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韓戰 冷戰衝突最令人畏懼的一面

《冷戰:從兩強爭霸到全球衝突,當代地緣政治的新世界史》書摘精選

韓戰造成南北韓分裂至今,對現今的國際局勢影響深遠。圖/freepik
韓戰造成南北韓分裂至今,對現今的國際局勢影響深遠。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韓戰和隨之而來的效應也許是冷戰中最大的災難,毀滅了一個國家,使其人民陷於枷鎖之中,直接導致的後果至今仍然與我們休戚與共,且會延續到久遠的未來。更糟的是,因為意識形態衝突攀升,以及冷戰情勢給予外國強權機會干預,才導致了這場完全可以避免的戰爭。韓戰象徵著冷戰衝突最令人畏懼的一面──手法極端、作風野蠻,戰事似乎永無止歇,使韓國滿目瘡痍。全世界人民都在想:會不會他們的國家就是下一個遭殃的?循此,這也讓冷戰在全球規模上愈演愈烈,更加軍事化。

韓戰肇因於十九世紀末中國在東亞的失勢,成熟於冷戰意識形態衝突的興起。朝鮮長期與中國親善,但清朝的覆滅為日本帝國主義在東亞的擴張打開了道路。中國於一八九四至九五年的甲午戰爭敗給日本之後,朝鮮成為第一個被日本接管的東亞國家。及至一九一○年,朝鮮已經完全遭到日本兼併,成為其帝國的一部分。日本政府無所不用其極撲滅朝鮮民族意識。位於首爾的王宮遭到拆除,日文成為所有高等教育所使用的語言。東京方面甚至試圖強迫朝鮮人穿上日本服飾,在社會規範和家庭生活方面實行同化政策。但同時,就如同日本既嚮往又忌憚的歐洲帝國,當地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涇渭分明。多數韓國人都清楚,即使他們願意,也永遠無法成為真正日本帝國的一員。

打從一開始,日占朝鮮就引發了民族主義抵抗。許多韓國青年認為日本接管最大的屈辱,在於那就發生在他們正在為民族之未來沉吟思索之際。他們之中有些人被迫離鄉背井,而在異地所醞釀出的民族主義熾烈,毫無妥協空間,但凡在他鄉形成的故國之思,大抵總是理想如是。朝鮮民族主義者不僅致力於打敗日本,解放故國,也期許能打造一個未來,統一朝鮮,建立一個現代化、中央集權、國力強盛且德行崇高的國家。他們相信朝鮮不僅可以解放自己,而且可以為其他水深火熱的人們樹立榜樣。

貫穿整個一戰期間乃至戰後,朝鮮民族主義者主張民族自決原則也應於亞洲一體適用。但由於日本屬於戰勝國一方,他們的訴求被接受的機會渺茫。在外流亡的朝鮮民族主義者跋涉到一九一九年巴黎和會現場,卻大失所望。他們不僅無法取得他國承認,而且日本對朝政策似乎已經取得美國、英國支持。由於日本加入了英美陣營,孤立甫建國的蘇聯,不論是華府還是倫敦方面都不想為了朝鮮而失去東京的支持。在朝鮮當地,失望之情導致了叛亂,但叛亂很快就被日本敉平,喪生的朝鮮人不在少數。

其中一位去巴黎發動請願的朝鮮民族主義者是李承晚。李承晚生於一八七五年,因參與民族主義活動而入獄六年。此後他移居美國,並成為第一位取得美國博士學位的朝鮮人(一九一○年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流亡美國期間,李承晚孜孜矻矻,編輯出版民族主義作品。這一切的核心都是要取得美國對正義凜然的朝鮮理念的支持。一九一九年,受到威爾遜的啟發,李承晚呼籲道:「你已經成功地為受壓迫的人們伸張正義,也對世界上弱勢的民族伸出了善意的手。你的國家是人類的希望,所以我們來到你的面前。」二十年後,李承晚仍未放棄向美尋求支持。就在珍珠港事件爆發之前,他曾出版一本著作,預測日本對美國發動攻擊,而美國的勝利應該寄望於與亞洲本土的民族主義者合作,顯然其中也包含朝鮮。

李承晚所想像的韓國是一個現代國家,擁抱其儒學傳統。他現在以在外流亡的大韓民國總統自居,期許建立透過美國科技和管理方法所策動、但仍受到傳統價值所約束的韓國。他厭惡日本人,但也同樣輕蔑希冀解放後成立社會主義國家的韓國激進主義者。李承晚認為,他們不外乎是俄羅斯人的走狗。如同某些韓國人與日本人合作一樣,這些人也終將與蘇聯同流合汙。對李承晚而言,他們是逃兵,必須回到真正的韓國民族主義,並(在美國的協助下)成立一個以他為首的新民族國家。

讓李承晚愈來愈絕望的是,他二戰期間在美國發動的政治運動並沒有比二十年前一戰的時候進步多少。美國心繫戰事,和中國結盟,沒有時間搭理李承晚和他的友人,畢竟他們似乎無法為戰事帶來任何重大助益。國務院將李承晚視為麻煩。但他仍與美國情報單位保持聯繫,他們相信李承晚的反共立場在戰後必然會派上用場。及至一九四五年,李承晚的注意力已經從日本轉移到蘇聯。「現在,」他告訴他的美國友人,「唯一避免美蘇最終發生衝突的辦法,就是在所有可能的地方扶植民主,而非共產主義分子。」

關於韓國在戰後結盟的對象,李承晚的判斷準確。一九一九年開始,朝鮮共產主義就已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脫穎而出,成為李承晚所代表的韓國民族主義的替代方案。跟亞洲各地一樣,蘇聯革命給予了現代性和平等的承諾,以及對國民權利的尊重,使之成為許多朝鮮人心中的楷模。一九一八年,第一個朝鮮人組織的共產主義團體成立於西伯利亞,及至二○年代,運動擴展到朝鮮本土,成為地下抗爭的一部分。一九二五年,朝鮮共產黨在首爾成立,但旋即成為日本警察的眼中釘,數百位黨員遭到逮捕。這次鎮壓很快便導致黨派內部鬥爭,在二○年代末和三○年代被捲入史達林在蘇聯內部整肅異己的清算行動。朝鮮共產主義命運多舛。

二○年代晚期,有一位朝鮮的共產國際特務被祕密派遣回朝鮮,報告當地的情況。他發現為數眾多的青年準備加入共產黨。「他們將蘇聯和共產國際視為脫離日本帝國主義的救世主」,他如此匯報。但不幸地,他們「對馬克思主義只有膚淺的認識」,主要是「來自資產階級的獨立運動的學生和知識分子」。他們的運動病根在於「理論上的混亂,長此以往缺乏原則的派系爭鬥」。3一九二八年,共產國際解散了朝鮮共產黨,認為由莫斯科來教育朝鮮幹部後,再將他們送回發起適切的共產主義運動,會更加穩妥。但是在三○年代末的肅清時,所有在莫斯科的朝鮮共產主義高層都被指控為日本間諜,而遭到逮捕槍決。一九三七年,近二十萬原本住在太平洋岸的在蘇朝鮮人,被迫遷居中亞。對史達林來說,對蘇聯內部第五縱隊的恐懼更勝於他對朝鮮革命的決心。

在日本與史達林鎮壓的雙重打擊之下,倖存的朝鮮共產主義者寥寥可數,他們流亡到鄰近的滿洲,加入了中共地下組織。其中一位是出身長老教會的青年金日成。一九二○年,他落腳滿洲,那年他僅有八歲。金日成十七歲時加入了第一個馬克思主義團體,並因參與運動而屢次被捕入獄。十九歲時,他成為中國共產黨員,隨後很快便加入抗日游擊戰。五年之後,他已經成為在華朝鮮人中小有名氣的神祕英雄,而這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如今指揮的游擊隊數次從日本的攻擊中倖存下來。但在日本人步步進逼之下,一九四○年,金日成和倖存的同志越過了蘇聯邊境。當德國翌年對蘇發動攻擊時,金日成自願加入紅軍。一九四五年,他以蘇聯官兵的身分班師回「朝」,驕傲地展示素來只頒布給戰功彪炳武將的紅旗勛章。

金日成回國時,朝鮮正動盪不安。在兩年前的開羅會議,同盟國已同意戰後恢復朝鮮獨立。當蘇聯在最後一刻出兵攻擊日本時,華府和莫斯科也同意朝鮮半島將以三十八度線為界:蘇聯領有北方,而美國統領南方。分界線僅僅應該是戰時因應日本投降的權宜之計。一九四五年時,沒有人會認為這道分界線會永久撕裂國土,朝鮮人民尤其難以相信。

在南北兩方,解放者都尋求舊識來幫忙組織行政和民生供給。即使美國人往往覺得李承晚既不可靠,又令人生厭,但是美國占領區卻難以避開這個選項。他有著相當的民族主義正當性,並掌有一個可以即刻在當地運作的組織。在美國的援助之下,李承晚成為了南韓的核心政治人物。但儘管如此,他與美國金主之間的政治衝突卻日益升溫。李承晚希望透過他所謂的韓國獨立快速實現民族協會(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Rapid Realization of Korean Independence)運動,使其政府得到國際承認。華府方面一直到一九四七年年中都仍希望與蘇聯的協議可以為實現韓國統一和全面普選鋪路。

在蘇聯託管區,則沒有可以匹敵李承晚在韓國及國際地位的角色。蘇聯轉而扶植年僅三十三歲的金日成,主因相信他會順服於蘇聯利益。但他們選擇他也是由於他的領導能力出眾,並且他身上沒有朝鮮共產主義者的政治缺失。朝鮮共產黨要不於二○年代涉入派系爭端,要不就是三○年代遭到蘇聯清洗。金日成上位數個月,就已經展現出忠誠和敏銳──雖然他也清楚表明他和共產主義同志嚮往的是統一全韓國,而非只領有部分。

韓國交付國際託管是為了避免兩大強權為了控制朝鮮半島發生爭端,而直至一九四七年底,美蘇雙方就韓國自治的提案上都持續你來我往。直到一九四八年年底之前,史達林很可能都未完全放棄武力統一南北韓。讓韓國分裂更為僵化的,是李承晚和金日成雙方都堅持不願妥協,除非朝鮮是在他們自己的統治下統一,再加上四○年代晚期,其他各地的冷戰情勢也愈演愈烈。一九四八年五月,當美國禁不起李承晚和其他反共人士的壓力而讓步,讓南韓施行自己的選舉時,就已覆水難收。李承晚已經開始迫害共產主義者、工會成員以及其他左翼分子。他的選戰幾乎未戰先捷。

美國對韓國想法的改變,並不僅僅是全球冷戰情勢的被動反應而已,而是也受到朝鮮半島鄰近中、日地理位置的戰略考量所影響。在中國的內戰,美國的盟友蔣介石大勢已去,中共開始透過占領意圖瞄準政權。在日本,美國必須創建一個可以擊潰境內左派勢力、並與華府維持長期盟友關係的政權。兩相看來,韓國都舉足輕重。萬一中國落入共產黨之手,駐軍朝鮮半島能為美國保留進入亞洲大陸的門戶,也能幫助美國協防日本。長期下來,這也能讓日本政府對保衛戰略位置更為自信。因此,在南韓有個與美國互通聲息的領導人,對四○年代晚期美國在軍事和民生上的運籌帷幄愈來愈重要。

一九四九年以前,史達林較少將注意力放在韓國,主要是因為他正在重整蘇聯之於中國的角色,畢竟共產黨跌破了他的眼鏡,在中國內戰中占了上風。對於這位蘇聯領導人乃至所有其他人而言,中國加入共產主義陣營是件需要花些時間適應的事情。史達林不相信中共,儘管他們公開對蘇聯和史達林表示忠誠。但他當然警覺到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可以帶來巨大的戰略機會。他在內戰最後提供中共援助取得政權的政策也將韓國整合了進來。蘇聯控制的北韓可以是中共軍隊的後勤基地,而在東北的戰役的確對共產黨的勝利至關重要。蘇聯也幫助組織朝鮮志願者為中國共產黨而戰。

文章來源:文安立著《冷戰:從兩強爭霸到全球衝突,當代地緣政治的新世界史》,聯經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