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國際新聞與我無關?從油價到手機型號 真相出乎意外

《不當世界的局外人》書摘精選

國際新聞要成為一個被重視的主題,最優先要解決的是大眾的疏離感。圖/freepik
國際新聞要成為一個被重視的主題,最優先要解決的是大眾的疏離感。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以前我們總嫌臺灣沒有國際新聞,每次去小吃店用餐,在店裡坐了一個半小時,電視臺放送的國際新聞大概不超過十分鐘。但其實臺灣有許多國際新聞可看。(中略)……或許看到這本書的當下,某些節目基於各種原因收掉了,但這不妨礙我們得出一個結論:臺灣是有國際新聞的,而且願意投入資源的媒體並不少。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還是覺得國際新聞很難讀?為什麼總覺得打開電視,新聞臺都是貓狗大戰海鮮鍋?我們跟認真做國際新聞的媒體之間,彷彿米開朗基羅的〈創造亞當〉,彼此都伸長手指,卻總是觸碰不到、遍尋不著。不用說老百姓一直抱怨臺灣沒有國際新聞了,國際新聞從業人員可能也正哀號著,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我就在每天晚上七點到八點某某電視臺,向你播報國際新聞,但你卻不知道我在這裡。

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第一個癥結點在於過度分散。

我們剛剛講了這麼多電視臺節目,我也會把一些文字型網路媒體資源放到〈附錄〉做為延伸閱讀,這樣看來,似乎有很多工具了呀,怎麼我們還是不得其門而入?主要原因在於來源的過度分散。如果你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守在電視機前的大樓保全或小吃店阿姨,你很難等到每個整點新聞裡頭那短短十分鐘的airtime(播報時間)。如果沒有上述整理,你大概也不知道電視臺那麼用心,有專屬國際新聞的電視節目。網路新聞就更不用說了,大概只有國際新聞從業人員有那個美國時間,每天走訪各家網站,一篇一篇點開來看。

過度分散的新聞來源,使得我們像在雲裡霧裡登山的旅人,我們都知道要往上走,但往上的路是哪一條?怎麼走才不費力?這些都沒人整理啊。

這是個結構性問題。各家媒體試圖提供優質的國際新聞,但是資源有限,只能播出零星時段,提供短篇、吸引眼球的主題。當國際新聞成了媒體產業鏈中枝微末節的眾多分支之一,就成了雞生蛋蛋生雞,你怪我我怪你的惡性循環。因為產業不夠健全,無法培養一個系統性、專門報導國際新聞的媒體,就造成我們現在看到的「來源分散」。當來源越分散,越會造成閱聽者相當大的學習負擔。

第二個問題,疏離感。

國際新聞要成為一個被重視的主題,最優先要解決的是大眾的疏離感。

以前我都跟別人說,「敏迪選讀」的使命就是拉近臺灣人與國際局勢的距離,但後來我發現這個思維不夠精準:生活和國際局勢之間,本來就沒有距離。伊朗的局勢會影響我明天加油的油價;歐盟和科技巨頭的隱私權聽證會,會讓我做App的堂哥一個頭兩個大。你環顧四周,生活的方方面面本來就跟國際局勢有關,只是因為資訊量太大且錯綜複雜,我們的天性會自動忽視,化繁為簡。經過一層又一層的省略,最終來到我們眼前的資訊統統被化整為零了。彷彿這座島是個遊戲沙盒,我們過我們自己的生活,與外界何干。

當然不是這樣。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成為沙盒,尤其臺灣身為一個海島國家,更是凡事皆與國際接軌。

那如果我把國際新聞變得有趣呢?試想,如果國際新聞變成鄉土劇,裡頭有很多愛恨情仇,要吵架有吵架,要奪權有奪權,你是不是就覺得,噢,這好像很有趣,我想繼續追。人們喜歡看口水戰,那簡單啊,我就寫「國與國之間的口水戰」;大家愛聽八卦,我就去挖出那些國際組織私底下的權力鬥爭。就算我們暫時還沒找到這些新聞與臺灣的連結,至少讓你提起興趣,願意多追一點了,是不是聽起來不難?這就是「敏迪選讀」在做的事。

與我無關,我幹麼看

但疏離感不是只有一種。就算今天我們把國際新聞講得像鄉土劇那樣通俗好入口,也還是有人不愛看鄉土劇啊。所以另一種疏離感是「非必要性」。有些人會覺得,是啊,我知道非洲國家時常發生部落衝突,死了許多人。但是除了憐憫,我還能做什麼呢?非洲的政治動盪與我何干呢?為什麼我應該要在意摩洛哥和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陣線(簡稱「西撒人陣」)在西撒哈拉的對立?這塊地屬於誰,會影響到身在臺灣的我嗎?如果不會影響,難道我不該先把重心放在國內新聞,抑或是關注我自己的生活品質嗎?當我們問出這些問題時,限縮視野的沙盒便被我們自己蓋起來了。

是的,不可諱言,國際局勢對我們生活的影響的確是間接的,甚至有點迂迴。我們來想像一個發生在平行宇宙的虛擬場景好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喀什米爾吵很久了,突然在某一天,雙方大打出手。這時候北邊的中國不甘於當吃瓜群眾,他也想分杯羹,於是中國在西藏一帶大量增兵,隨時準備要漁翁得利。

故事發展到這裡,的確跟臺灣都不太有關係。但劇情持續往下。巴基斯坦敗下陣來,局勢變成中印對打。遠在歐洲和美洲的英國和美國收到消息大驚:印度可是西方陣營在印太地區的盟友呀,這忙一定要幫。於是英國派航空母艦伊莉莎白女王號前往印度洋,隨時要增援印度;美國則是運用經濟封鎖,阻斷中國當時非常缺乏的小麥貿易,並禁止所有與美國有關的技術和產品出口到中國。美國行政命令一下,臺灣許多晶片廠和零組件廠的時間瞬間凍結在出貨那一天。禮拜一開盤,臺股大跌。你剛起床喝杯咖啡,打開股票軟體,不敢相信自己的資產已經縮水一○%;更尷尬的是,你毫無頭緒。

有多少時刻,我們在生活中產生了困惑,卻不知問題從何而來?你好像已經把身邊各項因素都排除了,確信自己在所有環節都下對了決策,卻還是迎來自己無法掌控的結果?難道還有什麼事情是在我的視線之外,卻又大大影響我眼前的一切?

出乎意料的,我們的日常生活竟和國際動態息息相關。從油價、電價、進口汽車、手機型號、社群平臺隱私權政策、美國豬澳洲牛、醫療器材,甚至到你的專業執照、學歷認定、旅行簽證……你說得出來的家庭瑣事,我都能在後頭拉出一顆圓滾滾的毛線球,跟世界的另一端牽上線。

但問題在於,這顆毛線球太龐大、太混亂了,彷彿有十萬條毛線在中間穿梭,稍有不慎就會迷失線頭,找不到出口。在大眾看來,這顆毛線球已經打了死結,解不開了,也不需要解開。於是我們索性拿起自己心裡的小剪刀,象徵性剪斷我們與國際間的關聯,以為這樣便能視而不見,安穩度日;但這跟小學生把雙手放在胸前說「我要跟你切八斷」一樣天真可愛。

我們是不可能剪斷的。尤其臺灣是個島國,你吃的義大利麵、看的電影、滑的手機、開的進口車,甚至是每天黏在上頭的社群網站,統統都和國際有關。認知到我們的生活和國際關係水乳交融,不能拒絕,也無法切割,是解決疏離感的優先步驟。

文章來源:敏迪著《不當世界的局外人:當世界充滿變數,你需要不被帶風向的國際識讀力》,究竟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