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是利是弊?人類是被演化設計成說謊者

《如果尼采是獨角鯨:不那麼聰明,卻活得更幸福》書摘精選

人類是被演化設計成說謊者的,而且非常奇怪的,人類還是對謊言十分敏感的說謊者。圖/freepik
人類是被演化設計成說謊者的,而且非常奇怪的,人類還是對謊言十分敏感的說謊者。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許多動物都會欺騙,例如笛鴴或裝死的雞,有些動物可能會進行策略性欺騙,像是試圖偷偷交配的烏賊,但即使是我們最親近的靈長類親戚,牠們的欺騙能力也遠遠比不上我們的撒謊和瞎扯能力,這是由於我們獨特的語言能力、心智理論以及發問專長。

我們該如何看待這點?在某種程度上,人不老實的能力,需要匯集多種不凡心智的力量。吹牛瞎扯是我們獨有的,而我們也發現了,成為撒謊高手(或多產的吹噓者)和我們這個物種的社會性(和經濟性)成就密切相關。

但是,從大處看,人類撒謊(尤其是扯淡)的能力有一個或許超越了好處的陰暗面。透過國家支持的謊言和鬼話傳播行動,散布可疑、混淆人心或虛假的訊息,已害死了數百萬人。從自尼采時代開始擴散的反猶太納粹宣傳,一直到俄國網際網路研究局最近傳播反疫苗訊息,當謊言傳播開來,便有人失去生命。

我們渴望一個謊言極小化的世界,期望整個社會和決策者在關於何者為真、何者為假等方面,都能基於相同的現實基礎來運作,而在教育孩子們去嚮往並創造這樣的世界,芬蘭做得極為出色。卡爾.薩根 在一九九五年著作《惡魔出沒的世界》(The Demon-Haunted World)一書的「拆穿鬼話的藝術」一章中滔滔陳述了他發現並消除謊言的技巧。社會心理學家約翰.彼得羅切利(John Petrocelli)最近用了一整本書《扭轉人生的鬼話偵測術》(The Life-Changing Science of Detecting Bullshit)探討關於辨識和對抗當代鬼話的議題。他發現有消除鬼話的現成工具可用,而且已經存在很久了,但目前的問題是,多數人對於採用這些工具似乎興趣不大。

原因很簡單:人類是被演化設計成說謊者的,而且非常奇怪的很,人類還是對謊言十分敏感的說謊者。這是我們這個物種特有的問題,而我們成為獨特物種並非只是因為我們會欺騙,就像前面說過,許多物種(從昆蟲到墨魚)都會產生包括假訊息的溝通信號,其中有些甚至會蓄意欺騙其他生物。但我們這個物種已把欺騙意圖(透過操控他人的信念來撒謊)徹底融入我們特有的社會認知結構。我們頂多能教導孩子們對假訊息的擴散保持敏銳,刻意減少它造成的傷害,我們卻無法消除人類製造、相信謊言的能力,正如我們消除不了我們直立行走的能力,因為我們生來如此。

想像一個排除了一切鬼話和有害謊言的人類世界,無異於進入科幻世界。只要人類具有心智理論、語言和發問的能力,我們就會是一個利用虛假託詞撒謊、胡扯、閹割小馬的物種。這都是我們的認知天賦帶來的不可避免的後果,雖然我們可以透過訴諸科學思維,將損害降到最低,但即使是我們這些浸淫於科學的人也有人性,因此也容易胡扯。

動物生活在一個欺騙只占了溝通系統一小部分的世界中,並在誠實作為常態的情況下找到了平衡,而當動物說謊時,結果總是很逗趣,而且沒有害處,例如墨魚幽會、被催眠的雞或跛行的笛鴴。另一方面,人類天生就會欺騙和被欺騙,目前這種有害的組合正使我們走上一條極為黯淡的道路,芬蘭等國正積極進行全國性的路線調整。另一方面,動物不需要修正方向,因為物競天擇已產生一種可以將欺騙現象減到最少的溝通系統。只有人類需要為自己因為說謊,和天生的輕信傾向所製造的自我毀滅,制定新的解決方案,但問題是:我們是否能在大量的謊言灌注,並將我們的物種從這個星球沖走之前,免於自我毀滅?

文章來源:賈斯汀.葛雷格著《如果尼采是獨角鯨:不那麼聰明,卻活得更幸福》,平安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