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出生順序會決定你是誰?遺傳與環境之爭論

《背後操控行為決定,你卻不知道的慣性思維》書摘精選

相關研究結果顯示:眾人長久以來,信以為真的「出生順序效應」其實並不存在。圖/freepik
相關研究結果顯示:眾人長久以來,信以為真的「出生順序效應」其實並不存在。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出生順序會決定你是誰、你的配偶是誰、你選擇什麼工作,以及你會成為哪種父母」,這是《出生順序之書:為什麼你會是現在的樣子?》(The Birth Order Book: Why You Are the Way You Are,暫譯)當年的宣傳語。隨後出版的《出生順序效應》(The Birth Order Effect,暫譯),加上網路上的大量相關資訊,無一不讓此概念更加深植人心。

無論你是老大、老二或老么,可能都已經在兄弟姐妹或自己身上觀察到出生順序效應(birth-order effect)。大眾對長子長女的看法是控制欲較強、做事比較認真、成就較高,而次子次女則更敢於冒險、更搞笑,或是對事物有與眾不同的想法,例如達爾文和哥白尼(Copernicus)。

這些刻板印象並非沒有道理,人格理論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很久以前就發現,即便是生活在同一個個屋簷下,長子女與次子女的成長體驗其實不盡相同。父母通常比較關心長子女的成長(請回想一下家庭相簿裡的照片),在養育次子女時則較為寬容,這也是哈佛大學新生多為長子女的原因(比例為長子女四○%,老么三○%)。

但相關研究結果卻跌破眾人眼鏡,縱然有各種傳聞佐證,但眾人深信的出生順序效應其實並不存在。

研究證實次子女無論是在駕駛、賭博、探索大自然或參加紙筆考試,都不會表現出更喜歡冒險的傾向。此外,在控制年齡、家庭收入與性別等因素的情況下,研究人員發現長子女與次子女做事其實一樣認真,在「五大人格特質」 ✽ (Big Five personality traits)上也沒有差異,例如外向性,而且從大數據來判斷也能得出相同結論。但長子女的智商確實會因父母的關愛而高出一兩點,但這個差距並不足以讓他們成為家中鶴立雞群的那個人。

✽ 編註:五大人格特質分別為:經驗開放性、嚴謹自律性、外向性、親和性、神經質。

出生順序效應儼然已經成為心理學界的「殭屍觀念」,儘管研究人員一再反駁,但卻無法徹底將其消滅,類似的觀念還有「人類會壓抑痛苦的回憶」、「兒童很脆弱,所以不該讓他們承受壓力」,以及「教學應該要順應學生的學習風格」。

為何會有這麼多人說自己親眼見證過出生順序效應,並對此深信不疑?首先,這是因為大家沒想到出生順序與家庭規模有關。一般來說,小家庭都比較富裕,組成方的教育水準較高,只生一胎的機率也比較高(這一胎即為長子女)。大家庭、較為貧困的家庭,以及組成方教育水準較低的家庭,產下次子女的機率較高,而這類家庭大多沒有能力將子女送進哈佛就讀。所以當研究人員控制住家庭規模這個因素後,出生順序效應便不攻自破。

此外,已故心理學家朱迪斯.里奇.哈里斯(Judith Rich Harris)認為,我們不能將在家庭環境中觀察到的出生順序差異(如老大更具控制欲)擴大套用在與家庭無關的社會環境。換言之,在家中對弟妹頤指氣使的老大不一定會將這種態度帶到職場。

然而,研究人員在不同文化的三十六個樣本中,觀察到三十五個樣本都展現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出生順序效應,那就是有哥哥的男性是同性戀的機率更高。雷.布蘭查德(Ray Blanchard)與安東尼.博加特(Anthony Bogaert)在研究後發現家庭中大哥被同性吸引的機率是二%,次子被同性吸引的機率是二.六%,三子被同性吸引的機率是三.五 %,依此類推,出生排行越低,機率越高。

但這種「兄弟出生順序效應」(fraternal birth-order effect,又名哥哥效應〔older brother effect〕)卻不會出現在姐妹身上,只會發生在有血緣關係(非領養)的兄弟身上,而且無論兄弟是否共同生活皆成立。據此推斷,此現象的成因與產前生物學異性戀的母親體內對男性蛋白質有反應的抗體水平。博加特指出,男同性戀母親(尤其是上面還有哥哥的)體內的抗體水平較高,此外,「當這位母親的子宮又有男性胚胎著床,抗體的濃度便會上升」。

觀察兄弟出生順序效應,以及其他和性取向有關的生物預測(如母親產前荷爾蒙、基因與大腦差異),我們可以發現性取向(尤其是男性性取向)並非出於個人選擇,也無法改變。性取向是一種自然且不會變動的傾向,當有人告訴社會大眾性取向是後天形成,而且可以改變,自然會導致許多同性戀者陷入無盡的苦痛、罹患憂鬱症、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或是與自己不愛的人結婚。告訴你一件神奇的事,不少宣稱自己被「掰直」的前男同志教會領導人現在又都「彎回去」了。

總而言之,雖然出生順序會影響孩子的相處模式,但卻沒有明確證據顯示出生順序會影響成年人的人格。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出生順序確實對孩子有深遠的影響,而這種想法已成為「教養迷思」(nurture assumption)的一個分支,所謂教養迷思指的是親子關係會影響子女的人格發展。

極端的親子關係確實會影響孩子的人格發展,在上世紀七○至八○年代的羅馬有關,無關教養,也就是說這是天生的,不是後天養成的。新冠肺炎讓眾人學習到一個知識,那就是當外來物入侵人體時,身體會製造抗體與其對抗,因此博加特等人推測,男性胚胎會製造特殊的蛋白質,刺激母親的免疫系統製造抗體。大家都知道第二劑疫苗可能會刺激防禦性免疫反應,同理,每當母親再度懷上男性胚胎,母體抗體也有可會變得更強,進而影響男性胚胎的常規大腦發展。

博加特等人已透過實驗確認母親免疫系統假說,具體做法是測量男同性戀與男尼亞,專斷獨裁的尼古拉.西奧塞古(Nicolae Ceau escu)靠嚴峻的政策鼓勵人民生育(例如將避孕與墮胎列為違法行為,以及對沒有孩子的人徵稅),導致資金本就匱乏的孤兒院人滿為患。西奧塞古下台後,有幸被領養的孤兒得到了重生的機會,那些未受青睞的孩子只能在破舊的建築中逐漸凋零,而虐待與忽視也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疤。所幸,只要父母的對子女的教養落在合理的範圍內,那麼影響兒童人格發展的主要因素就會是他們自身的基因、父母遺傳與同儕關係。

你可能會持反對意見,並告訴我:「你不知道相較於性格溫和的父母,生性暴力並熱衷於體罰子女的父母,教出來的孩子較為好鬥嗎?」你說的沒錯,朱迪斯.里奇.哈里斯也同意你的說法,但你要知道,這些孩子身上也帶著父母的基因。所以她才會說,比較來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就好比「比較在犬舍長大的獵狐犬與在公寓長大的貴賓狗」。

此外,她還提出一個觀點,那就是與同儕玩耍、交配與來往是人類的天性,所以在嬰兒期結束後的兒童與青年都喜歡與同齡人打成一片,而不是和家長待在一起。例如,某家人從喬治亞州的農村搬到波士頓居住,導致孩子在學校聽見與父母不一樣的口音,我敢向你打包票,他一定會模仿同學說話長大。

這些研究結果帶出了心理學界最大的未解之謎─遺傳與環境之爭(見第二十八章)。

文章來源:大衛.G.邁爾斯著《背後操控行為決定,你卻不知道的慣性思維》,方言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