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歐盟批准第13輪對俄制裁 3家中國公司首度上榜

  • 中時即時 藍孝威
歐盟這項新的制裁方案首次將目標對準被控支持莫斯科戰爭努力的中國和印度公司。圖/美聯社
歐盟這項新的制裁方案首次將目標對準被控支持莫斯科戰爭努力的中國和印度公司。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據美國之音報導,歐盟成員國當地時間2月21日批准第13輪與烏克蘭相關的對俄制裁計畫,禁止近200個被指控幫助莫斯科獲取武器或涉及劫持烏克蘭兒童的實體及個人前往歐盟國家。尤其引人關注的是,歐盟這項新的制裁方案首次將目標對準被控支持莫斯科戰爭努力的中國和印度公司。

至此,歐盟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作出的回應中,被制裁的個人和企業總數已經達到約2000名。本次被制裁的中國公司分別是廣州歐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碧光貿易有限公司和深圳億路發科技有限公司。

報導稱,匈牙利此前改變立場,為歐盟對中國企業實施制裁掃清了道路。匈牙利外交部長彼得·齊雅爾托(Peter Szijjarto)雖然對這一決定表示不贊同,但確認「沒有理由否決」。

歐盟委員會主席范德賴恩在談及制裁協議時表示:「我們必須繼續削弱普丁的戰爭機器……保持對克里姆林宮的高壓。」她強調,這些措施旨在切斷「俄羅斯使用無人機的途徑」。

歐盟官員還在討論進一步的制裁措施,以應對上周俄羅斯反對派領袖阿列克謝·納瓦爾尼在西伯利亞監獄的死亡,英國對納瓦爾尼死亡的監獄的6名管理者實施了制裁。

歐盟外交官說,新的制裁措施首次將3家中國大陸公司列入歐盟企業禁止交易的公司名單。這些公司被指參與了向俄羅斯提供敏感軍事技術,而這些技術最終被用於烏克蘭戰場。隨著歐盟越來越多地將矛頭指向幫助莫斯科規避制裁的第三國,協助俄羅斯獲取違禁部件與技術的印度、斯里蘭卡、土耳其、泰國、塞爾維亞和哈薩克的企業也被列入了歐盟的貿易制裁名單。

亨利·傑克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的董事總經理和前烏克蘭議員阿利奧娜·赫利夫科 (Aliona Hlivco)指出:「全球南方的一些國家,包括已成為俄羅斯原油最大進口國的印度,將密切關注動態發展。話雖如此,現在仍有超過1400種俄羅斯導彈和無人機是由西方公司生產的,這也不能被忽視。」

被制裁的企業將因涉嫌幫助俄羅斯製造武器或用於烏克蘭戰爭的其他設備而面臨貿易限制。雖然「只是貿易商,而不是生產商」,但歐盟認為,這些公司涉嫌通過俄羅斯電子商務網站供應電子產品的行為值得被制裁。

馬克·漢德利(Mark Handley)是杜安-莫里斯律師事務所(Duane Morris LLP)的合伙人,曾入選《全球金融家》雜誌(Financier Worldwide Magazine)的「國際貿易與制裁傑出顧問」(Power Players list of Distinguished Advisers for International Trade & Sanctions)。他指出,在歐盟這次將中國公司列入對俄制裁名單之前,歐盟也曾因其他理由制裁過中國公司和個人。

漢德利表示:「根據第267/2012號條例,中國公司早已成為制裁伊朗的一部分,中國公民和中國公司現在也是歐盟網路、人權和北韓制裁的指定目標。」

在談到這些公司在歐洲大陸被制裁的後果時,漢德利分析:「被列入這樣的名單基本上使得任何歐盟人,無論是個人還是公司,幾乎都不可能與他們做生意。一旦被列入制裁名單,國際保險公司或航運等業務就會變得非常複雜。脫歐後,英國擁有自己獨立的制裁制度,可以自行決定誰將被列入英國的資產凍結公司名單。因此,歐盟制裁不會對英國產生任何直接影響。但是,如果歐盟制裁適用於全球的歐盟國民和歐盟公司,包括那些在倫敦工作或運營的公司,他們將必須遵守歐盟制裁。」

俄羅斯儘管面臨廣泛的西方貿易禁令,但卻仍能夠生產大量無人機、導彈、坦克和其他武器,這促使G7國家加大了反對俄羅斯逃避制裁的努力。

不過,報導引述布魯塞爾報告網站(BrusselsReport.eu)主編皮特·克萊普(Pieter Cleppe)對制裁的有效性提出質疑,「歷史研究顯示,長期實施的制裁大多失敗,尤其是像現在對俄羅斯的制裁那樣。因為被制裁國家學會了如何應對。是的,制裁讓普通俄羅斯人變得貧窮,但與向烏克蘭提供武器不同,制裁措施迄今未能阻止俄羅斯的進攻,這本應是制裁的重點。儘管如此,西方決策者仍在繼續同樣的道路。」

報導引述歐洲亞洲研究所(European Institute for Asian Studies)的高級助理研究員、俊華博士分析,認為此次制裁只是象徵性的,因為歐盟對中國的最高和最低期待都不可能實現。

張俊華表示,「歐盟最高的期待是中國能在歐盟的這一條線上抵制俄羅斯的侵略,這本身就是不現實的。歐盟最低的期待是中國的公司不要為俄羅斯工作,但是嚴格來說,聰明的決策者不會有這種期待,因為習近平把普丁當最好的朋友來看,底下的人也是會這樣處理的,我想這點歐盟決策者現在也察覺到了。」

歐盟是僅次於東協的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根據中國海關公佈的數據,2023年,中歐雙邊貿易額達到了7830億美元,同比下降了7.6%。同年,在俄羅斯因為制裁失去歐洲市場的同時,中俄雙邊貿易額達到了2401億美元,同比增長26.3%。

關於制裁的有效性,奧娜·赫利夫科(Aliona Hlivco)認為,鑒於某些中國公司正協助俄羅斯的戰爭努力,對俄羅斯實施次級制裁可能極為有效,「繼舊金山峰會及其隨後的魅力攻勢後,中國正竭力向西方靠攏,這可能是一個加強中國至少嘗試遵守國際規則努力的好時機。」

談及中俄關係,赫利夫科表示,中國正密切關注烏克蘭的局勢及西方的反應。她說:「中國在國際秩序中扮演的角色較為審慎,不像俄羅斯那樣大膽違背國際秩序,因為這樣做並不明智。中國可能會從一個較弱的俄羅斯那裡獲益,並等待合適的時機加以利用。曾有一段時間毛澤東將史達林視為一個強大國家的領導人,但現在中俄之間的角色已經完全顛倒。」

張俊華指出:「習近平現在還沒有完全背棄西方的市場、資本和技術,在沒背棄之前,他要買西方的帳,就是做出一個中立的樣子,而實際上,中國有一個只幹不說的特點,再說中國和俄羅斯的邊境那麼長,中國送幾個火車廂的貨物過去沒有人知道。」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