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美國人算數爛,只會加法?美式科技精神恰恰建構在加法觀念

《我失敗的美式生活》書摘精選

現金購物計算找零這回事,對很多美國人而言頗有難度。圖/freepik
現金購物計算找零這回事,對很多美國人而言頗有難度。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美國人數學爛大家可能都聽過,可是聽說和親眼看到完全是兩碼事。

在信用卡交易率超過八成的美國,剩下兩成的現金交易完全得依靠收銀機解決。一旦拔掉插頭,處處是忙著扳指頭的人。

美國人只會加法不會減法。加法的基本概念很簡單,一直往上疊就對了,過程中什麼都不用管,疊完了再從頭一個一個扳手指。只要會數一二三四,只要記得從頭數,只要手指夠用,終究算得出答案。

小時候看大狼狗表演算數,注意到狗只會加法,如果沒有用嗅覺作弊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加法的祕訣在於只要會數數量就能知道答案,減法不一樣。減法很抽象,必須擁有「移除眼前之物」的概念,那和眼中所見是互相矛盾的。「把眼前之物的一部分想成不存在」不但違反生物生存法則,還為美式思維帶來獨特的挑戰。

如是之故,想買六塊錢的商品,遞出去十塊,台灣菜市場即使是不識字的阿婆都能在千分之一秒內正確找錢,類似場景無時無刻不在發生,根本無需計算無需思考。但在還沒有手機的時代,逛一趟沒有收銀機的美國跳蚤市場,你將實地考察美國人數學到底有多爛,隨便買一樣小東西都會看到商家拿出紙筆計算台灣人人會的心算。

相較之下,台灣路邊攤老闆個個忙著煮麵、切滷味,嘴巴忙著招呼客人,哪來多餘手指頭騰出來做算術?不但如此,老闆只要眼睛掃一遍桌上的杯盤狼藉,嘴巴竊竊私語像唸佛經似地重複單價,唸完總價也出來了,比電腦還快且絕不出錯。過程中即使被打斷詢問身分證字號依然對答如流,完了繼續原先的運算。正在切豆干的老闆看到客人掏出多少,立刻知道得找多少錢。台灣的客人沒耐性,吃完一站起來就要知道多少錢,付了錢就要找錢,即使看著老闆正在招呼另一桌客人也會打岔,期待立刻獲得答案。

上述種種可能在美國造成災難的紊亂,在台灣卻永遠於和諧精準中落幕。台灣哪個麵攤老闆每次結帳都得拿計算機,肯定會在社群網站上爆紅,生意說不定甚至更好。

純粹只是找零尚算單純,如果牽扯到化零為整的找錢,很可能會搞出人命。美國人不但數學差,而且無法面對複雜,還無法面對例外,也無法一心多用。

延續六塊錢商品的例子,假如你需要五美元整鈔,所以掏出了十一塊,台灣每個人都懂你的用心良苦,美國商家卻會把你當笨蛋來同情,告訴你十塊錢就夠了。如果你告訴他口袋剛好有一塊錢零錢,他會困惑口袋有一塊錢和這件事的關係,因此繼續用眼神同情你的笨。那種眼神我見多了。

有時候懶得解釋遠在天邊的用意,摸摸鼻子我也認了,就背一次白痴的黑鍋吧。真的,六塊錢商品,十塊不就夠了嗎,哪裡需要十一塊?那一刻我既擔憂美國人如何看待笨到連數字大小都不會比的亞洲面孔為何混了幾千年還沒滅亡,也擔憂美國人數學這樣爛,誰敢搭乘他們設計的飛機?

然而,美式科技精神恰恰建構在加法的觀念上,且一切都得拜美國人數學爛之賜。我後頭會解釋。

在整件事推演得更複雜、更有趣,也更令人擔憂之前,我們先倒回去把問題弄得簡單點。

假設你掏出一張十美元鈔票購買六塊錢商品,路邊蹲著賣青江菜的台灣老太太直接拿四塊錢給你就沒事了,在美國卻沒這麼簡單。商家會擔心你沒有理解能力,必須假設客人不知道該找多少、必須當面把整個數學公式重新運算一遍,證明自身清白與正確,以免直接找你四塊錢害你一頭霧水。為了避免笨蛋碰笨蛋的困惑,最穩健的方式就是把複雜的數學攤在櫃檯上,當面從頭算一次,就像在法庭上攤證據。

如何把這個數學公式重新運算一遍呢?那又順便印證了美國人只會加法不會減法。

想像結帳櫃檯上有價值六塊錢的商品,另外還有四塊錢──收銀機說的,不是老闆算出來的。驗證程序是一邊拿著四塊錢,一邊用嘴巴唸著七、八、九、十,再把一張又一張一美元鈔票擺在商品旁邊。

為什麼要數七、八、九、十?因為美國人只會加法。把六塊錢商品放在桌上做為起點,下一個能夠往上疊的數字自然就是七,數完如果總數剛好等於十,這麼複雜的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你問為什麼不是數一、二、三、四?因為除了收銀機,沒有人應該知道十減六等於四。「四」在這裡沒有意義,你不能把一個沒人知道的抽象搬上檯面。在美國買東西找錢絕對不是從一開始數,這就是答案。

總之,商家如此找零是為了你好,因為他不相信你知道要找多少、體諒你和大狼狗一樣只懂加法,所以用加法解決減法問題。一切從零開始一路往上疊的大狼狗式算術,足以解決日常生活所有的算術問題。

文章來源:鱸魚著《我失敗的美式生活:鱸魚的三十年日常觀察與非典型剖析》,時報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