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不過情人節的大陸年輕人 陸媒:只想賺錢迎財神

  • 中時即時 藍孝威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今年的西洋情人節正逢農曆正月初五迎財神的日子,「浪漫」味道比往年稍淡。據界面新聞「定焦One」報導,在中國人心中,春節重於情人節,不少品牌的營銷重心也優先放在春節;而很多年輕情侶都各自回老家過年了,處於異地狀態,情人節的消費力也相對緊縮。但這難不倒想在節日賺錢的年輕人,他們將情人節生意的戰線拉長,將其看成是整個春節流量中的一環。

有的年輕花店店主一邊發力春節的年宵花,一邊鼓勵用戶在春節前預定好情人節的花束;有的攤主從年初一到元宵節日日擺攤,在春節熱賣商品的基礎上,適量備貨情人節相關商品;有的迪士尼跟拍攝影師將情人節的福利拉長至初七甚至初八,因為觀察到很多情侶那幾天才從老家回上海。

而一些年輕人在情人節期間的消費已經變得比較理性,比起往比較火的出租自己、連麥哄睡、「孤寡青蛙」等「暴利」「獵奇」生意,今年想在情人節賺到錢,更依賴平日的客源和口碑積累。

情人節生意的門檻在提高,不變的是,年輕人想賺錢的心。

花店老闆:一天收入8萬(人民幣,下同),36小時連軸轉

今年情人節恰逢大年初五迎財神,社交平台上,年輕的花店店主們問得最多的問題不是「今年備多少貨」,而是「今年情人節大家還過嗎?」

尤其是一些大城市新開的花店,老顧客還不多,再加上很多情侶回老家過年了,年初五店裡有些員工還沒回來,趕上過年花材變貴、翻倍漲價,一些店主表示「準備瀟灑過年、不做情人節生意了」。

斑斕集主理人潘潘在2月初也有一些頭疼,陸續有供貨商問他,這個節日要不少備一些貨?也有朋友勸他,不如節日放假,讓自己和員工好好休息。

但在反覆思考之後,潘潘還是決定正常預訂花材,並在這個情人節推出5款節日限定款花束+3款花桶,且每款有三個尺寸,分別定價380元、580元和880元。

情人節、520和七夕等節日,潘潘已經經歷過7、8次,每個節日的進貨價都會漲得很高,他會將節日的毛利率控制在40%左右。

之所以敢正常備貨,潘潘的底氣在於店裡已經積累了一批優質私域客群,可以一定程度上預測單量。「以前純憑經驗出現過偏差,進多了賣不掉,進少了不夠賣。現在有了相對穩定的客源,我們只在APP上開放限量接單,固定單量固定款式,質量也比較可控。」潘潘稱。

一直到除夕前後,潘潘店裡的預訂量開始持續增加,他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一些客人為了避開情人節當日配送的高峰,將訂單提前下在了13日。

接到預約訂單之後,店裡的花藝師們從13日早上7點到14日晚上7點,需要忙碌36個小時,做好後統一放到保鮮庫房,按照客戶要求的時間進行配送。

最後整個情人節期間,預估總出單量在100-200單,平均客單價800元左右,節日流水在8-12萬元。「鮮花依賴節慶的流量,目前來看, 跟上一個節日比,這次情人節多少會受些影響,但隨著店鋪運營的逐漸成熟,整體上的成績還是一個節日好過一個節日的。」潘潘說。

線下擺攤:古風花燈、玫瑰花相框,一天收入1500元

花燈、中國結、醒獅擺件等,是春節氛圍感的必備物件。每年春節前,線下擺攤賣這些年味物件,是很多人的副業首選。今年情人節,不少攤主為了賺更多,在售賣以上物品的基礎上,開發了情人節專屬單品。

去年元宵節,陳先生嘗試擺攤,自此開始了第二職業,他負責介紹產品、攬客,太太負責設計、製作。

兩人先後嘗試過滴膠、奶油膠等品類,效果一般且同質化嚴重,最終找到了扭扭棒這個相對小眾的品類,把原材料扭成小狗小貓小花等形狀,然後修毛、做造型、上色、加配飾。雖然一整套下來費時費力,但因為做工精細,他們積累了一批客源,並賣爆了幾個固定選品,成立了品牌「Sweetgo 手作」。擺攤一年多以來,陳先生攤位的客群,有六成是遊客。

今年春節,陳先生準備了很多龍頭掛件、醒獅發夾,還為情人節準備了一批玫瑰花束、玫瑰花相框以及各類花卉花束。在節前兩周左右,全家人就開始一起做準備,每晚加班製作,甚至邊擺攤邊現場趕製產品。

扭扭棒的材料費並不高,主要成本是攤位費和人工費。據陳先生介紹,他們的攤位平時就在杭州城北的大兜路歷史文化街區,處於整個運河板塊的旅遊區,旁邊就是香積寺。春節期間客流量較大,一天的攤位費要300多元,是平時的兩倍。而如果想在西湖邊及河坊街等更為熱門的街區,攤位費更高,在350元-400元之間。

今年春節,陳先生的攤位前沒有冷清過,他預估,單天營業額在1500元左右,情人節人會更多,這樣的火爆情況會持續到元宵節當天。

在2024年,陳先生會繼續常態化擺攤,且希望這項副業能慢慢走上正軌。

對於擺攤的人來說,固定攤位的客流量相對有保障,但攤位費的投入度高,有些人更喜歡擺流動攤位,成本更低、出攤時間更自由,但如此一來,銷量也更依賴節慶日。

小珍珠從2023年8月份開始嘗試擺攤,主要售賣花燈,她不是從網上進成品,而是購入零件自己製作,做工更精緻。「一個花燈根據難易程度需要製作20分鐘到40分鐘不等,售價15元-35元。」

不過,流動攤位的收入相對不固定,平日裡,她一晚上收入幾十到幾百元,也發生過吹2小時冷風一件都沒有賣出去的情況;但遇到節日,最好的一次,半個小時賣了1000多元。

那次賣得最好的,是小珍珠在網上無意中看到的一個古風花燈,她和妹妹熬夜研究加工了3個晚上製成。因為這款花燈當時在縣城還沒有人賣,上街一擺出來就有很多人圍觀問價,準備的貨根本不夠賣。但不久之後,這款燈就在別的攤位上出現了,她攤位的銷量也下滑了。

今年春節,小珍珠選擇天氣好的日子出去擺攤,並且為情人節準備了手工編織花,如果算上時間和人力成本,每天至少擺攤四五個小時,收入約數百元,賺得並不算多。同時,她發現,編織花賣不上價格,最多賣9.9元,但成本並不低,銷售大宗還是依靠平日的花燈爆款。

但她認為,做許多事情都和擺攤一樣,沒有必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至少通過擺攤,一定程度上撫平了自己對事業的焦慮。

新派服務:樂園跟拍、cos委託,訂單接不過來

今年情人節和春節假期後面幾天,不少還在休假的年輕人擠爆了迪士尼、環球影城等遊樂園,很多約拍攝影師因為熟悉網紅拍攝打卡點,同時能提供泡泡機、髮箍等道具,在情人節期間尤其受歡迎。

在社交平台上,環球影城、迪士尼等樂園內做跟拍的攝影師和機構多達數百個,且這類約拍幾乎沒有淡季,寒暑假、元旦、小長假往往都會約滿,週末還會有很多本地客人。

「情人節還有檔期嗎?」距離春節還有一星期,獨立攝影師「爪爪」的迪士尼跟拍情人節檔期已被約滿,但約拍邀請還在陸續發來。

很多人關注到她,是因為她的拍攝風格以日系膠片為主,這正是近兩年流行的風格。最終,她的情人節檔期(2月14日、2月15日)全部被約滿,一天工作6小時(11:00-17:00),按小時計算,最多可接12單。

她的報價是238元/小時(平日218元/小時),粗略預估,兩天進帳2800多元。「有的年輕人會刻意避開2月14日情人節當天,擔心那天人太多,15日那天約的也都是情侶。」

去年裸辭之後,爪爪成了一名跟拍攝影師,一開始找了一些互勉(為客人免費拍照練手)的模特練習人像攝影,結果就爆單了,整個11月、12月全部約滿。

在爪爪的客群中,有部分cos委託群體。和以往「租男友」「租女友」回家過年有所不同,今年在社交平台上,有不少年輕人預約了cos委託過情人節。在這類委託中,雙方多為女性,由單主發出委託,被委託方則會打扮成單主指定的遊戲裡的男性角色,陪伴其進行一場約會。

在今年情人節和春節期間,這門生意還在持續火爆,不少coser表示情人節當天已經被約滿,通常價格為50-100元/小時,包天(8小時)幾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在約定的時間內,單主和coser會看電影、逛街喝咖啡、玩劇本殺等,也有不少人會去遊樂園,請跟拍記錄他們的一日約會。

一位coser告訴「定焦」,因為服務內容主要是約會,大家更願意選擇有意義的節日,比如情人節、七夕或520等,單子都會特別多,名氣越大的coser越需要提前預約。同時,因為圈子裡都是女性,女生之間的共情能力和溝通理解能力更好,不管是拍情侶照片還是進行約會,即使涉及一些親密舉動,也不會覺得尷尬,反而會更有氛圍感。

結語:情人節賺錢,越來越不簡單

這個情人節,曾經那些讓人艷羨不已的「暴利」「獵奇」的生意,比如孤寡青蛙、哄睡陪玩、出租自己等,似乎都消失了。更明顯的是,生意越來越看重客源、技能以及「節日經濟」的助力,賺的更多是辛苦錢。

比如在社交平台,有人在沙灘和雪地代寫訂製祝福,再拍成照片或視頻賣給買家,每單幾元到幾十元不等;還有人代放煙花,除了購買煙花的價格,外加路費和鞭炮價格的10%作為服務費,可以直播也可以錄制視頻。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年輕人放棄休息、忘記「社恐」,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好時機。

在這樣的變化背後,不難發現年輕人關於消費和賺錢的兩個趨勢。

消費方面,回歸理性、取悅自己。爪爪發現,比起情人節給別人送禮,這兩年,人們開始把錢花在自己身上,更重視自己的感受。比如,cos委託是找人和自己談戀愛,樂園跟拍是拍自己和玩偶、代放煙花是放給自己看,有人在情人節買花是送給自己。

賺錢方面,相比過節,更想賺錢。潘潘注意到,有部分人對情人節的熱情下降、觀念淡薄,相比談戀愛,可能更想賺錢。單一的收入來源很難給年輕人帶來安全感,有技能的靠技能賺錢,技能不多的靠點子和體力賺錢。

當然,年輕人的追求,也不只是為了賺錢。最理想的狀態,是「事業愛情雙豐收」,只是,沒有事情是簡單的,愛情不是,賺錢也不是。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