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你說的是哪一個「美國時間」?老派矽谷工程師揭美式生活要義

《我失敗的美式生活》書摘精選

美國五十個州橫跨了六個時區,加上有許多跨國企業,開線上會議時最穩當的線上招呼是 Hi。圖/freepik
美國五十個州橫跨了六個時區,加上有許多跨國企業,開線上會議時最穩當的線上招呼是 Hi。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美國長得像一塊帶骨頂級肋眼牛排,骨柄是佛羅里達,右上角的緬因州是一塊滑溜溜的肥油,吃的時候第一刀一定從加州下手……做過此類聯想的話,你肯定也知道這塊牛排橫跨了四個時區。如果把夏威夷和阿拉斯加算進去,美國五十個州一共橫跨了六個時區。不過,除非必須同時和來自美國不同時區的人開會,美國之外的人在「時區對工作的影響與困惑」這件事情上,大概不會有太深的體驗。

開線上會議時順口說句早安,這是美國最標準的打招呼方式,認真或敷衍、認識或陌生,都很好用。說完卻立刻發現我闖了個小禍:線上六個人只有三個人是早安,一個是午安,另兩個以色列的是晚安。常常,你不知道其他人當時在世界哪一個角落,這不可能、也不是在美國工作才會碰到的獨特問題,所以最穩當的線上招呼是 Hi。

拋開只能躺在沙灘晒太陽的夏威夷和只能在壁爐邊取暖的阿拉斯加,大科技公司多半是全美四個時區同步工作,作息跟著總部走。如果總部在加州,東岸同事的行事曆整個上午都空白,下午到晚上九點則排滿滿,代表著不可能出去吃晚餐、看電影,甚至跟家人吃頓晚飯都不容易。總部在紐約,加州同事的行事曆從早上六點一路開展直到下午三點。我有一位車友就是如此,約他騎車超豪爽,任何一天的下午兩點半後皆可。矽谷夏天九點天才黑,上班日去騎車竟然能有六、七個小時,還不會耽誤工作!

若說跨多時區工作是「美國時間」的挑戰,而且是必然,「日光節約」無疑是節外生枝的混亂插曲,落井下石之首。另一雪上加霜而鮮有人知的是,散布在全美各不同時區的網站伺服器要如何定時。下面一一列出讓你困惑。

所謂的日光節約時間,就是每年三月第二個禮拜天凌晨兩點要把時鐘撥快一小時;十一月第一個禮拜天凌晨兩點再往回撥一小時。美國人稱之為「Spring forward fall back」(春進秋退),春天進一步,秋天退一步。

美國是高緯度國家,夏天日照比較長。六月底的舊金山晚上九點才天黑,吃晚飯得戴太陽眼鏡,飯後去爬個山都來得及。日光節約時間的原始目的便是希望節省一小時照明能源。美國自一九一八年起由各州自行決定是否採用日光節約時間,一九六六年國會通過統一執行。

為什麼是凌晨兩點?很自然會想到是為了降低對作息的影響。這個答案對了一半,因為大可訂在午夜或凌晨一點,真正的原因第一個是凌晨兩點是紐約唯一沒有火車離站的時段,第二個則令人下巴應聲墜地:兩點是酒吧必須打烊的時間──在美國,酒吧的作息大到沒人敢打擾。

當然,一切都有例外。即便國會通過,全美國五十個州仍有兩個州不必遵行日光節約時間,也就是夏威夷州和亞利桑那州。原因很簡單,夏威夷的緯度和台灣差不多,晝夜差別不大;亞利桑那州氣候炎熱,夏天平均攝氏四十二度,過往冷氣無法定時,撥快一小時會讓人開著冷氣就寢,反而浪費更多能源。

你也許奇怪同樣是高緯度國家,為什麼幾乎只有北美和歐洲採用日光節約時間,那當然和作息有關。一九一八年歐美已進入工業化時代,朝九晚五人口大量增加,世界其他地區仍處於農業社會,太陽是唯一標準,時鐘對作息沒有意義。一九一八年至一九六六年間美國的農業州一直抗拒日光節約時間,也是出於同樣原因。

近年反對日光節約時間的聲浪愈來愈大,因為這條百年古董法條帶來的不便與問題,已經超過了初衷的好處。現在七十一%美國人都希望廢除這一項法令。令人憎惡的其實並不是日光節約時間本身,而是每年兩次的時間切換。

遊戲規則是這樣訂的:春進那天時鐘於凌晨 01:59:59 的下一秒就跳到 03:00,中間的 02:00 到 02:59 消失不見,宛如從沒發生過,那天只有二十三個小時;秋天回撥那天 01:59:59 下一秒又回到 01:00,凌晨一點到兩點有兩次,那一天有二十五個小時。同樣的時間走兩次,如果剛好在那時發生重大事件,第二天早上全世界不混淆才怪。好吧,混淆也就算了,如果在那一個鐘頭之內必須做重大改變,甚至可能因錯亂而造成災難。

更改時間那天,所有鐘、錶與汽車上的時間全部要調整,算算家裡、車內全部需要調整的鐘或錶一共有十個,汽車的時間調法各有不同,還得參考手冊,每年兩次很是煩人。家裡的鐘如果掛在牆上則得動用椅子或梯子,比如我家。我也認識為了調時鐘從椅子上摔下來的人。獨居老人可能因此選擇永遠不調,一年有一半時間活在相差一小時的房子裡。

不久前開老婆的車子去辦事情,赫然發現一小時後和人相約快要遲到,困惑之餘比對手機,發現是時鐘沒有回撥,快了一小時──四個月前該切換那天老婆弄了半天不知道怎麼回撥只好放棄。想幫她調回去,想想馬上又要換了,不如將錯就錯。這種事我相信全美國每一個家庭都發生過。剛切換的頭幾個禮拜,差不多一半的車子裡時間都是錯的,商家或公家機關也有一大堆錯誤的時鐘,也有人一直錯下去等待回歸正常。

沒有手機的時代如果又不跟外界接觸,有可能過了一整天都不知道切換了時間,這是為什麼時間切換選在禮拜六夜晚的原因──至少你有整整一天可以發現錯誤。禮拜天一早仍須開門的商家則沒有修正機會,很可能晚了一個鐘頭才營業,在店門口看到一堆憤怒的客人。剛好在切換第二天一大早要趕飛機,我相信一定會有人誤了班機。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和就寢前忘了把時鐘撥快導致星期天起來誤了事一樣。但是,每年進入日光節約時間頭幾天心臟病突發的比例增加二十四%,車禍也因為少一小時睡眠而增加,工作受傷和自殺的比例同樣隨之增加,那天晚上必須工作的人則少了一小時工資……統統都是意想不到的代價。

文章來源: 鱸魚著《我失敗的美式生活:鱸魚的三十年日常觀察與非典型剖析》,時報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