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快樂也有地理學?好環境會讓你告別窮忙人生

《打破辦公空間的遊牧職場學》書摘精選

自主指數若是越高,我們就越滿意工作,身心也越健康。圖/freepik
自主指數若是越高,我們就越滿意工作,身心也越健康。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相信一個地方可能讓我們擁有更滿足的生活,絕對不是好傻好天真的想法。2020年,蓋洛普民調(Gallup)蒐集145個國家人民的回答,觀測他們感受到正負面情緒的頻率,提出的問題諸如:你覺得昨天休息充足嗎?你是否受到尊重?你是否常常露出微笑或開懷大笑?你是否學到或進行有趣的事?你是否經常感到憂慮、憤怒、壓力、悲傷,抑或肢體疼痛?你是否享受生活?

研究發現,原來快樂也有地理學。某些國家的居民似乎比其他國家的人快樂,或至少他們自己覺得快樂,而且打入排行榜的多半不是你想像得到的國家。巴拿馬以最高票當選,正面情緒體驗指標的滿分要是100,巴拿馬獲得85分,緊接在後是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巴拉圭、哥倫比亞、印尼、墨西哥、尼加拉瓜、中國、哥斯大黎加、丹麥、宏都拉斯,以上國家得分都高達80以上。

蓋洛普研究指出:「得分與人民對生活要求的標準、個人自由、社會網絡的觀點息息相關。」得分也可能反映出某些文化對於幸福的偏頗見解,有些是抱持及時行樂的想法,有的則是懂得忍氣吞聲,而某些社群似乎只是比較容易滿足。

與此同時,一份2019年的調查指出,有55%的美國受訪者表示生活壓力龐大,比全球平均數值高出20%,美國人的擔憂指數也超出平均數字。

難不成美國人本性如此?我們的文化養成偏差,讓人們內心飽受煎熬,而不是感覺快樂滿足?與其安心,我們是否偏好操心?作家凱蒂.霍金斯-嘉爾(Katie Hawkins-Gaar)坦承她有「內化資本主義」,表明「工作幾乎就是解決我所有問題的方法。感覺焦慮嗎?我可以藉由工作分散注意力。要是開心呢?不正好是工作的完美時機嗎!難受想哭?顯然我還有很多工作沒完成。」

改成遠距工作、獨立個體戶、甚至彈性工作可望為工作狂導正方向,不再當一個被工作吞噬的朝九晚五族(不過坦白說,對大多人而言朝九晚五倒也不失是一種解脫)。某份伯明罕大學的研究發現,自主指數若是越高,我們就越滿意工作,身心也越健康。要是我們能操控人生的方向盤,內心就會更快樂。也許這也是為何這麼多傳統職員想要自訂工作時程,鼓譟要求彈性工時,即使是工作時間不尋常都好,譬如可以暫停工作兩個鐘頭,

參加孩子的班級話劇表演,或是減少工作量、改成兼職、降低出差機率,每個月出差在外的時間縮短至不到四天,再來就是要求工作地點不受限制。

一份2018年的調查指出,96%的白領員工想要彈性的工作地點,這麼一來他們就更能夠照顧有時疏漏的小事(你也知道,像是照顧孩子和年邁父母、與醫師約診)。根據女性政策研究(Women’s Policy Research)組織的說法,對女性而言彈性工作的效應更是尤其強大,倘若女性不必在職場成功和照顧家庭之間做抉擇,她們就更有機會打破性別天花板。(良好的托育服務和產假政策也幫上不少忙。)

實際上,39%千禧世代表示他們的工作量太大,沒空運動或好好吃頓飯,因此好奇工作彈性增加是否能讓他們更健康快樂,亦能提升工作效率,讓他們更想繼續待在公司,對於自己的工作也更滿意。12將近四分之三的千禧世代和66%的X世代甚至考慮要是工作不彈性,不如拍拍屁股走人。

美中不足的是,當你可以隨心所欲、隨時隨地工作,工作有時會滲透入生活的每分每秒,意思就是說為了可以接孩子放學回家,你可能得犧牲空閒時間,晚上11點鐘還躺在床上查看工作電子郵件。(根據某些研究,一半的人確實都是這樣。)當工作和家庭生活的傳統界線消失,不用再通勤進出辦公室,工作和家庭時間可能就不再有區別。

但是如果你的生活不再只有工作,你就比較不會被工作淹沒吞噬。良好環境甚至可以將你拖出庸庸碌碌的窮忙循環。

曾與耐吉、微軟、賓士等公司合作的自由接案設計師兼作家保羅.賈維斯(Paul Jarvis),目前和妻子居住加拿大某座小島的森林中央,而他在著作《一人公司》(Company of One)中,便描述搬到加拿大是他逃離窮忙的積極手段。他們的地點離群索居、網路連線不穩定,而諸如此類的因素每天都提醒他自己真正在乎或期望的是什麼:人、大自然、老天賞臉時拿出衝浪板乘風破浪一番。他不是一直都內心平靜、心甘情願愛戴鄉下生活,不過後來他理解到一件事:「很多時候,我們自以為想要過某種生活,但是這種生活和我們實際想要的生活相差十萬八千里。」

或許你早就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只是覺得要等到成為遊牧工作族,才有空間實現自己的理想願景。我朋友海瑟是非營利組織的主任,她服務的組織在世界各地實施公共衛生計畫,而她大多數的工作都是在非洲進行,提供對抗愛滋病的意見與想法。自從大學畢業在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s)擔任義工起,她在海外生活的時間已累積十年之久。

新冠疫情襲擊全球時,她轉調至猶他州與母親同住。長大後再返家讓她不禁做起定居家鄉的美夢。「這裡實在太美,」她心想,考量到現實面時還是制止自己了:「我在這裡能做什麼?猶他州有國際公共衛生的職缺嗎?」

當她的工作改採遠距模式,成為遊牧工作族,她想都不想就搬家了。由於老闆仍然按照東方時區工作,也因為她和非洲的同事全天候以電子郵件聯絡,她早上都非常早起,不過到了午後兩、三點,電子郵件數量減少後,她也可以毫不遲疑就溜出家門,下午來場雪地行走、騎單車、健行等活動。海瑟直言不諱解釋道:「我不是工作狂,從來就不是。」

即便如此,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工作時,辦公室生活讓她有種「屁股必須長時間黏在椅子上」的無形壓力,即使根本不需要到場才能完成工作,同事老闆也期望你無時不刻都在辦公室露臉,明顯彰顯出一個地方的集體企圖心。海瑟不常工作早退,可是工作地點遠離權力中心後,進行遠距工作的她就有自行安排工作的彈性自由,而她也改變了個人的時間管理,可以依據事情的輕重緩急處理事務。

工作固然重要,可是四十多歲首次上滑雪課也是。遠距員工每年多出105個鐘頭的閒暇時間,光是這一點,海瑟就沒有搬回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意思。

「如果你真正熱愛滑雪,為何非得等到屁股承受不起重摔,才肯搬到科羅拉多州?」傑森.福萊德(Jason Fried)和大衛.漢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在兩人共同執筆的《遠距工作模式》(Remote: Office Not Required)中描述:「如果你熱愛衝浪,為何裹足不前,留在鋼筋水泥的都市叢林,不去緊鄰沙灘的地方展開新生活?⋯⋯全新世代的奢侈品就是擺脫延遲生活樂趣的枷鎖,即使還在工作,現在就開始追求自己的熱血。為何要浪費時間做白日夢,想像總算辭職後的生活有多美好?」

對的環境提醒我們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以及我們最愛的是什麼。

文章來源: 梅洛蒂.瓦尼克 著《打破辦公空間的遊牧職場學:遠距、居家、接案……活用WFA工作法,讓你更能發揮效率與才華,賺錢也賺享受》,采實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