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中小直播主淘金夢碎

 科技改變人類生活習慣,此話由當前正流行的「直播產業」印證之;加上現在年輕人「愛秀」性格,若成為「網紅」,更是名利雙收,只是這職業壽命長久嗎?

圖╱新華社
圖╱新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大陸直播主平均月收入分布
大陸直播主平均月收入分布

新聞提要■無數中小直播主夾在品牌方、直播平台、MCN(多頻道聯播網)機構間,並沒太多話語權。目前直播流量商機轉向付費串流、品牌投放預算減少,更直接影響直播主的收入。中小直播主們正在思考,到底要如何賺更多的錢?

「直播間」曾是大陸許多年輕人的追夢之地,頂級直播主上演一路逆襲暴富的故事,娛樂明星迎來事業「第二春」。無數普通人爭相投入直播產業,這是一份讓他們有望短暫獲得高薪與人生巔峰時刻的職業,幸運的話,也許還能成為下一位李佳琦(大陸知名直播主)。

但是經過一輪快速發展,直播產業已開始降溫。當頂級直播主紛紛尋求多平台布局時,中小直播主必須面臨更競爭的環境,不僅時薪一度縮水至人民幣(下同)幾十元起跳,直播時長更是從平均6個小時,飆升至10多個小時。

直播主收入不如外送員

陸媒Tech星球報導,「中國網路表演(直播與短片)產業發展報告(2022~2023)」顯示,截至2022年底,直播主帳號累計開通逾1.5億個,其中日均新增直播主高峰為4.3萬人。然而,95.2%的直播主月收入為5,000元以下,僅0.4%的直播主月收入達10萬元以上。「九成網路主播收入不如外送員」的話題,一度引發網友熱議。

從業六年的直播主劉靜(化名)表示,明顯能感受到時薪開始下降的趨勢,原本杭州(電商重鎮)新入行的直播主最低時薪100元,現在已經降至幾十元。

直播主降薪潮背後,一方面是直播電商興起時,企業需求暴增,在人才缺口下,市場價格偏高。最新數據顯示,杭州目前有綜合類及垂直類主要直播平台32家、直播主近5萬人,直播相關企業註冊量超過5,000家,帶動就業超過100萬人。隨著直播主市場飽和,價格自然回歸理性。

另一方面,直播產業發展已告別野蠻生長。劉靜指出,品牌方逐漸開始多通路投放,隨著入局者增加,品牌方開始挑選更具性價比的直播間。同時,產業資訊不對等也在縮小,品牌方已熟知一場直播的成本,因此會調整投放預算,甚至親自下場組團隊直播。這一連串的變化,最直接的影響是,直播間不斷被分流,用戶活躍度、各項數據,以及最終銷量降低,進而影響直播主收入。

網紅 沒想像中的好當

一位「帶貨」直播主坦言,許多以前輕鬆月入3萬~4萬元的直播主,現在只能拿到8,000元~1萬元的薪資。直播主的本質是銷售,每周會議室內的大螢幕會展示直播主的業績排名,例如排名領先的直播主一場總成交金額(GMV)20萬元,排名靠後的直播主只能透過增加直播時長去獲取更高的GMV,使得單場直播經常高達10多個小時。

儘管不少直播主已厭倦、退場,但每年還是有源源不絕的新人湧入直播間。畢竟,直播主篩選機制往往是一套統一化的平均標準:不限學歷、不限經驗,只要想做就可以做。這也是很多普通人為數不多可以獲得更高收入的管道。

例如,曉雨(化名)仍堅持在2023年赴杭州發展,她估算,按照現在平均200元的時薪,直播6個小時可賺1,200元,播個幾場就能達到二線、三線城市的月平均薪資水準。且直播主仍有望擠進暴富的窄門,例如店播(實體門市直播)新趨勢,通常一個大品牌直播間的直播主,會成為經紀人爭搶的對象,所以直播產業經常是「大者恆大」。

然而,直播主的光環正逐漸衰退。在曉雨眼中,現在的直播主就像門市店員一樣,逐漸變成普通職業,「暴富夢」也漸行漸遠。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