半島的軍事形勢,為明年大選營造出「歐洲休兵,亞太無事」的大環境,進而助拜登順利連任。中國希望的是:美方科技制裁的部分解禁,避免新冷戰的擴大和升級,並促成經濟復甦與金融市場的穩定,亦即「穩定壓倒一切」。

也就是說,就短期的一年(2024年)而言,拜登的確可能為求在明年11月勝選,而鬆綁對大陸的若干禁令,以免陷於制裁和反制裁的泥淖而不能自拔;而中國也可能為了確保經濟復甦和金融穩定,而在調停國際戰事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但這種兩利的樂觀情境,也可能不會在拜習二會發生。

由於世局的內外在變數實在太多,一年過後,就中期(2024年到2028年)而言,美國基於鞏固霸權的優先考量,與中國的互不信任態勢終究不會改變,對中國無限施壓的科技冷戰也不會結束;而中國大陸則將持續發展一帶一路的經濟,賡續經營全球南方國家的經貿關係,協助進行產業升級。

此外,由於中國大陸和俄羅斯的產業結構高度互補,吸引大陸企業前往投資和經營龐大的內需市場,是俄羅斯所需,雙方在石油、天然氣、科技交流、以及遠東地區建立全面協作關係,也有利於中國大陸的中長期經濟發展。

就長期而言,習近平身為中國國家主席已進入第三個五年任期,到2027年10月的二十一大,無論由他再延任或由新的領導人上位,中共的重大政策仍會有其具延續性,產業的轉型升級,特別是發展出能夠帶動國家經濟再次躍升的產業動能,影響的將不只是政權的穩定,還有全民脫貧後邁向小康家庭的世紀新願景。反觀美國,2024年和2028年兩個大選年,會選出怎麼樣的總統,仍充滿政治風險和不確定性。面對美國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國債突破33兆美元,債台高築的聯邦政府難以提出對策,就算有應變之道,也可能因為政黨輪替而導致政策無法延續。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