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大缺工時代 青年就業卻難上加難?

市場上缺工缺得慌,卻也有大批年輕人不知道該找什麼工作。圖/本報資料照片
市場上缺工缺得慌,卻也有大批年輕人不知道該找什麼工作。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疫後時代經濟難題浮現,全球都有青年就業失衡的現象,這背後不只是單純的供需問題,還包括政策僵化、薪資負成長、跨世代溝通障礙等現況,如長此以往,不免令人憂心,就業與缺才將成為更矛盾與難解的問題。

高學低就 甩不掉的就業緊箍咒

世界各國全力拚經濟,期使動能復甦,台灣亦然,但擺在眼前的問題是,青年就業問題並非全與疫後產業變化有關,在各行各業大聲疾呼缺工之際,「人才都去哪裡了?」成了自相矛盾的情況。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大學窄門放寬,「高學低就」日趨普遍,這與缺才缺工也有了直接的關聯。為踏入就業市場的青年世代,其學歷、學習的技能與從事的職位,也愈來愈不符合自身期待。

台灣高學歷基層勞工比率 21年大增5倍

常聽到人們說,都讀到研究所了,怎麼還做這工作,薪水怎麼這麼少?隨著大學窄門放寬,這類「高學低就」的情況日趨普遍,依主計總處估計,2001年具大學以上學歷而從事基層勞力工作者只有2萬,占117萬名大學以上學歷就業者僅1.8%,2022年此一比率升至11.3%,21年來已提升5倍之多,愈來愈多高學歷者只能找到基層勞力的工作。

也正因為高學歷者投入基層勞動工作者愈來愈多,他們的收入也不高,依家庭收支調查,1995年有研究所學歷者每年可支配所得的中位數是84萬元,歷經20多年,於2021年只微升至88萬元,若以物價指數平減,高學歷者的收入非僅沒有成長,還大幅倒退。

至於大學學歷者的處境更慘,其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由1995年的63萬降至2021年的53萬,如果以薪資變化來衡量「高學低就」,多數高學歷者的處境確實是如此,而且情況未見改善。

企業用才制度該透明化 別讓員工忍辱吞金

針對學用落差及低薪、企業因應新世代的轉型等勞動力市場最難解的問題,資誠人資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林瓊瀛說,「落差,其實都是純企業主觀點。」且企業動不動強調「即戰力」,這個字眼最令人痛恨。

針對現今的學用落差,他指出,所謂「mismatch」,企業要擔負一定的責任, 而技職系統跟高教系統的問題是一致的,現今大學錄取率是90%以上,終究要面臨政府政策要怎麼引導。以產業變化而言,在競相追逐熱門學科、熱門產業時,也要想到產業每年速變,如前幾年很紅的元宇宙,如今也消風了。

林瓊瀛表示,現在的年青人最看重什麼?錢很重要,但除了薪酬福利以外,更重視自身成長的機會,然後是否有升遷的可能。也許有人會說,年輕人怎麼那麼愛做官、那麼愛往上升?事實上現在產業變化很大、經濟態勢變化大、步調又快,要他們撐那麼久才升得上去,也是強人所難。所以新世代會更看重升遷的機會以及成長發展的機會,這都是企業端要努力的。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