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穆迪擔憂中國經濟增長前景、財政可持續性 陸財政部:沒有必要

  • 中時即時 藍孝威 李文輝
穆迪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財政可持續性等方面擔憂,陸財政部:沒有必要。(中新社)
穆迪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財政可持續性等方面擔憂,陸財政部:沒有必要。(中新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據大陸財政部官網消息,12月5日,穆迪評級公司發佈報告,維持中國主權信用評級不變,但將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面」,大陸財政部有關負責人就有關問題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穆迪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財政可持續性等方面的擔憂,是沒有必要的。

大陸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穆迪作出調降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的決定,對此,中方感到失望。今年以來,面對複雜嚴峻的國際形勢,在全球經濟復甦勢頭不穩、動能減弱的背景下,中國宏觀經濟持續恢復向好,高質量發展穩步推進,尤其是第三季以來,積極變化進一步增多,內生動力不斷增強,經濟增長新動能持續發揮積極作用,預計第四季中國經濟將保持回升向好態勢,中國仍是世界經濟穩定增長的重要引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今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30%。

與經濟恢復向好的態勢相適應,財政收入保持恢復性增長。前三季,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8.9%,其中,全國稅收收入增長11.9%。這得益於今年以來經濟持續恢復、總體回升向好的帶動。財政支出進度合理加快,重點支出保障有力。前三季,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長3.9%,社會保障和就業、教育、科學技術、衛生健康、農林水等重點領域支出得到較好保障。地方財政收入普遍保持正增長,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9.1%,近半數地區增速達到兩位數。這些事實均表明,中國經濟正在轉向高質量發展,中國經濟增長新動能正在發揮作用,中國有能力持續深化改革、應對風險挑戰。穆迪對中國經濟增長前景、財政可持續性等方面的擔憂,是沒有必要的。

穆迪指出了中國經濟增速放緩風險,如何看待今年及未來中國宏觀經濟增長情況?

大陸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今年是中國經濟從疫情衝擊中恢復的第一年,成功頂住了來自國外的風險挑戰和國內多重因素交織疊加帶來的下行壓力,不同季度之間經濟恢復雖然有所波動,但總體持續回升向好,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長5.2%。內需對中國經濟增長貢獻不斷提升,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83.2%,拉動GDP增長4.4個百分點;資本形成總額對經濟增長貢獻率是29.8%,拉動GDP增長1.6個百分點。近期,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合組織預測都顯示,中國可以實現增長5%的預期目標。

展望未來,中國經濟具有巨大的發展韌性和潛力,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未來仍將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中國有強大的國內市場,14億人口,4億多的中等收入群體,需求潛力很大;就業物價總體平穩,疫情疤痕效應逐漸消退,經濟循環將進一步暢通;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新舊動能有序轉換,內生動力不斷增強。這些將推動中國經濟實現質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長。

此外,大陸地方債務問題一直受國際評級公司高度關注,這次穆迪又特別提出這方面的擔憂,官方有何看法?

大陸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近年來,通過相關部門和地方政府持續努力,中國防範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制度體系已經建立,地方政府違法違規無序舉債的蔓延擴張態勢得到初步遏制,地方政府債務處置工作取得積極成效。截至2022年末,全國地方政府法定債務餘額35.1兆元(人民幣,以下同),加上納入預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債務餘額25.9兆元,全國政府債務餘額61兆元。按照大陸國家統計局公佈的2022年GDP初步核算數121.02兆元計算,全國政府法定負債率(政府債務餘額與GDP之比)為50.4%。低於國際通行的60%警戒線,也低於主要市場經濟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

對於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按照中共黨中央、大陸國務院決策部署,財政部會同有關部門研究提出一攬子政策措施,著力防範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一是完善常態化監測機制。加強部門間信息共享和協同監管,統一認識、統一口徑、統一監管,加強數據比對校驗,努力實現全覆蓋。二是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嚴堵違法違規舉債融資的「後門」,著力加強風險源頭管控,硬化預算約束,要求嚴格地方建設項目審核,管控新增項目融資的金融「閘門」,強化地方國有企事業單位債務融資管控,嚴禁違規為地方政府變相舉債,決不允許新增隱性債務上新項目、鋪新攤子。三是穩妥化解隱性債務存量。建立市場化、法治化的債務違約處置機制,穩妥化解隱性債務存量,依法實現債務人、債權人合理分擔風險。堅持分類審慎處置,糾正政府投資基金、PPP、政府購買服務中的不規範行為。四是健全監督問責機制。推動出台終身問責、倒查責任制度辦法,堅決查處問責違法違規行為。督促省級政府健全責任追究機制,對繼續違法違規舉債融資行為,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問責一起,終身問責、倒查責任。從執行情況看,經過各地各部門共同努力,地方隱性債務規模逐步下降,風險得到緩釋。

對於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公司債務。財政部認真貫徹落實中共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採取一系列措施加強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公司治理。一是持續規範融資管理,嚴禁新設融資平台公司。二是規範融資信息披露,嚴禁與地方政府信用掛鈎。三是妥善處理融資平台公司債務和資產,剝離其政府融資職能,防止地方國有企業和事業單位「平台化」。

穆迪還提出了房地產行業調整對地方財政的影響問題,官方怎麼看?

大陸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中央高度重視地方財政運行情況,多措並舉支持地方財政平穩運行。一是積極安排中央對地方的轉移支付,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給予有力支持。二是督促地方加強資金統籌,優化支出結構,盤活存量資金,避免損失浪費,不斷提升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益。三是進一步完善地方稅稅制,逐步建立規範、穩定、可持續的地方稅體系。

需要說明的是,土地出讓收入是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的主體,土地出讓收入是毛收入,收入減少的同時,也會相應減少拆遷補償等成本性支出。近年來,受房地產市場影響,房地產相關稅收有所下降,但其佔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重沒有大幅回落。總的看,房地產市場下行給地方一般公共預算和政府性基金預算帶來的影響是可控的、結構性的。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