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朝聖之旅》告別艾雷依依不捨 回憶滿滿不虛此行

  • 中時即時 王爵暐
滿載另一批飄洋過海遠道而來的威士忌老饕客輪,緩緩地從我們身旁駛過。期待你們同樣可以收獲滿滿不虛此行!(王爵暐攝)
滿載另一批飄洋過海遠道而來的威士忌老饕客輪,緩緩地從我們身旁駛過。期待你們同樣可以收獲滿滿不虛此行!(王爵暐攝)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站在即將告別艾雷的渡輪甲板上,一艘貌似「搶救雷恩大兵」裡滿載阿兵哥準備搶上奧馬哈灘頭的小船,正加足馬力逆流而上,強勁海流與嘶吼的引擎,在險惡的海峽中央彼此拉扯;突然間,耳邊只剩風聲、海潮以及平緩的機械動力迴響,視界裡仍清晰可見的藍白相間小船已穿過那道橫亙在兩座島嶼間的激流,正被潮水推向最接近碼頭的航線,慢條斯理的駛向此行未能一親芳澤的孤島-Jura;她的美,始終只構築在距離和想像之上。

從Port Askaig駛出的渡輪緩緩在平靜無波的海面上劃出兩道淺淺白浪,隨著渡輪一路往南,Jura寂寥的身影始終沒變:起伏的山巒、罕無人跡的小徑和那豔陽下閃爍著銀色光芒的草原,住著兩百多人的聚落甚至在山的那一旁直到我們離開都未曾謀面。

我們告別五天四夜的Islay旅程;看似不短的停留,卻覺得時間永遠不夠用,每天參觀酒廠、走訪出現在小路盡頭預料之外的驚喜,最後再在溫馨的民宿共享一頓帶著些許蘇格蘭風的台式晚餐,心滿意足看著還微亮的夜幕入睡,這樣的島嶼生活誰捨得離開!

Islay島上八間老酒廠、一間新廠Ardnahoe和正在復廠中的Port Ellen,我們有的參加導覽、有的在遊客中心淺嚐核心酒款、有的趕不及營業時間只能在全無管制的廠內拍照留念;在有限的時間內總算不留遺憾蒐集齊全,雖然渡輪離開Islay時,不願留在船尾看看愈來愈遠的島嶼剪影,但至少滿滿的回憶一路相伴。

到離開Islay前,還一再問自己,此行還有沒有遺漏的行程沒有經歷、有沒有帶著遺憾告別,我想,答案絕對是肯定的,雖然已不知多少次在Google 地景上看過這個島嶼的每一寸土地,但真的只有踏上這街、這廠、這海,才能體會到每一個島嶼人對陌生人是如此友善的情緒、才能夠真實嗅聞到空氣中彌漫著Bowmore 正在烘烤麥芽的味道,才能聽到海鷗飛過振翅鳴叫的怪聲;我想,有了這些真實,那自以為是的遺憾也就通通釋懷了!飄洋過海不虛此行。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