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太空商業時代》天空大門已開啟 低軌道是下一個科技競技場

《太空商業時代》書摘精選

馬斯克的SpaceX是第一家發射低成本火箭進入軌道的民營公司,從此宣告太空的新時代來臨。圖/美聯社
馬斯克的SpaceX是第一家發射低成本火箭進入軌道的民營公司,從此宣告太空的新時代來臨。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自從美蘇開始登月競賽,太空故事大多圍繞著少數幾個政府的行動,要有美國、中國、歐盟這等國力才養得起火箭計畫,太空被他們玩成一種稀有商品。這幾年雖然有幾個富人嘗試自製火箭改變這種均勢,卻都以失敗收場。沒錯,SpaceX有NASA和美國軍方的鼓勵和金援,然而,是馬斯克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掏出一億美元,憑著一己意志把SpaceX帶到世上。他證明了,一個鍥而不捨的人加上一家充滿勤奮聰明人的公司,是可以與整個國家匹敵的,有朝一日甚至可能超越國家的影響力。

從事後諸葛的角度看,傳統航太業低估馬斯克和他的工程師,打臉別人不成,反倒打臉自己。獵鷹一號發射至今十幾年過去,SpaceX接連又造了三個火箭家族,一個比一個大,其中的主力火箭「獵鷹九號」現在已經是商用發射的霸主,週週送衛星上軌道。這家公司已經把可重複使用火箭的技術做到完美,能把火箭箭身帶回地球再次飛行,反觀對手還在把只用一次的火箭扔進海裡。此外,SpaceX也開始跨入衛星生意,製造與發射的衛星數量都是史上最多,勝過任何公司。2020年全世界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停止活動的時候,SpaceX送了六位太空人到國際太空站,是美國自2011年太空梭退役以來,首次把人類送上太空。同一時間在德州南部,SpaceX還忙著打造星艦(Starship),這個載具是要用來實現馬斯克的終極野心──在火星建立人類殖民地。

大眾媒體對民間太空活動的報導也多了起來,大多圍繞於馬斯克這些富豪,譬如傑夫.貝佐斯(Je Bezos)、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anson)、已故的微軟創辦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這些人投資的新事業從火箭到太空飛機都有。大家的關注點大多圍繞著想開啟太空旅遊生意的富豪,或是像馬斯克這種想啟程去月球或火星殖民的夢想家。

大眾沒注意到的是,世界各地有幾百家公司都在做瘋狂的事,他們也在建造新型態的火箭和衛星。這些公司正在比一場更即時、更實際的競賽,不是人類環繞月球或上火星洗衣服等等的競賽,而是試圖在距離地表兩百公里到兩千公里的太空帶,建立低地球軌道(low Earth orbit,簡稱低軌道)經濟;低軌道其實就是人類下一個科技競技場。

從1960年代到2020年,太空中的衛星數量一直是以緩慢穩定的速度增加,總共放了大約兩千五百顆繞著地球轉的衛星,其中大多是替軍事單位、通訊公司、科學家執行任務。每一顆衛星在發射前都被當成精緻的科技奇蹟,耗費多年設計打造,最後通常做得跟廂型車或小型校車一樣大。這些衛星在主流傳統影響下所費不貲,因為使用時間長達十年到二十年,而且要能承受在太空飛馳過程中的惡劣條件,結果就是,單單一顆衛星就要花十億美元以上。

不過,這個情況在2020到2022年出現驚人變化,衛星數量一下子翻倍到五千顆,下個十年預計還會增加到五萬到十萬顆,至於會有多少顆,就看你要相信哪一家的營運計畫(你最好先暫停一下,讓這些數字好好在腦中沉澱一下)。包括SpaceX和亞馬遜(Amazon)在內,有幾家公司和國家打算發射數以萬計的衛星,在太空建構網際網路系統。這些衛星會將高速網路服務傳送給目前光纖網路送不到的三十五億人,甚至覆蓋整個地球,形成一個永不停歇的網際網路脈搏,讓無人機、汽車、飛機、各種運算裝置和感測器不管在哪裡都能收發數據。

不只是太空網際網路,現在已經有成百上千顆衛星繞著地球在拍照錄影,以將近一小時一次的頻率記錄地球上發生的種種事情。不同於舊有間諜衛星把影像提供給政府,這些新的影像衛星是年輕新創公司的產品,幾乎人人都能購買他們拍攝的照片。已經有組織在蒐集分析這些數以萬計的照片,窺探政治、商業的內幕真相,包括北韓的軍事活動、中國的石油產量、開學季到沃爾瑪超市(Walmart)採買的人數、亞馬遜雨林遭到砍伐的速度等。這些新衛星在人工智慧軟體的輔助下,可以窺探監測人類活動的整體狀況,等於是地球的即時記錄系統。

之所以有這些進展,主要是因為衛星從來沒有這麼小、這麼便宜過(也是受惠於電子和運算能力的進步,這些進步在日常生活和商業活動都看得到)。這些新衛星並不是動輒一顆十億美元,而是只要十萬到幾百萬美元,尺寸從一副撲克牌、一個鞋盒到一臺冰箱都有,通常是設計成一組一組,形成業界所謂的「星座」(constellation)並共同運作。它們在太空的壽命不長,三、四年就會脫離軌道,在重返地球大氣層時燒毀。成本低,意味著衛星公司可以三不五時發射新衛星上去,用最先進的技術替換掉老舊的設備,而不是想方設法從十年、二十年的老設備榨出更好的性能;成本低,也意味著有更多公司可以在太空多做些事情,諸如通訊、影像、科學或其他任何形式的應用。結果就是,現在有幾百家衛星新創企業已經就定位,希望用自己的瘋狂點子攻占低軌道。

文章來源:艾胥黎.范思著《太空商業時代:馬斯克引發的太空經濟革命》,天下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