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為什麼倫敦的計程車司機海馬迴特別發達?

《過載:洞察大腦決策的運作,重整過度負荷的心智和人生》書摘精選

海馬迴中有專門的細胞負責記憶特定位置,倫敦計程車司機的海馬迴較年齡和教育程度相當的其他人來得大。圖/freepik
海馬迴中有專門的細胞負責記憶特定位置,倫敦計程車司機的海馬迴較年齡和教育程度相當的其他人來得大。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我們的家通常在規劃方面比不上像是王牌五金行、GAP 或是蘭蔻專櫃來得有組織。後者是由市場力量推動,加上雇用人力維持,你家的情況則不同。

一個解決方法是在家中運作系統,以克服混亂的場面—利用基礎設備追蹤物品、分類並將它們放置在找得到且不會弄丟的位置。組織化系統的任務是讓我們能在花費最少的認知努力下,獲得最大量的資訊。問題是,運用系統組織我們的家和工作場所是項艱鉅的任務;我們擔心會花費過多時間和精力來推動它們,並且就像是新年新希望下決心要減肥一樣,我們無法長時間堅持下去。好消息是,在有限的程度上,我們都已經運用組織化系統,保護我們免受混亂包圍。

我們很少弄丟刀叉,因為這類物品通常會放在廚房的銀器抽屜裡。我們也不會弄丟牙刷,因為它們通常會放在特定的室內,並有特定的存放地點。但我們確實會弄丟開瓶器,我們常常將開瓶器從廚房帶到娛樂室或客廳,然後忘記剛剛將它們擺在哪裡。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梳子身上,如果我們習慣將它們帶出浴室。

如此看來,大部分遺失的物品都是結構性因素造成的—也就是那些在我們生活中各式各樣不能如牙刷般被限定在特定位置的物品。拿老花眼鏡來說,我們戴著它到不同的房間,因為沒有指定的擺放地點,所以很容易放錯地方。今日我們已經充分瞭解上述這點的神經科學基礎,稱為海馬迴的特殊化大腦結構專職負責記住物品的空間位置。這在整個人類的演化史上極為重要,可用來追蹤可能找到食物和水的地點,更不用說各類危險的所在之處。

海馬迴是存放記憶的重要中心,即便在鼠類(rats and mice)身上也能發現。埋藏堅果的松鼠就是靠著牠的海馬迴,幫助牠在幾個月後還能從數百個不同地點找回堅果。

今日在神經學家之間流傳一篇著名的論文,研究一群倫敦計程車司機的海馬迴功能。倫敦所有的計程車司機都必須通過城市交通路線的常識測試,準備這項考試可能要花上三到四年的時間。在倫敦開計程車特別困難,因為它的道路規劃不像大多數美國城市一般是網格系統;許多街道並不能連續通行,中斷後會在一段距離外的某處重新以相同街名繼續下去,許多街道都是單行道或是只能從限定的路線進入。要在倫敦當一名有效率的計程車司機,需要卓越的空間(地點)記憶能力。在幾個實驗中神經科學家發現,倫敦計程車司機的海馬迴較年齡和教育程度相當的其他人來得大,為了記住所有地點的資訊,它們的體積增加了。

近來我們還發現,海馬迴中有專門的細胞(稱為齒狀顆粒細胞)負責記憶特定位置。記憶地點的能力歷經超過萬年的演化,好讓我們記住像是樹、水井、山脈、湖泊等固定事物。它不僅能記住大量對我們的生存而言至關重要的靜物,還極為準確。但是要記住會改變地點的物品位置,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這就是為什麼你記得牙刷的位置,卻找不到你的眼鏡。這也是為什麼你搞丟的是你的車鑰匙,而不是車子(家裡有無數可能的地方可以放鑰匙,但相對來說能停車的地方比較少)。古希臘人已經知道記憶地點的現象,他們所設計的著名記憶系統「地點記憶法」,靠的就是我們能將想記住的對象連結到我們熟悉地點的生動記憶,好比家中的房間。

文章來源:丹尼爾.列維廷著《過載:洞察大腦決策的運作,重整過度負荷的心智和人生》,鷹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