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淪為綠能祭品?養殖漁業何去何從

《台灣光電綠能通識讀本》書摘精選

政府推行漁電共生試圖讓養殖產業轉型,卻產生不少「假養殖真種電」的爭議案例。圖/工商資料庫
政府推行漁電共生試圖讓養殖產業轉型,卻產生不少「假養殖真種電」的爭議案例。圖/工商資料庫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台灣的養殖漁業不僅事關全國經濟相當重要的一部分,也承擔了糧食安全的角色。

台灣國土面積資源就是這麼少,怎樣是最好的運用?什麼產業對糧食、對環境的永續有貢獻?環境最大負擔可以開發到什麼程度?這些都需要完善的規劃。

台灣的國土規劃主要是由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執行,依據的是《全國國土計畫》指導,在《國土計畫法》、《濕地法》、《海岸管理法》規範下落實國土管理。

《全國國土計畫》不僅對當前氣候變遷、自然資源和國土保育、城鄉發展做了土地使用計畫,也對未來產業發展總量、水資源供應、能源需求、農地、人口、住宅做了發展預測,並對永續發展的目標:安全、有序、和諧,國土空間發展策略和管理進行謀劃。

台灣的農業屬於小農經濟結構,農地規模狹小,還面臨產業掠奪資源造成農地流失。此外農業人力不足及老化,也不利提高經營效率、創造規模經濟。高齡少子化及人口集中都會,對鄉村生產造成根本影響。國際社會對天然林消失及伴隨的生物多樣性損失皆十分關注。中央山脈及淺山區都有生物多樣性的價值,在自然保護區周邊的農漁地具有串連保護區生態環境的功能,也未受到我們足夠的重視。

對於養殖漁業,《全國國土計畫》(2018 年 4 月 30 日頒布)是這樣說的:「以海為田」推動深海養殖,減少陸上水土資源利用。除輔導設立養殖漁業生產區外,引導設置共同水產運銷設施或冷凍冷藏加工廠設施,發展「綠能」養殖,提升水產品競爭及漁民收益。從這點看去,原來政府是希望限縮陸地養殖漁業,希望他們到海裡去,不要占去太多陸上的水土資源。以前,鹽田地都是沒什麼人要的便宜地,現在因為可以種電,價值扶搖直上。

所謂隔行如隔山,真正懂養殖漁業竅門的綠能企業太少了,目前只能是養殖漁業的負擔。但《全國國土計畫》為什麼要在「養殖」加上「綠能」這兩個字呢?這樣可以為既得利益者鋪路。

核四廠封存後,從哪裡補上缺失的電力?因為地表有充足的日照,尤其是中南部,長年的好天氣,可以提供太陽能,結果農漁土地變成犧牲品,填補核能不在場的空位。非核家園,理想很好,但實際上必須轉依靠火力發電滿足電力需求,結果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對環境帶來更立即、現實的傷害。農漁業原本就面臨發展遲滯的困境,現在又加入光電廠的干擾,真是雪上加霜。

台灣農漁業的劣勢很清楚,一是可用面積少,二是水資源條件差。加上從業人員老化,勞動成本高,資源零散未能整合。我們的優勢是管理技術優良,對藥物殘留控制得好。按照這種優劣條件,自然是走高品質的產品路線最好,如果和中國大陸做規模競爭,就處劣勢了。我們應該調查清楚外國市場,找到需求,量身訂做產品,並策畫有效的行銷方式。台灣是富有自己文化特色的地方,倘若能將農產品與本土文化巧妙融合,就能塑造出獨具特色的品牌形象!

農漁業只要管理得當—對品種挑選、培育,對藥品的選擇,加強用藥的總量,控制用藥的殘留,不僅對銷量有幫助,對環境的傷害也較小。

我們有許多技術仍具有優勢,海上箱網養殖,觀賞魚養殖都是。面對國外巨農,我們必須想到自身的獨特性,挖空心思規劃產品。將台灣的環境、經濟規模,加上本土文化整合性地來思考,走出政府「防弊不興利」的束縛,協助農漁公司變得有國際視野,做到國際化,而不是剝削農漁民,能運籌帷幄,從選品、契作、收購、運輸、行銷,如此全方位整合才能走出去,才能打入國際市場,培育量少而搶手的第一流產品,才能以最少的污染,達到最高的收益,變成可持續性的產業。

如果農漁產品已經變成台灣經濟上最弱的一環,如果因為資源少,內需市場、生產規模都太小,那麼政府就該好好思考,農漁產業何去何從?政府要做的不是全面補貼,而是打通供需平衡的阻礙,讓自由市場去決定其規模,就算產業政策補貼,重點也要放在創新型企業,而不是大規模撒錢。可以思考一下,挪威養殖鮭魚成為全球霸主的經驗。直到現在他們還在積極優化鮭魚的產業鏈。今日,海洋漁業禁捕、氣候變遷的限制愈來愈嚴重,養殖漁業的重要性已經是未來趨勢。

拜託政府能不能做一點正確的事?和工業比起來,農漁業已經夠慘了,不要再用「綠能」來干擾奄奄一息的產業。

文章來源:鄭麗文著《台灣光電綠能通識讀本:從太陽能板、反核到生態浩劫、黑金弊案,一次讀懂台灣的能源危機》,啟動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