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有種病叫成功病!巴菲特:他最大挑戰之一,幫超級富豪朋友回到窮小子時狀態

《預見未來自我》書摘精選

披頭四堪稱是有史以來最棒的樂團。圖/美聯社
披頭四堪稱是有史以來最棒的樂團。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美國排名第二的富豪巴菲特曾說,他最大的挑戰之一,是幫助超級富豪朋友回到當年窮小子時的狀態:每天一早就從床上一躍而起,充滿熱情地開始工作……。有種病叫成功病,使人們放棄努力、專注、紀律、教學、團隊合作、學習並關注細節,這些都是當年讓他們的技能達到爐火純青、贏得成功的要素。」——國家美式足球聯盟教練比爾.威爾許(Bill Walsh)

當年風靡全球的披頭四樂團(The Beatles),曾在極短的時間內改變了音樂界。他們在一九六三年以《請取悅我》(Please Please Me)一曲爆紅,但是在一九六九年錄製的《隨它去吧》(Let It Be)和《艾比路》(Abbey Road),竟成為樂團的最後作品。

為什麼這個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樂團,會在發行第一張專輯的七年後就解散了?他們獲得驚人的成功:不但成為全球知名的偶像,而且輕輕鬆鬆就有數百萬元落袋。

成功後隨之而來的是所處環境變得更複雜了。披頭四樂團剛成軍時,就是四名熱愛音樂、關注同樣事物和目標一致的男孩玩伴。但是爆紅後,他們的處境和目標就變得複雜、也不再團結,內部的分歧日益擴大。

愈來愈多的外部人士,發言指點披頭四樂團該做什麼,當他們的經紀人布萊恩.愛普斯坦(Brian Epstein)於一九六七年去世後,藍儂(John Lennon)和麥卡尼(Paul McCartney)對於如何管理樂團無法取得共識。雖然披頭四堪稱是有史以來最棒的樂團,但是他們的成功、以及伴隨成功而來的一切,最終卻導致了樂團的覆亡。

請大家務必戒慎恐懼,你的未來自我面對的最後一個威脅竟然是成功。披頭四樂團染上了所謂的「成功病」—— 成功反噬自我 —— 而這種情況其實屢見不鮮。

成功很難應付,大多數人會在人生開始好轉後自取毀滅。《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蓋伊.漢德瑞克(Gay Hendricks)提出了所謂的「上限問題」(the upper limit problem)概念,用來解釋成功為何會帶來反效果。漢德瑞克認為,我們都有潛意識的舒適底線,當我們在某個領域獲致成功時,就會下意識地自我破壞以回到該底線,他指出: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恒溫器,負責決定我們允許自己享有多少的愛、成功和創造力。當我們的表現超過這個內在恒溫器的設定時,我們往往會幹一些事來破壞自己,好讓我們回到那個能讓自己安心且熟悉的舊區域。

如果你的手頭一向不寬裕,那麼開始賺錢手頭寬裕後,你很可能會下意識地做一些蠢事,把掙來的錢沖進下水道。這就是為什麼,想要在你選擇的領域獲致成功,你需要清楚掌握未來自我,並且長期專心地耕耘。當你不斷投資於未來自我,並且透過刻意練習來實現目標,成功絕對唾手可得,而且創造出的未來遠比最初的構想還要偉大。

然而,當你的能力愈來愈強時,情況也會變得更加複雜。剛開始你只需全力發揮熱情或長才,但是之後會有愈來愈多的紛擾湧入,例如:管理金錢、時間和人脈關係。每個決定都必須快速過濾,以免陷入分析癱瘓。

當你的焦點和長期願景被短期的勝利排擠掉時,原本的單一目標就會變得模糊不清而使你分心。如果無法管理和過濾複雜性,你的流程和焦點就會被淹沒,很難分辨哪些才是真正重要的事物。即使你更努力工作,卻再也無法像之前那樣大有斬獲。隨著你日益分身乏術,目標模糊和思緒發散的情況終將導致你的垮台。

暢銷書作家葛瑞格.麥基昂(Greg McKeown)指出:

為什麼成功的人和組織不會自動地成功下去?其中一個重要的解釋是我所謂的「清晰度悖論」(the clarity paradox),可以歸納為四個可預測的階段:

●第一階段:當我們真正擁有清晰的目標時,它會令我們成功。

●第二階段:當我們獲致成功時,它會為我們帶來更多的選擇和機會。

●第三階段:當我們擁有更多的選擇和機會時,我們開始身兼多職。

●第四階段:身兼多職破壞了當初令我們成功的清晰度。

人們常為了成功而過度誇大其重要性,但怪的是成功竟成了失敗的催化劑。

作家暨哲學家羅伯.布勞特(Robert Brault)曾說:「我們未能達成目標並非遇到阻礙,而是被一條通往次要目標的明顯道路給吸引。」你愈成功,就有愈多次要目標不請自來。當你遇上的機會愈多和勝利速度愈快,你愈要不斷更新願景,濾除九九%可能會分散精力和注意力的無關緊要之事。

在你所做的事情上獲致成功,遠比維持及擴大成功簡單得多。在體壇也是如此,達到巔峰的隊伍很少能重複奪冠,他們往往因為目標實現而志得意滿,然後注意力也跟著轉移。成功雖會帶來機會,卻也會令球員分心,不再像過去那樣專心鍛鍊與刻意練習。

當事情進展順利時,人很容易變得軟弱和怠惰,你不再乖乖遵守那些讓你取得現在地位的紀律。在小說《那些留下來的人》(Those Who Remain)中,作者麥可.霍夫(G. Michael Hopf)寫道:

艱難時代造就強者,強者創造了美好時代,美好時代造就弱者。

當日子變得好過了,人們就不再全心專注、也不再全心投入。他們不再朝向更大的未來自我邁進,耽溺於短期的小確幸,他們的行動和作為造就了不必要的壞時光。謹記收穫法則:你種什麼,就會收穫什麼。

放眼全球,每個被歷史傳誦的偉大國家或帝國,最終都走向滅亡或沒落,其失敗是成功所致。著名的夫妻檔歷史學家威爾.杜蘭(Will Durant)與艾芮兒.杜蘭(Ariel Durant)合著的《讀歷史,我可以學會什麼?》(The Lessons of History)中介紹了許多國家的興衰史,書中指出人類文明曾經歷三個核心階段:

1 狩獵;

2 農業;

3 工業。

狩獵階段的重點是個人,這個階段的人類殘酷、野蠻且極度好鬥,每個人都以自己為中心。農業階段的重點是家庭,人們早婚也很早生育,以便增加務農所需的人手,離婚則十分罕見。由於農民之間彼此會易貨交易,所以合作多於競爭。工業階段的重點是群體活動,隨著技術和社會的發展,人們離開農村到城市生活,婚姻不再如此重要,人們生育數量也變少了,政府、教育和技術取代了宗教。

杜蘭夫婦認為,這就是人類社會墮落的開始,因為個人如果想在社會群體中蓬勃發展,就必須遵守有利於團體(而非個人)的道德準則,這些準則對於極度崇尚個人主義的人來說很難遵守。如果沒有宗教為人生的道德準則提供意義,人就沒有理由去做有利於群體的事情。隨著宗教的淪喪,最終共產主義崛起了,進一步削弱了自由和進步。

杜蘭夫婦認為,共產主義之所以失敗,主因為人類之間的不平等,本是大自然和社會的一個基本面向,但共產主義卻試圖強行實現平等,因而破壞了自由和自治。當你剝奪了人們的自由,人們並非出於自由意志來支持社會進步,社會乃隨之崩潰瓦解。杜蘭夫婦解釋說:

天堂和烏托邦就像井中的水桶:當一桶下降時,另一桶就會上升;當宗教衰落時,共產主義就會增長。

杜蘭夫婦認為,目前身為全球超級強權的美國,最終會因為重蹈史上眾多帝國的覆轍而崩潰瓦解。

然而美國億萬富豪暨橋水基金的創辦人瑞.達利歐(Ray Dalio)卻有不同的看法,達利歐在他的著作《變化中的世界秩序》(Principles for Dealing with the Changing World Order)中,指出了社會覆亡的主要原因。57 就跟所有企業一樣,當國家背負極高的債務、生產力下降,而且內部嚴重分裂時,國家就即將崩潰。儘管美國仍然強大,但是達利歐認為美國在許多方面都符合上述條件。

不論是個人、團隊、組織或國家,可能都不擅於應對成功。獲致成功是一回事,但擴大成功又是另外一回事。當事情開始好轉時,你甚至可能鬆懈下來。

那麼,這件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如果你很清楚你的未來自我,並且持續投資他,你會獲致成功。你將體驗到知識、技能、金錢和人際關係產生的複合效應。但是隨著成功的擴大,你將面對驚人的複雜性。

為了防止崩潰,你必須不斷地確立你的未來自我。成功會導致分心,還會屈就於次要的目標。如果你分不清楚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你的內心就會對於應該全心全力投入哪件事情上出現分歧。正如《聖經》所言:「心懷二意的人,在他所有的道路上都是搖擺不定的。」

這就是為什麼成功會是未來自我會面臨的巨大威脅。

結論:未來自我面對的威脅

你的未來自我並非不能改變。

你的人生方向有無限多的可能。

你的未來自我是不可避免的存在。

如果往後的兩年、五年、十年或二十年你還活著,那麼你將成為「某個人」。所以,請你問問自己:未來自我會是什麼模樣?這或許是所有人最重要、也是最有必要弄清楚的問題。

在本書的第一部分,我們介紹了未來自我面臨的七大威脅。這些威脅如果不加以控制,將導致你的未來自我淪為一位無法充分發揮潛能的人。

觀迎各位造訪FUTURESELF.COM,網站上可以找到相關資訊。

接下來,我們將深入探討有關未來自我的七大核心真理。當你完全掌握之後,就能決定未來自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而且能創造一個超乎你想像的人生。

文章來源:班傑明.哈迪著《預見未來自我:用未來自我學會活在當下、校準生活,每天創造屬於你的成功版本》,商業周刊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