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吸「睛」不吸「金」!特斯拉Cybertruck是救命還是要命?

特斯拉電動皮卡車Cybertruck在日前完成首次交付,惟外界對其前景多打上問號。圖/pexels
特斯拉電動皮卡車Cybertruck在日前完成首次交付,惟外界對其前景多打上問號。圖/pexels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特斯拉現正值多事之秋,千呼萬喚迎來Cybertruck的首次交付,資本市場上似乎並不買單,不僅預期的交車數量遭外界下修,分析師更直言Cybertruck短期為拉斯拉帶來的利潤貢獻恐為「零」,無助於特斯拉已面臨下滑的營收。與此同時,特斯拉在北歐踢到鐵板,由於其拒絕與瑞典工會簽署勞資協議,引發包括瑞典在內的丹麥、芬蘭、挪威等國家的多個工會拒絕提供相關服務,甚至還有退休基金抛股聲援,馬斯克要如何善後可謂一個頭兩個大。

千呼萬喚「駛」出來 Cybertruck「這點」最驚艷

對外發布4年、較原訂交車時間推遲兩年後,特斯拉電動皮卡車Cybertruck終於在日前完成了首次交付但只有10輛車,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親自主持了這場交車儀式,他宣布,特斯拉呈現了專家認為無法生產的電動皮卡,Cybertruck會是路上最獨特的車,這輛車也將開創一個全新的未來。整個活動進行不到半個小時就結束。

根據特斯拉官網資料顯示,Cybertruck共計三種車款,入門款RWD單馬達後驅版,續航里程約402公里,售價60,990美元;進階款AWD雙馬達全驅版,續航里程約547公里,售價79,990美元;高階款Cyberbeast三馬達全驅版,續航里程約515公里,售價 99,990美元。進階款與高階款預計2024年開始交車,入門款則要等到2025年才能交車。

先不論Cybertruck前衛的造型、防彈的不鏽鋼車身、裝甲車窗等有別於目前皮卡的設計,續航力不如原前承諾的最高可達約800公里,最令人驚艷的當屬價格,足足比其原先的訂價高出了50%,原本入門款、進階款、高階款的訂價分別為39,900美元、49,990美元、69,990美元,而這些價格2021年已自官網刪除。

這樣的價格顯然會令Cybertruck在銷售上承壓,除了福特等傳統車廠,還有Rivian等新進對手,兩家公司皆比特斯拉更早開賣電動皮卡,Rivian的R1T電動皮卡起跳價約7.3萬美元,福特最便宜的F-150 Lightning更只要約5萬美元起,Cybertruck顯然將面臨市場上激烈的競爭。

Cybertruck的前景看似充滿挑戰,但沒隔多久就迎來比馬斯克親自上陣更好的宣傳—發生了「全球首撞」事件。

美國當地時間2023年12月28日下午2點左右,一輛Cybertruck與一輛Toyota Corolla發生碰撞。照片顯示,Toyota Corolla前端凹陷,引擎蓋打開,受損嚴重,車頭幾乎全毀,甚至直接被撞出道路外,而Cybertruck僅見擦傷。車友驚嘆,這根本是最強勸敗文!

品牌加分不小 獲利挹注不大

綜合媒體報導,高盛分析師Mark Delaney表示,雖然Cybertruck的性能令人印象深刻,消費者或有濃厚的興趣,但外界關注的是其價格及生產難度對產量提升的影響,他認為Cybertruck在2024年的交付量約5萬輛。

摩根史坦利分析師Adam Jonas則是推估,Cybertruck在2024、2025年的交付量分別為3萬輛和7.8萬輛,在2025年前,Cybertruck在特斯拉的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可能不足5%,利潤幾乎為「零」。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Tom Narayan提到,最便宜的Cybertruck售價較原先公布的高出50%,恐令其宣稱的百萬訂單最後的轉化率會降到20%以下,或許特斯拉在完成第一批車輛的交付後,價格有下修的空間。CFRA分析師 Garrett Nelson也說,Cybertruck的價格恐怕會讓一些消費者選擇先取消預購,等特斯拉接下來價格調整時再行動。

Tom Narayan表示,Cybertruck並不會對特斯拉在2024年帶來多大的利潤,而是象徵公司的指標性產品,確立特斯拉在市場上的領先地位,吸引客戶投入其主流的Model 3和Model Y產品上。Wedbush分析師Dan Ives也指出,Cybertruck的功能在提醒大家特斯拉在電動車市場的主導地位,在創新和認知度方面的領先優勢,進一步擴大其光環效應,但財務上的挹注2024年應該還看不到。

別怪市場頻頻唱衰,因為馬斯克自己也是持類似的看法。特斯拉原先提到,Cybertruck年產量可達12.5萬輛,目前已有100萬人預訂Cybertruck,預期2025年有望生產25萬輛。不過,馬斯克坦言,「Cybertruck讓我們自掘墳墓」,雖然Cybertruck是一個很棒的產品,但在實現量產上仍有很大的挑戰,以提供人們可負擔的價格來實現正現金流,或許需要一年到18個月的時間,Cybertruck才能有顯著的正現金流貢獻;同時他也提到,特斯拉的目標是一年生產25萬輛Cybertruck,但他認為2025年前無法達標。

麻煩事還沒完,根據路透報導,由於Cybertruck所使用的4680電池乾式塗層技術還沒有達到工業化規模量產的水準,目前產量僅能滿足2萬4,000輛Cybertruck使用,遠不足以應付特斯拉喊出的目標數25萬輛的十分之一,為Cybertruck的前景再添一層陰影。

新車沒賺頭 舊車營收陷瓶頸

即然新車款Cybertruck短期內不給力,那麼特斯拉就只能靠既有車款來獲利,只是情況似乎並不樂觀。

特斯拉財報顯示,2023年第三季的營收233.5億美元,年增9%,遜於分析師預期的年增12%至240.6億美元,放緩程度超出預期,為年內最低年增。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GAAP)調整後每股盈餘(EPS)為0.66美元,低於2022年同期的1.05美元,下降幅度達37%,遜於分析師預期的下降29.5%至0.74美元。

第三季調整後淨利23.18億美元,年減37%,低於分析預期的25.6億美元, GAAP毛利率則為17.9%,略遜於預估值18%,年減719個基點,超過第二季的682個基點。受到降價衝擊,第三季的汽車業務毛利率降至16.3%,低於分析師預期的17.7%,遠不如去年同期26.8%。

特斯拉第三季交車量約43.5萬輛,較第二季減少近7%,不但低於市場預期的44萬到45.5萬輛,且為去年第二季以來首次下滑,第三季汽車產量更是季減10.3%至43萬台。雖然馬斯克已在稍早預警,由於今夏廠房升級將影響第三季產量及交車量,但實際數字依舊低於華爾街預期引人憂慮,不過馬斯克仍強調,今年交車量維持180萬輛的目標不變。

而在最新公布的交車數據中,特斯拉2023年全球交車量達到181萬輛,優於華爾街預期,也兌現公司原本設定全年180萬輛的目標,不過,去年第四季特斯拉的交車量為484,507輛,而比亞迪去年第四季純電動車的交車量為526,409輛,比亞迪超越了特斯拉,讓特斯拉失去了銷售冠軍的龍頭寶座。

面對這樣不好看的數據,馬斯克則是將矛頭指向通膨與高利率。他表示,高居不下的利率影響民眾買車的意願,尤其當人們是以貸款的方式來購買時,將承受更大的財務壓力,因此特斯拉壓低價格也是不得已,而即便在降價後,熱門款Model Y休旅車的價格對消費者而言「幾乎沒有變化」,因為借貸成本升高了,同時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也會影響民眾買車的意願,這些因素都影響特斯拉的銷售表現。

屋漏偏逢連夜雨,特斯拉旗下Model 3後輪驅動款及Cybertruck全輪驅動款,因使用中國製電池,將自2024年起被美國《通膨削減法案》(IRA)踢出補助名單,原先每輛車最高可獲7,500美元的補助款。

內憂未除外患已至 強勢工會壓境

向來反對籌組工會的馬斯克這回似乎在北歐踢到鐵板。綜合外媒報導,瑞典金屬業工人工會IF Metall自2017年起要求特斯拉與機械技工簽署集體勞資協議,但一直遭到特斯拉方面的拒絕,因此自2023年10月起開始發動罷工,隨後瑞典有大批電氣技工、清潔工、汽車零件商、碼頭工人等加入,拒絕為特斯拉提供服務,瑞典郵政人員則是拒絕將車牌送到特斯拉車主手中,以表達聲援。

面對這種局面,馬斯克以「太瘋狂」來形容,不示弱的一狀把瑞典運輸局和郵政局告上法院,指瑞典政府有義務依照憲法為車主提供車牌,並提出求償。然而,此案先是經地方法院裁定,瑞典郵政局暫時不需要向特斯拉提供車牌,隨後瑞典上訴法院駁回了特斯拉的上訴,特斯拉尋求司法途徑突圍遭到挫敗。

特斯拉此舉形同提油救火,罷工風潮隨即從瑞典向周邊國家擴散。挪威最大民間企業工會Fellesforbundet宣布拒絕運送特斯拉電動車至瑞典,工會領袖埃古姆(Joern Eggum)說,與資方簽署集體談判協議是勞工權益一部份,特斯拉不能置身事外。

丹麥貿易工會3F Transport也拒絕為特斯拉運貨至瑞典,主席維拉德辛(Jan Villadsen)認為,以IF Metall為首的瑞典工會和工人「正打一場難以置信的重要戰役」,所以3F會全力支持,希望特斯拉儘快跟瑞典工會達成集體談判協議,他強調,北歐地區就是有勞動市場的協議,誰要在這裡做生意都得按規定行事。他並向馬斯克喊話:「即使你是世界最有錢的人之一,你也不能我行我素。」

芬蘭汽車與運輸工會AKT也宣布停止在港口卸下將送往瑞典的特斯拉,全力支持瑞典工會的罷工行動,強調北歐的勞動市場模式就是加入集體勞資協議;芬蘭工業工會也表達,若有需要,他們也會加入罷工的行列。

與此同時,丹麥最大退休基金之一PensionDanmark決定,賣出特斯拉持股來抵制,該基金表示,由於衝突已經擴散到丹麥,而特斯拉非常明確地拒絕與工會達成協議,因此決定將特斯拉列入排除投資名單。挪威主權基金也出面喊話,要求特斯拉應尊重基本人權,包括工會集體協商薪資的權利。根據LSEG數據顯示,挪威主權基金目前是特斯拉的第七大股東,持有約0.88%的股份,約68億美元。

特斯拉在美國一樣有著來自工會的壓力。在2023年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針對底特律汽車三巨頭通用、福特和Stellantis的罷工行動中,特斯拉一度被認為是獲利的一方,事實上特斯拉則是UAW鎖定的下一個目標,期盼該車廠能組織工會,據悉,特斯拉在加州的費利蒙工廠目前設有一個UAW組織的委員會,成員正在與討論集體談判的優勢,且UAW已承諾提供一切必要的資源。

而美國統統拜登在被問及是否支持UAW推動豐田和特斯拉的汽車工人加入工會時,拜登對此表示「絕對支持」,並且對於工會在提高薪資福利、擴大工會人數方面的努力給予肯定。

特斯拉要如何應對?在德國最大工會IG Metall的施壓下,特斯拉宣布為當地1.1萬名工人調薪4%,並發放每人1,500歐元的一次性獎金,並自2月起德國工廠員工每人年薪將增加2,500歐元。美國內華達州電池工廠工人時薪自2024年起將調漲10%。傳出特斯拉今年將不發放績效股票獎勵,但基本薪資仍會調整,過往,特斯拉採取發放績效股票獎勵的方式來提高員工薪資,避免工會的組成。

特斯拉的下一步,大家都在看。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