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人民幣反彈 觀察北向資金回流動態

●受到人民幣貶值,中國大陸今年資本持續外流,但隨著貶勢暫告一段落及陸股似落底回穩,北向資金可望重新回流,並連帶穩定人民幣的匯率。圖/本報資料照片
●受到人民幣貶值,中國大陸今年資本持續外流,但隨著貶勢暫告一段落及陸股似落底回穩,北向資金可望重新回流,並連帶穩定人民幣的匯率。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中國跨境資本流動
中國跨境資本流動

文/劉家豪■渣打國際商業銀行財富管理投資策略部主管

眾所矚目的美中領導人峰會於11月15日落幕,雖然市場普遍認為美中兩國競爭的本質沒有改變,不過中國大陸透過緩和立場和減少對抗的語氣,緩解與美國的緊張關係後,預期中國官方可能將投注更多心力在應對國內經濟下行的風險,改善資金外流令人民幣走勢承壓的情況,而外部環境也開始對人民幣表現逐漸有利,美國通膨數據趨緩,公債殖利率回落、美元走跌,上述這些因素均使得今年以來表現疲軟的人民幣獲得喘息,並順勢回穩。

■大陸官方在「撐經濟」與「穩匯率」之間求平衡

近期中國大陸公布一系列的數據顯示,其經濟復甦依然脆弱,按美元計價的10月進出口額年減2.5%,其中出口年減6.4%遜於市場預期。此外,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減0.2%,時隔兩個月後再次見到CPI負成長,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則仍持續萎縮,反映目前國內供需的失衡,需求復甦相對落後於供給的情況,應對通貨緊縮的風險,將會是中國官方一項重大的挑戰。另一方面,10月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為49.5,再次回落到衰退區間,而且非製造業數據也有所下滑。

中國大陸在今年初新冠疫情解封後,經濟復甦力道不如預期,加以房地產債務問題,使得房市持續低迷,構成了經濟成長下行風險。渣打銀行投資研究團隊預估,中國大陸今年GDP成長將力守5%,可能約落在5.4%,不過受到國內房地產市場低迷、家庭收入復甦停滯以及基期效應干擾,預估2024年GDP成長率將放緩至4.8%。

中國官方自從下半年以來,推出一連串貨幣與財政寬鬆的政策組合拳致力支撐經濟動能,但也因此對人民幣表現帶來壓力。11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按兵不動,將其基準貸款利率維持在3.45%不變,而作為房貸基準的抵押貸款利率的5年期LPR也保持在4.20%不變,顯示官方持續在穩定國內經濟動能,以及防止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之間,尋求平衡政策的態度。

■美元快速回落是近期人民幣回升的主因

年初迄今,由於美中貨幣政策分歧,雙方利差因此擴大,導致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大幅走貶,從今年初1月16日最高6.6975兌1美元,一路貶值到9月8日最低7.3682兌1美元,最大貶值幅度將近1成。第四季以來,離岸人民幣走勢則多處於7.30兌1美元上下狹幅波動;不過,進入11月,人民幣走勢出現明顯的回升,主要是受到美元快速回落這個外部因素所推動。

由於美歐主要央行均已表示暫停升息,貨幣緊縮政策可能來到尾聲。同時,數據顯示美國10月製造業PMI由49.0回落至46.7;就業數據也出現鬆動的跡象,新增非農人數僅15萬人、失業率也走高至3.9%。

在此背景下,多位聯準會官員表示,此前各天期公債殖利率走揚,使得升息的必要性降低,市場對於聯準會政策預期出現調整,認為這一輪升息循環可能已結束,美元因此回落,推升非美貨幣普遍反彈,離岸人民幣也因此水漲船高,由貶轉升,收復了7.2兌1美元的關卡。

短線上持續觀察人民幣匯率回升,能否提振中國大陸的資金風險偏好。渣打銀行投資研究團隊分析,根據過往經驗,中國大陸北向資金的流向往往會受到人民幣匯率升貶值預期的影響。今年在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下,資本持續外流,但隨著匯率貶勢暫告一段落,加上近期中國股市似乎有落底回穩的跡象,這或許有助於北向資金重新回流,連帶起到穩定人民幣匯率的作用。

不過,中國大陸結構性問題和信心疲軟的情況削弱了傳統刺激措施的有效性,後續仍需要更多的政策寬鬆來維持經濟復甦。預期中國官方後續可能持續下調存款準備率(RRR)以及MLF利率,以支撐未來一年的信貸成長。在中國大陸「撐經濟、穩匯率」,以及美國聯準會升息見頂、美元中長線走勢將回落的背景下,對於2023年底和2024年底美元兌離岸人民幣匯率的預估,分別為7.20和7.0。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