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愛國還是控制? 泰新政府的人力資源發展議程遇阻力

  • 中時即時 劉詠樂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大約 650 萬泰國人很快將透過4個關鍵政府部門,接受愛國主義和熱愛君主制的課程。泰國公視(Thai Pbs)報導,在泰國副總理兼內政部長阿努廷(Anutin Charnvirakul)的領導下,該國內政部和教育部於上個月簽署一份諒解備忘錄(MoU),針對高等教育、科學、研究,以及將泰國所謂的3大支柱:民族、宗教和國王,納入該項人力資源發展議程。

阿努廷說,「衡量人們素質的指標應該超越他們的能力、職業表現或創收潛力,還應包括良好的健康、道德、對國家的熱愛、對國家的自豪感以及對國家核心機構的忠誠。 」他補充說,有必要確保公眾獲得讓他們為自己的國家、文化和君主制感到自豪的訊息,這些從一開始就是王國的關鍵支柱。他還表示,「當人們無法與自己的根源聯繫時,暴力和衝突就會發生。」

對於這項政策,觀察家指出,新政府一上台,愛國主義、保皇主義和民族主義歷史,將會成為學校教學的突出內容。

泰國2014年軍事政變後,軍方事後成立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NCPO),向學校頒布「12 種泰國價值觀」,其中將對國家、宗教和君主制的熱愛,作為社會研究課程的主要重點。

當時領導政變的陸軍總司令、泰國前總理巴帕拉育(Prayut Chan-o-cha)將軍在2019年大選後再次出任總理時,帕拉育政府決定將歷史與社會研究分開,以確保其產生更大的影響。

另據泰國詩麗吉王后建議設計的2008年核心課程,歷史被定為泰國學校的主要科目。泰國學校教授的社會研究,包含約420項學習指標,其中82項涉及歷史,其他136項學習指標涉及宗教,公民教育占72項、地理68項和經濟學62項 。學習指標用於評估兒童在不同時間點的學習情況。

曼谷一所公立學校教授社會研究的塔納瓦特(Tanawat Suwannapan)說,「政治家宣揚歷史和公民教育是為了提高他們的政治地位。」他指出,公民教育的考核標準,有一半是關於愛國、宗教和國王的愛,而經濟指標的一半是關於泰國前任國王拉瑪九世蒲美蓬的「自給自足」經濟哲學。他說,「如果你研究歷史的學習指標,你會發現這個主題是關於民族主義和保皇主義的。」

「巴差特樸國王研究院」(King Prajadhipok'sInstitute)民主創新辦公室主任史提索恩(Stithorn Thananitichot)認為,阿努廷的泰自豪黨(Bhumjaithai Party)推動這項新的諒解備忘錄,是因為該黨希望將自己定位為保皇派。

史提索恩表示,「如果人民黨(保皇黨派)和(帕拉育早前領導的)泰國團結建國黨被描述為藍色或保皇黨,那麼泰自豪黨希望成為深藍色政黨。」史提索恩預測,在近年來,許多泰國學生公開呼籲君主制改革的情況下,泰自豪黨擔心年輕一代推動民主,而現下此舉將確保該黨贏得保守派選民的心 。

與此同時,阿努廷正在尋求將他的教育新政,推廣延伸到公務員身上,他希望要考公務員的求職者,都能接受愛國主義和對國王忠誠度的測試。然而,史蒂索恩表示,灌輸熱愛國家、宗教和君主制思想的努力,不太可能對已經形成堅定信仰的成年人產生太大影響,「但他們可以塑造孩子對未來的看法和態度」。

塔納瓦特表示,身為國家官員,他別無選擇,只能支持政府的政策。但在這種情況下,他懷疑政府是否會得到它所希望的結果。 他指出,人們(包括兒童)現在可以從許多來源獲得知識,而不僅僅是學校或雇主。

他說,如果政府成功培養出不寬容的「極右派」世代,社會裂痕將繼續存在,「無論是左還是右都沒有錯,但我們不應該教孩子們相信,如果『A』是好的,那麼其他一切都是壞的,應該被消除。」

塔納瓦特認為,泰國政府希望看到一般民眾變得順從、服從和忠誠,同時相信政府的想法並維護其倡導的價值觀。他表示,「當你控制人們的信仰時,你就能控制他們的行為。但如果泰國人被教導不要提問,那麼告訴人們跳出框框思考、發揮創造力和創新又有什麼意義呢?」

他說,當局應該明白,他們現在的舉措將影響泰國未來生產的人口品質。 因此,他們最好仔細考慮自己對泰國公民的真正期望。他問,「在僱用泰國人時,您希望看到什麼樣的特徵?」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