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太空新時代來臨 新武器競賽已是進行式?

《太空商業時代》書摘精選

太空中已存在一個龐大的運算與觀察系統網路,可以無時無刻監看和分析地上的一舉一動。圖/freepik
太空中已存在一個龐大的運算與觀察系統網路,可以無時無刻監看和分析地上的一舉一動。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天上的大電腦

整個2021年上半,美國華府軍事圈都在流傳一則傳言:中國正在擴充核武,在中國偏遠地區興建飛彈發射井。雖然沒有公開資料可證明,但是私下竊竊私語的人都相信,中國正在進行大規模的武器整備。如果有人能證明飛彈發射井的存在,一個愈來愈具侵略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愈見清晰,緊張的中美關係也會更加惡化。

德克爾.艾佛樂斯(Decker Eveleth)是從公開情報圈兩個前輩那裡聽到這則武器傳聞。公開情報分析員是專門搜尋公開資料、試圖看穿某些軍事經濟活動的人。爬梳稅收紀錄或軍事合約、分析衛星圖像都是他們洞悉真相的管道,在這些工具的幫助下,他們能揭露北韓飛彈試射或非法運油給被制裁國家的細節。一般來說,他們的目的是把政府和危險份子想掩蓋的資訊攤在陽光下,讓民眾知道自己的世界發生什麼事,然後在公開論壇討論。

艾佛樂斯是里德學院(Reed College)的大學生,因為有搜尋資料的嗜好,而跟公開情報圈愈走愈近,其他學生在猛灌啤酒、改裝重力水菸壺的時候,他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挖掘資料庫、分析衛星圖像。結果證明他在這方面真的做得不錯,他能看出比他資深很多的分析員沒看到的模式。他常常把自己的發現發到推特,也因為他的發現夠多、夠可信,公開情報圈的老手開始找他聊聊。

2021年5月中旬,艾佛樂斯決定拿中國飛彈發射井的傳聞來試試。他先假設那裡的外觀會類似先前發現的一組發射井,當時中國軍方為了掩人耳目,建造充氣圓頂把發射井覆蓋起來,情報分析員把那些白色圓頂稱為「死亡充氣屋」,因為很像在運動場會看到的半永久式結構物或兒童派對上的充氣城堡。另外,艾佛樂斯還假設那些圓頂會出現在中國北部沙漠,因為中國軍方在那個區域特別活躍,而且那裡有廣大的平坦土地可以使用。

因為嗜好所需,艾佛樂斯早就申請一個行星實驗室帳號,所以馬上就開始抓照片,把幾千公里的沙漠切成一格一格逐一搜尋,整整花了他一個多月的時間,並在6月底有了重大發現:他找到大約一百二十個白色死亡充氣屋。先前發現的充氣屋最多只有二十幾個,要是艾佛樂斯真的發現一百二十個新的發射井,可能會震驚全世界,也意味新的武器競賽可能已經是進行式。

6月27日早上八點,艾佛樂斯聯絡行星實驗室,告知他的發現。鴿子衛星幾個月下來已經拍攝那個區域大量的照片,艾佛樂斯可以利用這些照片的時間順序,還原發射井的興建過程。而為了取得更好、更新的照片,艾佛樂斯詢問行星實驗室,能否調用解析度比較高的天空衛星對準那個區域拍攝,行星實驗室答應幫忙。

接下來二十四小時,行星實驗室的工程師從地面接收站發射無線電訊號給衛星星座。衛星上的電腦接收到訊號,衛星就啟動反應輪改變位置,朝向目標,以每秒7.5公里的移動速度連珠砲拍攝那片沙漠。拍到的照片透過無線電傳回地球,解碼後,再用行星實驗室的軟體進行處理。到了28日早上八點四十六分,艾佛樂斯登入行星實驗室的服務項目,不只看到圓頂,還看到為鋪設通訊電纜而挖的溝渠,溝渠一路通到幾個地下設施,很可能就是發射作業中心。他把這堆照片拿給公開情報圈的老手看,一致同意他確實找到大家謠傳的飛彈發射井。「我們知道這是不得了的事,」他說,「而我是第一個找到的人,特別興奮。」

艾佛樂斯把照片給記者看,中國核武軍備的報導就登上了多份報紙頭版。美國國務院說這項發現「令人擔憂」,中國報刊則是試圖淡化照片的重要性,說艾佛樂斯只是碰巧發現風場建設的業餘偵探。中國會這樣誤導並不意外,但很可笑,因為照片上明明有那麼多跡象顯示那是核武基地。

報導這件事的記者當然只看到政治效應,沒有人退一步看看這個故事另一個重要的部分:一個大學生敲敲鍵盤就挖出中國一項重大軍事行動,而且他使用的數百顆衛星艦隊並不是軍隊或政府的所有物,而是民營公司的資產,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做得到他做的事。

行星實驗室衛星所揭露的真相每年都在增加,也為地球和住民的生活提供迫切需要的背景和細節。就以行星實驗室所在的舊金山來說,他們的照片可以測量水庫的水量,幫助科學家監控旱情,還能幫助森林科學家確定野火風險最高的區域,進而給出哪裡應該疏伐或燒毀樹木的建議,而負責保護加州公有土地的人,則是利用衛星照片揪出非法種植毒品的地方。

一直有公開情報分析師說中國興建第一艘航母、侵占南海島礁、擴大維吾爾再教育營。這種時候,行星實驗室的照片通常會登上《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的頭版,強化報導的可信度,也讓讀者更能感同身受。類似的報導還包括:伊朗境內發現遠程飛彈設施、特斯拉在內華達州興建大型電池工廠、沙烏地阿拉伯煉油廠遭到攻擊等等。2020年一場爆炸撼動黎巴嫩貝魯特時,行星實驗室很快就有當地受損程度的照片;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時,行星實驗室的照片則記錄全球經濟陷入停擺的空城景象。

大部分人並不知道這種拍照衛星的存在,也不知道人工智慧已經在太空那裡觀察他們的生活模式。我們普通人可以欣慰的是,衛星看不到我們的臉,而且分析的是大趨勢,不是個人行為。不過,我們的處境當然跟政府一樣,也不得不接受「這種全新、透明的機制」。我們頭上已經有一個龐大的運算與觀察系統網路,無時無刻在觀看或分析我們的一舉一動,這種技術雖然看起來複雜,但還處於起步階段。相機會改進,數據量會增加,演算法會愈來愈好,人類活動的總和會轉化成一個非比尋常的資料庫,會有人找到方法,用你想像不到或不樂見的方式加以開採。

文章來源:艾胥黎.范思著《太空商業時代:馬斯克引發的太空經濟革命》,天下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