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謝伯讓:面對資訊過載的大腦因應之道

《過載:洞察大腦決策的運作,重整過度負荷的心智和人生》導讀

大腦的記憶力有限,但各種協助記憶的「外掛策略」無所不在。圖/freepik
大腦的記憶力有限,但各種協助記憶的「外掛策略」無所不在。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2011 年,我購買了人生中第一台智慧型手機,同時也開始接觸當時最流行的即時通訊軟體和社群媒體。在當時,使用即時通訊軟體的朋友人數仍不算多,社群媒體上的資訊也都還在「可控」的範圍之內,在個人的臉書河道上,甚至還有機會能在滑動幾分鐘後就「見底」。但是很快地,科技和資訊的變化就進展到令人難以掌握。二十多年過後,仍在使用智慧型手機的人們,應該都會遇到一個十分惱人的困境:通訊軟體的簡訊內容已經多到難以消化。有很多時候,群組中的通訊內容根本就多無法一一細讀,只能選擇一鍵略過。而臉書河道上,則是不管如何快速地滑動,都會有永無止盡的新資訊冒出。

而這樣的現象,其實並不僅止於通訊和社群軟體。我們生活在資訊爆炸的年代,當今的資訊生產速度,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和承載。根據粗略的估算,全世界即時通訊軟體的簡訊數量每分鐘超過一億則;視訊和語音通話每分鐘超過一百萬次;IG和臉書等社群媒體每分鐘的分享圖文超過一百萬則;Youtube 和網飛的影片總長度則是超過一億五千萬個小時。

當資訊量遠超過大腦記憶力的負荷時,我們究竟該如何應對?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人類早已不是第一次面對。綜觀人類的近代演化歷史,在將近五千至一萬年前的人類農業革命時期過後,就因商業需求而產出了大量交易資訊紀錄,而這可能就是人類第一次面臨資訊超載的時刻。當時人類的因應之道,就是創造出文字和數字紀錄來將大腦記不住的資訊「外部化」。

同樣地,當人類大量聚集並進入中央集權的時代之後,在祭祀、歷史和其他知識領域,文字和石板或紙書等「記憶外掛」的出現,也讓我們記憶能夠透過「外延」的形式被記住、散播和流傳下去。

這種將記憶外部化的做法,一直是人類在面對資訊超載時的典型作法。例如每日要面對大量商業或人際訊息的企業主管或政治人物,通常也會將超載的資訊外包到私人秘書或電子記事本上,讓這些外掛的記憶體來提醒我們各種該記住卻記不住的資訊。

2011年發表於《 科學》期刊上的「谷歌效應」,也顯示出用慣網路搜尋引擎的受試者,會想要把記憶資訊的工作外包,讓搜尋引擎去協助記憶超出大腦負荷的過多資訊。該實驗發現,人們想要回答複雜問題時,腦中時常會先想到搜尋引擎。而且當受試者知道眼前的某個訊息會被儲存在電腦或網路上時,就會刻意不去記憶該資訊的內容。該實驗也發現,在面對網路和搜尋引擎時,人們傾向於去記住資訊的保存位置(資訊位於哪個網站或是如何搜尋到該資訊)而非去記住資訊的內容。這些現象都告訴我們一個鐵錚錚的事實,就是大腦的記憶力有限,而且各種協助記憶的「外掛策略」無所不在。

在明白了人類喜歡將超載的資訊外包給各種「記憶外掛」的現象之後,大家可能會開始納悶:如果我們請不起私人秘書、不擅長使用電子記事本、或是在面對無法使用谷歌的情境(例如每天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龐雜資訊)時,腦科學是否能夠提供我們一些管理和記憶資訊的「外掛」訣竅呢?

關於這個問題,加拿大蒙特婁麥基爾大學心理學教授列維廷在本書中提出了一個指引方針。諸如空間資訊、社交資訊、時間資訊、人生重要決策相關資訊、商業企業管理資訊等,列維廷都在書中提出了符合大腦習性的各種資訊管理建議。除此之外,在教育、資訊判讀,以及激發創意等面向,列維廷也都提出了獨到的見解。

如果你也在資訊洪流中掙扎想著不被淹沒,那麼《過載》這片浮木,或許就是能讓你逃過滅頂之災的關鍵。甚至它還可能成為一只方舟,帶你在資訊的大海上乘風破浪,重整過度負荷的心智和人生!

(本文作者謝伯讓,台大心理學系教授。)

文章來源:丹尼爾.列維廷著《過載:洞察大腦決策的運作,重整過度負荷的心智和人生》,鷹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