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Yes Japan

 對韓國的MZ世代而言,實現正義和追求幸福是兩碼事。歷史就只是歷史,但能不能買自己喜歡的品牌或商品,卻跟現實直接相關...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新聞提要■一些跡象顯示,韓國人對日本的態度在短短幾年內發生了一些明顯的變化。從五年前的「No Japan」抵制日本一切,到如今出現了「Yes Japan」的喜愛日本趨勢,只是向來仇日的韓國真的轉向友日了嗎?

精句選粹■Hostility toward Japan may be waning,but will it end for good?

UNIQLO在韓國的銷售額近三年暴增近50%;依據韓國旅遊發展局統計,2023年約有700萬人次韓國人赴日旅遊,占外國遊客總數的27.8%,位居榜首;2023年日本《灌籃高手》電影版在韓國上映,吸引了近500萬觀眾,是韓國票房第二高的電影版漫畫…。

這些數字顯示的是,韓國人對日本的態度在短短五年內發生了一些明顯的變化。

2019年,日本經濟產業省對韓國祭出三項關鍵電子原料的出口限制後,引發韓國人的憤怒情緒,展開了近兩年的「No Japan」的抵制運動。也導致日產汽車因銷售嚴重下滑而退出韓國市場;從大韓航空到德威航空等幾乎所有航空公司都縮減了飛往日本的航線;日本零售品牌和從服裝到啤酒都經歷了銷售暴跌,實體店面不得不關門的境遇…。

而五年前銷量暴跌最重的日本啤酒,五年後的2023年,日本的Asahi已成為韓國第三大暢銷啤酒品牌。

這樣的變化,在韓國有不少人視為是「Yes Japan」的趨勢,這是相對於「No Japan」反義詞。只是,果然是如此嗎?

韓國人向來仇日,仇日的情緒源自於二次大戰前後,日本長期殖民統治韓國,當時日本被控對韓國犯下各種戰時罪行,包括慰安婦事件。在仇日的情結上,50~60年世代,他們父母都經歷過殖民統治時代,他們從父母身上直接接受到「仇日」的情緒,也是韓國目前最為仇日的一群。

MZ世代仇日情緒淡薄

不過,45歲以下的韓國年輕世代,包括MZ世代「仇日」的情緒是愈來愈淡薄,在經歷過「三拋、五拋、七拋到全拋世代」(從拋棄戀愛、結婚、生子,到連夢想都拋)社會現實的窘況後,更重視「現實」。

對韓國的MZ世代而言,實現正義和追求幸福是兩碼事。歷史就只是歷史,但能不能買自己喜歡的品牌或商品,卻跟現實直接相關,從花了錢買來的商品中得到應有的滿足感,對MZ世代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這是韓國兩個不同世代對「歷史」的定義與價值觀的不同,年輕世代將「歷史事件」與「自己的生活」區分開來,重點是,他們不會、也不想讓歷史事件妨礙、干擾他們的生活。

MZ世代自我意識強烈、追求他們認為有趣的事物,而日本有很多獨特的文化不但能滿足還很符合他們的需求與渴求,那是韓國無法完全提供的。

講求「現實」的MZ世代,從2019年「No Japan」活動中得出的心得是,儘管「No Japan」的抵制導致日本商品在韓國銷量爆趺,但並沒有解除出口限制,也就是很現實的,抵制非但沒有解決問題,還引發衝突、爭議。

尹錫悅友日態度成關鍵

但這能終結「No Japan」的仇日情緒?韓國學者認為,民意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外交。韓國因為總統尹錫悅的「友日」,韓日關係迎來了史無前例的友好,尹錫悅也被視為是近年韓國社會上一片「Yes Japan」氛圍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始於一位總統的外交友好關係,會否也會終結於另一位總統的不同外交策略?就像南北韓的關係,韓國對北的「陽光」政策,總是隨著政權的更迭,陰晴不定。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