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對華貿易逆差大幅降低 華爾街日報:美並未戒斷中進口商品

  • 中時即時 藍孝威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2023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降至十多年來的最低點。《華爾街日報》分析,乍一看,這似乎是由前美國總統川普2018年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高額關稅導致的兩國經濟脫鉤。但實際上,美國並沒有像相關數據顯示的那樣戒斷中國進口商品。中國和西方的製造商已經找到了許多繞過關稅的方法。但如果關稅進一步上調至60%呢?川普正為完成這項工作煞費苦心,如果今年秋季再次當選,他將對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徵收60%或更高的關稅。

美國商務部當地時間7日表示,去年美國商品貿易逆差總額從2022年的1.2兆美元縮減至1.1兆美元。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降至3.9%,為十多年來最低水平。

上述數據的大部分縮減是通過對華貿易縮減來實現的。去年,這一數字縮減了1000多億美元,降至2810億美元,為2010年以來最低水平。

貿易逆差縮小的一個原因是,美國進口商可能在2022年訂購了過多商品,導致庫存膨脹,因此即使消費維持強勁勢頭,2023年的進口也減少了。

更根本的是,貿易逆差的縮小誇大了美國對中國製造商品消費的減少程度。隨著貿易戰的升溫,許多製造商開始將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以規避美國的關稅。因此,美國對墨西哥去年的貿易逆差躍升至1520億美元,是2017年的兩倍多。美國對墨西哥的進口額去年超過中國,為至少15年來首次。美國與越南去年的貿易逆差為1050億美元,幾乎是2017年的三倍。

分析稱,在美國從越南和墨西哥增加的進口中,很多商品的生產要素實際上原產於中國。由於數據上的差異,很難說其中有多少。不過,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最近的報告說,從2017年到2020年,即使中國在美國製成品進口中所佔的比例有所下降,但中國在美國消費的商品的附加值中所佔的比例實際上卻在上升。

此外,中國公司一直在利用美國貿易法中一項已有數十年歷史的條款,該條款允許價值低於800美元的包裹免稅進入美國。耶魯大學經濟學家Amit Khandelwal和一位合著者彙編的聯邦數據顯示,根據「微量」例外規定進入美國的包裹數量自2017年以來增加至原來的3倍,去年達到10億件。

分析稱,這並不意味著關稅沒有影響。Khandelwal等人發現,關稅使受影響商品的進口減少了30%;其中一部分是通過購買其他中國、外國或美國製造的商品彌補的。作者估計,美國經濟付出的總成本為GDP的0.04%,消費者方面的損失略微抵消了美國生產商和美國財政部的收益。

麻省理工學院的David Autor和合著者進行的另一項研究發現,那些本地企業可從關稅中受益的縣略微增加了就業。但平均而言,中國反制帶來的損失蓋過了這些益處。

分析稱,中美經濟脫鉤的根本障礙在於,中國在世界製造業中的主導地位讓人很難找到替代品。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是產量超過國內消費能力,這決定了中國必須出口剩餘產品。隨著房地產投資的崩潰削弱經濟增長,執政的中共更加倚重製造業,儘管許多公司已經不盈利。

「2024年將是產能過剩之年,中國出口商面臨的壓力將是巨大的,」中國歐盟商會名譽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表示。「在風力渦輪機和太陽能電池板領域,所有企業都在虧錢。在汽車領域,一家公司賺錢,其他100家公司賠錢。」

分析指出,如果加徵25%的關稅幾乎不能減少美國對中國的依賴,那60%的關稅是否會發揮更大的作用呢?也許會。Khandelwal對35%關稅產生的影響進行了計算。他估計,這對進口和由此產生的成本的影響要大得多,相當於GDP的0.8%。

不過,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Brad Setser預測,中國將加大力度規避或抵消更高的關稅。他說:「拆解產品,取出幾個螺絲釘,找到另外的螺絲釘供應商,運到第三方,這樣就不是百分之百的中國成分了,然後在第三方包裝出口,這樣做的動力是巨大的。」他還表示,美國公司則會更多地利用最低限額豁免規則。

分析稱,這並不意味美國和中國注定不能脫鉤。從歷史的角度看,供應鏈的變動是循序漸進的。通常的情況是,先是一個步驟或一個部件轉移到境外,然後就會發展出整個供應商生態系統。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從第三國進口產品中的中國成分勢必會減少。

「對發展中國家的綠地外商直接投資保持不變,但流向非中國和非俄羅斯國家的比例卻大大上升,」麥肯錫報告的作者之一Olivia White說。「這與投資幫助這些國家提高能力、做更多事情是一致的。」

分析舉例,為了把印度打造成一個手機生產基地,蘋果公司(Apple)正在把更多的供應商轉移到那裡。三星(Samsung)在越南也採取了同樣的策略。

問題是,中國公司的做法與他們如出一轍。為了規避美國的關稅,中國的電動汽車和電池公司正在墨西哥、韓國和摩洛哥等與美國有貿易協定的國家建設或考慮建設新工廠。

Setser預測,為了彌補對美國出口的下降,中國將壓低人民幣匯率,以促進對未加徵關稅國家的出口,擴大中國企業在這些經濟體的存在。

當然,美國可以通過對其他貿易夥伴徵收關稅來阻止這些產品的進口。川普已提議對所有進口產品徵收10%的關稅,而不僅僅是來自中國的產品。

分析警告,「不過,如果這樣做,將導致美國不僅與中國,而且與整個世界脫鉤。」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