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罹癌期間可以運動嗎?最新科學研究: 要好就要動

《動結癌症》書摘精選

絕大多數的癌症醫生都希望病人能夠運動,但會實際建議患者安排運動計畫的醫生卻不到四分之一。圖/freepik
絕大多數的癌症醫生都希望病人能夠運動,但會實際建議患者安排運動計畫的醫生卻不到四分之一。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運動腫瘤醫學研究先驅施密茨博士根據最新科學證據,針對抗癌各個階段,一直到癌後餘生以及癌友最在意的八大副作用:焦慮、鬱、疲勞、生活品質、淋巴水腫、生理機能、骨骼健康和睡眠等,設計出癌友專屬的「動」結癌症計畫。

謝麗爾.霍格爾(Cheryl Hogle)是曾參加過我的研究的受試者,她的故事極具代表性,從中可以看出,在癌症治療期間和治療後運動,不僅能改變身體,還可以改變心態。她的經歷也說明了長期以來大眾對罹癌期間運動抱持的某些迷思,讓許多人錯失受惠的機會。

謝麗爾現在退休了,之前她在明尼蘇達州艾代納市(Edina)擔任助教,一直都有定期做乳房X光檢查和癌症篩檢的習慣,因此當發現某側乳房發紅,且遲遲沒有消散時,她去看了醫生。醫生認為是感染,開了抗生素,還把她轉介給乳房外科,看診時間安排在一週後,到時抗生素也吃完了。因為發紅仍未消退,她如期去找乳房外科醫生看診,醫生又開了抗生素。吃完第二次抗生素後發紅依舊,於是謝麗爾請初級照護醫生將她轉介給其他外科醫生。新的外科醫生為她做了超音波檢查,結果並無任何異常,接著又做了切片。醫生告訴她只是想確認一下,應該不是癌症。

然而切片結果顯示,她確實罹患癌症。和多數乳癌患者一樣,手術是謝麗爾接受的第一個癌症療程。外科醫生切除她乳房的癌組織時,發現已經蔓延至淋巴結,三週之內,謝麗爾接受了三次手術,五年存活率也突然只剩50%。她的治療包括化療和放療,以及服用五年的泰莫西芬(tamoxifen,一種雌激素阻斷劑),以防止癌症復發。

她是在確診乳癌快滿一年時,才出現淋巴水腫的。人體任何部位都可能發生淋巴水腫,這是因為淋巴系統積聚過多液體所導致。多數乳癌患者術後手臂和軀幹會出現淋巴水腫的副作用,不但感覺非常不舒服和疼痛,還會影響活動力。

我會認識謝麗爾,是我們的共同朋友(她的按摩治療師)告訴我,她可能是很不錯的受試者。當時我正在進行一項研究,探討乳癌手術後出現淋巴水腫的女性是否適合進行重量訓練。那時謝麗爾告訴我,她從不運動,連健身房都從沒踏進去過一步。

在這項研究中,我們告知女性受試者希望她們做哪些重量訓練,並提供一份圖文並茂的教學手冊,逐步說明每項訓練的方法。我們要求受試者在健身房運動13週,這段時間我們在一旁指導協助,之後則請她們自行完成相同訓練,同樣為期13週。

謝麗爾第一次走進健身房時,手臂因為淋巴水腫變得又腫又緊,感覺沒什麼力氣。她轉不開水瓶蓋、無法伸手過頭去拿高處的東西,就連手提食材雜貨這類日常瑣事都變得吃力,甚至成了艱鉅任務。

我們的重量訓練從非常小的重量開始,在計畫前半段結束時,謝麗爾的肢體已經恢復力量和靈活性。但更重要的是,在她覺得自己無力掌握眼前一切時,這些運動給了她力量。

「被診斷出罹患嚴重癌症時,你真的會茫然失措,」謝麗爾說,「但運動給了我主動出擊的機會。淋巴水腫不僅會對身體造成影響,也會影響心理。我們這個計畫從非常小的重量練起,我才能進步這麼多。這給了我力量,因為你會希望能重拾以前那種生活,那種想做什麼就能做到的感覺,游泳、打網球或園藝,任何你以前會做的事。」

謝麗爾真心覺得這項計畫給她極大的力量,她還因此成立一個互助團體,專門幫助同樣在術後出現淋巴水腫的女性。「完成整個運動計畫後,我深受鼓舞,決定站出來做這件事。」謝麗爾說,「以前的我是不會說這種話的,但現在我逢人就說:『嘿,來加入我們成為雙城淋巴水腫互助會的一員吧!』」

雙城淋巴水腫互助會的理念是,將來自明尼亞波利斯市和聖保羅市(明尼蘇達州兩大城市)有慢性淋巴水腫的女性集結在一起,大家集思廣益、相互扶持,也幫助新病友。她們認為這件事非做不可,因為許多癌友的腫瘤科醫生或乳房外科醫生,都不太了解怎麼治療或處理淋巴水腫。

「我的醫生很好,但他們太執著於治療了。你去找外科醫生看診時,他們腦中想的都是手術。」謝麗爾說,「我記得回診時,我跟外科醫生說:『我的手舉不太起來。』他說:『嗯,有時候會這樣。』我心想:『對,但這並不是我想聽到的回答。』」

這是許多癌友的共同經驗,運動也一樣。治療期間,謝麗爾的醫生從沒跟她提過運動,就連完成治療後的這十多年來也沒有。

會有這種情況,並非醫生不認可規律運動對癌症患者的好處,恰恰相反,絕大多數的癌症醫生都希望病人能夠運動。最近一項針對900多名癌症醫生、護理師和醫生助理所做的研究發現,有80%的人贊同應該建議患者做些體能活動。

然而如前所提,會這麼做的醫生不到半數,而會實際建議患者安排運動計畫的醫生,更不到四分之一。他們說,主要原因是看診真的太忙了,根本沒時間跟患者討論運動這件事,或是覺得患者不會接受。

但現實是,當面對罹癌這種重大的人生轉折,絕大多數癌症患者(高達90%)都希望醫生能告訴他們如何從生活方式切入(例如體能活動等),提高戰勝癌症的機會。

由此可知,癌症患者想知道運動能如何幫助自己,醫生也想讓病人知道這些事,但出於種種原因,醫生沒有跟病人說。這就是我寫這本書的原因:讓每個癌症患者都能獲得這些資訊,並在治療期間和治療後因運動受惠。

文章來源:凱瑟琳‧施密茨博士著《動結癌症:美國運動腫瘤醫學專家給癌友的第四類抗癌處方》,天下生活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