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通膨的美國vs.通縮的中國

  • 工商時報 單驥
美國通膨壓力未減,中國卻存有通縮危機,將影響美中非軍事對決勝負。圖/美聯社
美國通膨壓力未減,中國卻存有通縮危機,將影響美中非軍事對決勝負。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文/單驥■國立中央大學榮譽教授、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APIAA)院士

在美債快速上升,已逾34兆美元之際,美國通膨的壓力未曾稍減。相對的,在太平洋彼岸,中國大陸現正面臨房市與股市下落,青年失業率上升,雖然2023年的經濟成長率仍有5.2%,然其經濟卻存有通縮危機。在一方通膨、另一方通縮下,它將是主導未來二、三年內美中非軍事對決勝負的主軸。本文認為,中國大陸相對地雖稍站上風,但也會帶來更尖銳的美中對抗。

就美債而言,它已成為美國經濟無法處理且只會快速惡化的癌,2022年時美國國債的上限為31.38兆美元,而此一上限早已被突破且無法再設上限,單單2023這一年,美國的國債就增加了1.75兆美元,目前已達34.2兆美元。且吾人目前尚看不出美國國債有減緩上升的可能。現今,美元潮汐是否能再成功複製?主要經濟體如大陸是否願意再多購入美債?都會是白宮因應美債不斷上升能否過關的關鍵所在。

相對而言,中國大陸當前的經濟下滑也是必然,其主要是因對美國出口的減緩及國內房地產業蕭條所致。就房地產業當前的情況,如何讓其不至失控,避免造成系統性金融危機是其重點所在。若與2008相較,現今恒大集團破產事件之於中國的金融危機應遠小於美國當年的次貸危機。

此外,恒大事件對大陸造成的房市及金融危機,應是「單次性」的,它與上述美債長期與制度性者不同。現今在中國政府嚴密監管下,當不至發生金融性核爆,此種情形再與之前美國矽谷銀行倒閉而致上百家美國銀行倒閉的情形相較,亦屬可控,故尚非長期不可逆的結構性因素。

■美元、軍售與高科技

是美國的三大優勢

毋庸諱言,現今中方較美方不利的競爭態勢至少有三,分別是:美元、軍售及高科技發展。就美元來說,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元仍是國際通用的貨幣,美國也將持續享有此一優勢,美元潮汐是否仍能大筆挹注美國經濟,或呈邊際效用遞減之勢。

次就軍售而言,無疑它會是支持美國經濟的另一個主力,而購買美國軍備也是對美國投下的「投名狀」;再者,地緣政治亦趨緊繃的情況下,其銷售情況也呈正相關,故在可預見的未來,軍售仍是美國經濟主力之一,惟在中國對重要稀土的全面禁運下,是否影響軍備交貨,值得觀察。

■內循環及「超越式進口替代」是中國的兩大利器

再就高科技特別是半導體的部分,中方在中低階14奈米級晶片完成追趕,而在高階7奈米以下晶片亦有望在五年內完成整備,故此一部分美國的優勢已明顯下降中。另就電動車、手機的部分,中方現已是世界最大汽車出口國,華為手機在中國市場也有望取代蘋果成為中國最大的手機供應商。上述的例證旨在說明,中國經濟的內循環及其在重要科技領域上的快速追趕所形成的「超越式進口替代」實已為其經濟及外銷提供最佳助力。

綜上所述,美國的通膨與中國的通縮是現今實情,而考驗世界兩大強國能否跳脫其各自陷阱的關鍵在於其各自的政經制度與對策。就美國而言,現今政治制度與世界警察角色讓其深陷於國債快速成長中而無法自拔,通膨與高利率仍成為其揮之不去的夢魘。相對的,就中國而言,其通縮主要源於地緣政治下的壓制與國內房市的泡沫,惟或尚不構成其長期制度不可逆的困境。

為此,在未來二、三年內,若中國一旦走出通縮的困境而美國卻仍走不出其國債-通膨-高利率的陰影時,它只會更加劇地緣政治衝突;且若川普當選,必將更加大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力度,其對美國乃至世界經濟必將有劇烈衝擊。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