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揪出大腸癌 該做糞便潛血檢查或大腸鏡?

《腸活必修課》書摘精選

大腸鏡是眾人心目中的黃金標準,也是所有大腸癌篩檢方式裡費用最為昂貴的。圖/freepik
大腸鏡是眾人心目中的黃金標準,也是所有大腸癌篩檢方式裡費用最為昂貴的。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驗大便,好噁?------有效揪出大腸癌的工具

在各種癌症篩檢的方法中,就屬大腸直腸癌篩檢最麻煩:收集完糞便後要拿去醫院繳交,檢體放在皮包或公事包裡還要擔心是否會「漏出來」,若糞便呈陽性後,又得去門診安排大腸鏡,等待檢查又要一陣子,做完檢查如果有切息肉,還要回來一趟看病理化驗結果,而且,照大腸鏡前的清腸準備也是一件苦差事……

該做糞便潛血檢查,還是大腸鏡?

在門診,很多病人常常問我這句話:「醫師,驗大便準嗎?」尤其在都會區,很多人完全看不上檢驗成本較低的「糞便檢查 」,覺得花點錢麻醉做「內視鏡檢查(大腸鏡)」才是王道。感覺就像是在跟我說:「醫師,有更好的藥告訴我沒關係,我可以自費。」

台灣人常常以核磁共振(一萬元)>電腦斷層(六千元)>超音波(一千元)這個概念在看事情,其實大家可以對這些不同檢查再多瞭解一些,價格並不等同於價值或效果,工具和使用目的要契合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

以台灣目前的健保財政狀況來說,要對所有50~75歲的民眾施行大腸鏡檢查是不可行的(不是只有台灣不行,大部份國家都沒有這種財力)。一定要有一個方式可以先篩選出高危險群,再去接受大腸鏡,才是最符合成本效益的做法。

篩檢的第一關: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

大腸癌從黏膜長出,每天與黏膜摩擦而過的大便,自然容易沾上血而被驗出。當然,如果出血的量太少,被驗出的機會就相對較小。但是現今的糞便潛血檢查所用的是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對癌症的敏感度約80%,也就是100個大腸癌患者中,可以成功揪出其中的80位,對於出血量較少的進行性腺瘤也可達到30~40%,與大家印象中「不太準」的傳統化學糞便潛血檢查大不相同。

此外,這種檢驗方式在實行上也不同於化學法糞便潛血檢查,它只會偵測到人體的血液反應,因此,檢驗前不必做任何飲食控制(例如肉類、豬血鴨血、蘋果菠菜等含鐵質的食物)或藥物控制(鐵劑),非常方便。

雖然糞便潛血檢查對於進行性腺瘤的敏感度僅30~40%,不過,一旦它長大癌化,則可以以80%的敏感度攔截它。第二次篩檢再從前次漏掉的20%中再攔截80%,反覆受檢就好像放了好幾層濾網或篩子,只有極少數的癌症會被漏掉。

接受過糞便篩檢卻得到癌症的人,很多都是只參加了一次篩檢就誤以為天下太平,這輩子都不會罹患大腸癌;不然,就是糞便潛血呈現陽性,卻賴皮沒有去做大腸鏡,任由腫瘤長大癌化或任由早期癌進展至中晚期癌。

篩檢的第二關:大腸鏡

大腸鏡是眾人心目中的黃金標準,也是所有大腸癌篩檢方式裡費用最為昂貴的。姑且不論其價錢,大腸鏡對於癌症的敏感度約95%(不是100%……意外吧!),對於小於0.5公分的腺瘤敏感度約75%,最重要的是,這個數字會隨操作醫師的技術或用心與否而有相當大的差異!

據估計,因篩檢目的所施行的大腸鏡,每一千至兩千例就會發生一例穿孔併發症,若再加上麻醉的風險,固然醫療的進步已讓這個檢查安全許多,但也不像大家想的,好像去超商或大賣場採買東西一般稀鬆平常。

有一個香港針對華人所做的調查研究顯示,一說到大腸癌篩檢,很多人就認定是大腸鏡,而且,如果要在糞便潛血檢查與大腸鏡之間做選擇,絕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大腸鏡。但是,在說明兩者的特性與優劣點後,有27%的民眾會轉念由大腸鏡改作糞便潛血檢查,只有8%的人會從糞便潛血檢查,改變主意去接受大腸鏡檢查。

西班牙的研究也顯示,如果兩者隨機分配,大腸鏡組的篩檢參加率比糞便潛血檢查整整低了10%,導致敏感度較高的大腸鏡所找到的癌病灶,居然只跟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打平!美國的電腦模擬研究也顯示,如果民眾可以遵從醫囑,並定期接受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預防大腸癌死亡的效果便可媲美大腸鏡,而且是一個比較經濟的選擇。

其實,選擇篩檢工具本來就要在準確度、效果與風險之間取得平衡,至少目前的經驗顯示,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與大腸鏡兩者在伯仲之間。因此,現今歐盟大多數國家與亞太地區先進國家,均選擇以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作為全國性篩檢的第一線工具。

抽血就能進行檢驗的方法?

「醫師,不是有那種一滴血就可以驗出所有癌症的檢查嗎?幹嘛要驗大便啊?」門診時,常常有病人提出這樣的疑惑。的確,很多人不願意接受大腸癌篩檢,因為光聽到要驗大便就覺得實在太噁心了。

那麼,光是抽血檢查就真的能偵測出大腸腫瘤嗎?想要在血液中驗出腫瘤細胞,癌症必須已浸潤至黏膜下層,並沿著黏膜下層的血管進入體循環。因此,基本上良性的腺瘤,即使是大型的病灶,甚至原位癌(只侷限在黏膜層內的癌症),都難以檢出。

目前的血液檢查敏感度,即使是對進行期的大腸癌,也遠不及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敏感。而某些大家熟悉的腫瘤標記,如癌症胚原抗原(Carcinoembryonic antigen,簡稱CEA),雖然常用於大腸癌術後的追蹤檢查,但對早期癌的敏感度不足,並不適合作為篩檢之用。

目前許多生技公司正如火如荼的發展液態生檢(liquid biopsy)技術,試圖以血液進行大腸癌篩檢。雖然初步的研究顯示,有些運用循環腫瘤DNA(ctDNA)或多組學(multiomics)作為標記的液態生檢對於大腸癌的敏感度超過90%,對尚未癌化的大型腺瘤性息肉敏感度甚至超過70%,但在數萬人規模的篩檢試驗仍然陷入苦戰,尚無正式報告顯示其優於免疫法糞便潛血檢查,且其昂貴的成本,以及呈現陽性後接受大腸鏡檢查卻未發現腫瘤時所引起的恐懼,都是必須要克服的障礙。

未來會不會有好用的血液標記出現,我們不得而知,但目前還是以驗大便最符合臨床上大規模篩檢的需要。由於有許多人對糞便篩檢十分排斥,如果有一個血液篩檢工具能讓這群人接受,未嘗不是一個契機。

至於糞便DNA檢查,因為費用十分昂貴(以台灣目前的價格來說,是大腸鏡的七倍),而且結果呈現陽性時,還是必須接受大腸鏡檢查,還稱不上是一個好的篩檢工具。

文章來源: 邱瀚模著《腸活必修課:篩檢是最好的預防,攔截大腸癌就在一念之間(暢銷增訂版)》,天下生活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