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帶假髮抗癌被以為很「潮」 韋明淑正能量爆表

  • 中時即時 周麗蘭
前環球科大附幼執行長也是現任嶺東科大副教授兼綜合計劃處副處長,化療戴短假髮很好看,後來就一直蓄著短髮。(周麗蘭攝)
前環球科大附幼執行長也是現任嶺東科大副教授兼綜合計劃處副處長,化療戴短假髮很好看,後來就一直蓄著短髮。(周麗蘭攝)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前環球科大附幼執行長韋明淑7年前換了超短髮型,笑容可掬的她被稱讚亮麗又年輕,殊不知她正因5.4公分乳癌做化療而戴假髮,1年8個月內做過 4次小紅莓、4次歐洲紫杉醇、18次單標靶、8次雙標靶、動手術,外加30次電療!治療期間她維持工作,也要求家人正常生活,如今她已幾乎康復,完全看不出她曾被治療折磨得很徹底。

外表只有50出頭的韋明淑,明年就要從嶺東科大幼保系屆齡退休,這個系也是在她治療期間協助創設的。她從事幼教工作30多年,2011年在環球科大任職附幼所長時,曾獲頒教育部幼鐸獎,受前總統馬英九接見。

7年前,57歲那年韋明淑洗澡時摸到一個不小腫塊,證實是重大侵入性惡性腫瘤,聽醫師宣判的當下特冷靜,只問該怎麼治療、花多少錢、時間要多長?

從確診到治療,很少人看過韋明淑哭喪的臉,臉頰有著深刻酒窩的她笑起來仍是依樣燦爛,她說是個性使然,也覺得哀傷一下子就好, 人生要往前看。

她排行4姊妹中的老么,有一次姊姊開車時小心翼翼問她「會不會覺得上帝不公平為何會是妳?」她告訴姊姊,一點都不會這麼想,甚至覺得還好是她得,若是兄、弟、姊們得到,她會不知所措而不吭聲,而她是個什麼都會講的人比較沒關係。

家人們全力以赴的支持和愛讓她撐過化療、康復過程,韋明淑說,長達4年哥哥每天早上5點從他家走到她家來弄早餐,用各種蔬菜水果打成果汁,然後煮2個白煮蛋。

韋明淑回憶,她乳癌化療的痛苦似乎不像別人那麼強烈,可能是年輕時期曾有一次開刀住院媽媽告訴她「妳要知道就是因為生病所以才會住院,住院當然會不舒服,不舒服是當然的!」化療的時候她也是這樣想,痛是合理的!

有了痛的心理準備後,她告訴就讀大學的兒女,同學約就出去,該做什麼就做什麼,連自己都帶學生去馬來西亞發表,當時學生把她當病人為她訂素食養生,她大喊「我吃肉,我需要蛋白質!」她覺得,自己心態要改變,如果不改變,旁邊人會很痛苦,講什麼都會被碰觸到痛處。

韋明淑不曾停止工作是因為她喜歡工作,她說在家休息的那一天心情會跌落谷底,所以知道自己要正常工作,在家裡就只會想到生病,體力能夠負擔的範圍內 正常生活,而且工作讓她覺得自己被需要。

韋明淑講得輕鬆,事實上她被必須做的、不需要做的治療過程折磨得頗徹底,做「小紅莓」時頭髮掉光光卻無效;做「歐洲紫杉醇」時,腳底像蛇皮一樣整個脫皮,沒有辦法穿鞋、無法踏地、口水吞不下去;電療時一度皮膚爛掉,紗布一拿起來皮也跟著拔起來。

關於死亡這件事,韋明淑時而給自己打氣,時而坦然面對,她說剛確知罹癌時,兒子問她會不會好,她回答「我是你媽,你們這麼小,我當然會好。」有一次和兒子散步時她問「你覺得媽媽這一生夠不夠精彩」,兒子回答夠,她接著說「好你要記得你講的這句話,媽媽死而無憾,媽媽如果死了也不用難過。」

至於對病友的忠告是看醫生也是貨比三家不吃虧,她剛開始做的決定和後來所做的療程是不一樣的,自己生的病要自己花心思研究,醫生太忙而病患太多, 醫生很難記得上次講的話,身為病人有責任要自己做功課。

有大美女之稱的韋明淑,明年屆滿65歲要退休了,她約3個姐姐去環遊世界100天,但姊姊們覺得30天就好!所以一退休就要去環球1個月,回來之後繼續做下一個工作。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