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什麼是國際觀?國際新聞可以幫你什麼?

《不當世界的局外人》書摘精選

讀國際新聞不是拿來炫耀我們多有國際觀;而是因為它能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可預測。圖/freepik
讀國際新聞不是拿來炫耀我們多有國際觀;而是因為它能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可預測。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其實現在不需要我多說,願意打開這本書的人都已經明白國際新聞對我們日常的重要性。但請容我先挪一點點時間,明確告訴你國際新聞到底重要在哪,又能給我們什麼實質的好處。

這幾年我受邀演講,很常在QA時間收到這樣一個問題:「什麼是國際觀?」接下來,我還會在這一整本書裡提到很多次,但我現在先為這三個字下個定論:

「國際觀就是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可預測,進而做出對你或你所在群體最有益的決定。」

如果能預測油價那就太好了

我舉一個每個人日常都會遇到的例子──油價。

石油和它的副產物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你騎機車加的油、路上踩著的瀝青、受傷塗抹的凡士林、孩子玩的塑膠樂高、打掃用的橡膠手套,這些統統都是從石油延伸而成的各樣石化產品。所以你取得這些日常用品的成本,奠基在最上游的價格──油價。那油價又是因為什麼而浮動呢?以經濟學角度來說很簡單,就是供需平衡。需求大於供給,油價就會漲,反之則跌。但這個供需不是只看終端消費者,有時候我們更需著眼於供給者。石油在眾多產油國中,大多是國營獨占企業,不是由王室掌控,就是政府列管為國營企業。

我們就以二○二○年破天荒的油價大跌為例。

二○二○年二月,全球疫情大爆發,各國宣布關閉邊境,飛機停飛,郵輪停駛。隨著經濟活動逐漸停擺,全球的石油需求也跟著降低。畢竟都不出門了,哪還需要加油呢?當需求降低,價格也就會跟著下調。全球石油價格慢慢從一桶八十美元,跌價到一桶四十美元,攔腰折半。以上是需求者造成的跌價。但要注意,這還不是壓垮油價的最後一根稻草,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的吵架才是。

沙烏地阿拉伯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主導者。這個組織規範各個石油輸出國的售出價格是高是低、要輸出多少桶,目的是為了鞏固這些石油國家的共同利益,避免有某個國家刻意削價競爭,陷入油價的惡性循環。

鏡頭轉到另一個主角──俄羅斯。俄羅斯也是石油大國,卻不在OPEC內,並和其他九個同樣不在OPEC內的石油輸出國組成一隊,稱做「non-OPEC」。有一天,OPEC和non-OPEC在聊天,他們突然靈機一動,發現欸如果我們兩邊都少生產一些,維持市場上的石油稀缺性,這樣油價就會一直很漂亮,豈不樂哉?這個組合就被稱為「OPEC+」。

可是雙方討論來討論去,總是找不到共識,尤其俄羅斯說什麼都不願意降到大家規定的數字。一來這樣他會少賺,二來他不想當沙烏地阿拉伯的小跟班,他想當家做主。哇,俄羅斯耍脾氣,這下沙烏地阿拉伯也不爽了。二○二○年三月,沙烏地阿拉伯心一橫,宣布大幅下調原油出口價格。除此之外,還計畫下個月大幅提高原油產量,每天超過一千萬桶。

不是啊,全世界都不太需要這麼多石油了,沙烏地阿拉伯你還增產,這豈不是提油救火嗎?總之在報復性降價之後,油價來到一桶只要三十美元。這是什麼概念?就是連一桶可樂都比一桶石油貴的意思。所以在二○二○年四月左右,你有沒有覺得去加油時,油錢都便宜得要死。怎麼以前要一百元的現在都加不到六十元,還一度懷疑是不是加油站工讀生都沒幫你加滿?還是政府體恤人民工作辛苦,幫大家調降油價?不是的。仔細看,油價其實是跟著國際局勢波動的,跟國內政治沒太大關聯。

這就是我說的,國際局勢影響你的生活決策。今天如果你是做國際貿易的,要計算貨櫃進出口的成本,就不能不搞清楚現在的國際脈動;如果你是家裡正準備要裝潢,選用的是進口大理石和特殊油漆,就必須接受進口成本漲價的事實,或是乾脆延後裝修。當你掌握國際局勢,你才能提早預測自己何時要加油,或是要不要多囤一些原料,以度過長途運送的能源寒冬。這就是我說的國際觀:你掌握了油價漲跌的趨勢,進而做出對你或你所在群體最有益的決定。

不只是石油,電費、天然氣亦然。我們把鏡頭轉向中國。二○二一年十月,中國即將進入冷峭的冬天。就在大家包袱款款準備回家鄉放十一長假時,中共政府突然宣布東北一帶開始限電,高耗能的工廠統統停工,就連路上紅綠燈都不給亮。東北人苦不敢言,在外地的東北人更糾結:要不要回家呢?老家現在限電沒暖氣,還是我就先待在原地?

看似中國國內的民生問題,背後又是各種國際局勢盤根錯節。

中國政府手段做得絕是一回事,但主因其實是國際煤價大漲,再加上中國和澳洲打貿易戰,中國主動宣布停止進口澳洲煤礦,少了一個重要煤礦來源。這時候可能有人說,中國自己不是也有產煤嗎?地理課本都有教,山西的煤礦是出了名的多啊。這時候又再拉出另一個國際局勢的遠因──解決地球暖化。身為全球前幾大碳排放國,習近平到處跟國際組織和各國領袖開支票,信誓旦旦要在二○三○年碳達峰(意指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歷史最高值,達峰之後進入逐步下降階段,是碳中和的前置條件),二○六○年碳中和。這些話他在外頭喊得震天價響,回到國內可不能變成芭樂票,所以中國政府一直想辦法控制國內碳排放。

尷尬的是,同一時間,中央政府又持續要地方繳出經濟成績單,趁著全球疫情嚴重,迅速拿回世界工廠的地位。於是全國工廠產能全開,二○二一年第一季就拚出一波一八.三%的經濟成長率。這下可好,說好節能減碳,結果你給我搞出更多碳排。再加上中國大多是老舊礦場,不僅碳排汙染嚴重,更是常常發生工安事故,於是中國政府乾脆宣布山西煤礦停止開挖,復工率給我降到五○%以下。我不允許你們挖煤礦,你們就沒煤可燒,就可以快速降低碳排放了。

再一次,看似國內政治影響中國限電,實際上關乎全球原物料價格、中國和澳洲的恩怨情仇,以及想都沒想過的氣候變遷。如果東北人民沒有看國際新聞,恐怕會以為國家是不是窮到沒錢發電。相反的,如果有人深謀遠慮想得精,說不定早就囤好柴火,或是早就到南方另謀生路了。

所以讀國際新聞不是拿來炫耀我們多有國際觀;相反的,它能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可預測。你有機會判斷油價什麼時候會漲,股票哪時候跌,還能知道哪時候去歐洲旅遊不安全(是的,就算是歐洲也有不安全的時候),或是晚一點換日幣會比較划算。我一直都覺得,越認識外面的世界,越能明辨近在咫尺的危險。

更重要的是,多看國外發生的事,有助於我們解讀國內各種現象。臺灣吵著要不要核食和萊豬,那國外都怎麼做?歐美各大媒體都在分析臺灣海峽的軍事布局,那我們自己該怎麼看待軍售案?越南和新加坡為什麼可以在各大國際組織穿梭自如,臺灣能否效法?讀國際新聞除了優化個人和家庭生活的決策,更是因為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把國際歷史經驗套用到臺灣處境,那股不安和不確定感,將會漸漸消弭。

文章來源:敏迪著《不當世界的局外人:當世界充滿變數,你需要不被帶風向的國際識讀力》,究竟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