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她做了一個感官實驗 把螢幕改成灰階模式 結果讓人驚訝

《五感全開》書摘精選

將螢幕改成灰階後,會自動大幅減少使用手機的頻率。圖/freepik
將螢幕改成灰階後,會自動大幅減少使用手機的頻率。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塑造看到的一切

有位同事送給杰米一大盆蘭花聊表感謝之情。我將它放在前門的櫃子上,每次經過時都會忍不住停下來看看。蘭花寬大的花瓣閃耀著深淺不一的紫色圖樣,並伴隨白色條紋,明亮的黃橙色蕊柱與綠色葉子相映成趣。精緻的顏色配置像極了日本和服令人驚嘆的顏色組合,迷人到讓我無法移開雙眼。

一盆簡單的植栽就能為公寓增添美感和改變心情,我不禁開始思考還可以做哪些簡單的努力來營造更棒的感官體驗。我想到可以從兩方面來實現:增添美好物品如蘭花,和除去礙眼的物品。

首先,我必須增加令人愉悅的風景。但有個很大的問題,我是個非常理性的消費者,為什麼要買花?花朵只會枯萎和死亡。為什麼要點充滿情調的蠟燭?蠟燭燃燒殆盡後只剩空虛。但現在不同,我開始鼓勵自己適度購買非必需品來增加美感。

例如,為了取代一直用來放置辦公室雜物的普通紙箱,我購入一個好看又堅固的大容量收納盒,上面有著賞心悅目的白、金色交織圖樣,放在架子上之後讓辦公室看起來更漂亮。

其實很多時候我並不需要購買新東西來增加美感,我需要的只是小小的改變和用心。例如,我不再直接把整袋柑橘丟在廚房桌上,而是先把柑橘放在玻璃碗裡,再把碗放到桌子中央─嗯,好多了。

尋找美好的同時,我也發現許多過去視而不見的凌亂。有趣的是,將雜亂無章整理至井井有條的過程,比增加令人愉快的事物更令我精神振奮。

多年前我就知道身處有條不紊的環境能幫自己保持內心的平靜,因此確保次序分明、沒有雜物是我的最高收納準則。但開始執行五感計畫後,我才發現家中滿是被我堆積在各處的待閱讀書籍。

我下定決心要消除這些礙眼的東西。最簡單的辦法是把書移到看不見的地方,但該放去哪?

在公寓轉了一圈,我發現可以利用辦公室門口的金屬收納架。經過一番努力我從櫥櫃中清出大件物品,騰出空間後將收納架搬進去並把書整齊地水平堆疊。書本在櫃子裡看起來很棒,其他房間沒有雜亂的書也更顯完美。

杰米下班回來後,先停下腳步、慢慢轉了一圈看著周圍:「家裡看起來很不錯,你做了什麼?」

「我把書都整理好了,一切就定位。」

「的確。那些書之前會擋住窗戶光線。」他說,「現在感覺很不同。」

這項新的整理同時解決了兩個惱人的問題。首先,我挪開礙眼的書堆後,房間立刻顯得更加開闊和舒適。再來,曾經被我打入冷宮的書籍現在顯得很誘人,我三不五時就想去找本書來讀。

受到這次成功經驗的鼓舞,我想尋求另一場快速的勝利。整理手機是個好主意,我的手機螢幕總是毫無章法地散落著各種應用程式。每天看著雜亂無章的介面數十次確實有點惱人,我決定花幾分鐘來整理。第一步是刪除不常使用的應用程式並創建新資料夾,如「旅行」、「照片」和「影片」等,最後再將常用的程式移至主螢幕。

解決心頭大患,完美。

整理完後我坐了一會兒,看著手機發呆,我很想把與五感脫節的原因歸咎於它。因為比起任何東西,這個小小的電子設備卻擁有讓我抽離真實生活和分心的能力,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彩色照片、動人的故事和接收不完的資訊都讓人上癮。

我曾經親眼見過手機帶來的危害。有天在繁忙街道上,一位男子邊走邊盯著手機出神,我看著他走下人行道臺階後逕自往熙攘的三線道車流中走去,儘管我和其他人試圖大吼大叫引起他的注意,他依然繼續向前走直到一輛車猛然停住、發出刺耳的煞車聲時,他才一臉茫然地抬起頭來。這彷彿災難電影般的畫面讓我緊張到差點吐出來,但那人只停了一會兒就默默走回人行道上,繼續低頭看著手機。

我沒有像他那樣驚心動魄的經歷(至少目前還沒有),卻也經常被手機綁架。大家總是擔心新科技帶來的負面影響:寫作讓記憶鈍化、電燈會毀掉視力、飛馳的火車會損害大腦等。我身處的時代則是擔心智慧型手機、電子郵件、社交媒體、電玩遊戲和網路帶來的影響。即使如此,消費者依然被新奇的玩意制約,因為每次問世的產品都花招百出,讓人無法招架。

與科技共存是必然的趨勢,重要的課題是我必須學會掌握和平衡自己的使用習慣。在這場與手機的戰爭中,為了奪回主控權,我決定將螢幕畫面由彩色改為僅由黑色、白色和灰色組成的灰階模式。我思忖,當螢幕變得灰暗再也沒有喧鬧顏色的誘惑時,我應該能戒斷手機。

我的預測很快就成真了。自從螢幕改成灰階後,我變得很少使用手機,因為黑色和白色帶給我的感覺更偏向「實用性」,而不是「趣味性」,自己的照片和社群媒體的吸引力也大打折扣。至於沒有顏色也帶來了衝擊,除了我需要更努力在螢幕上尋找所需的應用程式,瀏覽網頁時也很難找到具體的網址連結。因此我只用手機處理特定任務,例如檢查電子郵件或回覆訊息等。處理完後,我就會放下手機,而不像從前會馬上點開應用程式瀏覽。

更讓人驚訝的是,幾天後我發現周遭的顏色變得明亮,顯然長時間盯著手機上鮮豔又過度生動的影像讓真實世界顯得黯淡晦澀。此刻,我想起莎拉說的話:「顏色的相互關係很微妙,每種顏色在視覺上都會改變其他顏色。」

「你的手機怎麼了?」一位朋友偶然從我身旁瞥見後問。

「我把螢幕改成灰階模式。」

「可以借我看看嗎?」她研究我的手機螢幕後說,「你真的喜歡這樣嗎?好醜。」

「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這種像是盯著黑白電視看的效果可以幫我更快速戒掉它。」

「我也應該試試。」她說,把手機還給我。「很難設定嗎?」

「非常簡單。」我立刻拿起手機教她如何設定。「而且你家有小孩子,灰階模式可以讓手機變得不那麼有趣。」

「你真是個天才。」

使用了幾天的灰階模式之後,我把手機換回全彩畫面。哇嗚!眼前一亮。色彩無疑是替智慧型手機增添美好視覺體驗的重要功臣之一,我由衷感嘆著。眾所周知,剝奪是喚醒某種沉睡知覺有效的方法之一,越少接觸某樣東西,天性讓我們更渴望擁有。

整體來說我偏愛全彩螢幕但這並不影響計畫,因為我能隨時變更螢幕設定。沒辦法,閃著鮮豔光芒的手機實在太迷人。

我從這次實驗學到最重要的一課是,與其被動地接受生活給與的每片風景,不如積極創造自已喜愛的感官環境。多一點美好事物,少一點礙眼桎梏。

文章來源: 葛瑞琴.魯賓著《五感全開:充滿驚喜和意義的一年》,遠流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