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乳癌復發因身體乘載怒氣? 許瑞云:放掉對他人的控制,從自我覺察開始

《女性心療法──妳要好好的》書摘精選

潛意識裡不想康復,癌症復發的機率自然相對高。圖/freepik
潛意識裡不想康復,癌症復發的機率自然相對高。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玉權十年前右乳房乳癌確診,當時除了開刀切除腫瘤,也做了化療,沒想到十年後右乳房癌症復發,左邊乳房也長了纖維囊腫。

她得知乳癌復發後十分沮喪,想起當年治療過程的痛苦就感到害怕無力,來求診時一直說不想再化療了。

從能量動力場上看到,玉權身體裡壓抑了很多怒氣,讓她生氣的事情實在太多, 尤其是想到先生,她就火冒三丈。玉權的易怒,讓家人和她互動都得小心翼翼,擔心一不小心惹毛玉權,日子就會很難過,所以家人雖然關心她,卻也不敢靠得太近。

我對玉權說,她的問題在於只要別人不順她的意,她就會不高興,玉權總認為自己是為別人好,但別人怎麼不懂她的用意呢?她動不動就生氣,一直生氣的結果,就是把自己搞得筋疲力竭,明明是想要教導和幫助別人,卻吃力不討好,結果反而覺得自己很沒用。

其實玉權的家人明白她的辛苦和付出,所以也想要對她好,先生和女兒都很關心她,但是玉權的個性實在太暴烈,相處起來就像抱著一團火,讓人心生畏懼。

我問玉權,她在生先生什麼氣呢?

她有點委屈的說,只是希望先生可以多關心她一點,像是多用言語問問她好不好,看看她需要什麼幫忙,而不是在一旁做他自己的事情。

實際上,玉權的先生一直很關心她,只是關心的方式都不是玉權想要的,幾次和先生溝通,對方還是不懂玉權到底想要什麼,結果惹得她更生氣,對先生擺臉色、發脾氣,搞得他更加不知所措,雙方因此都很沮喪。

我告訴玉權,她對先生的表達方式太抽象,想要先生的關心但表達方式又不明確,對方當然很難理解。例如玉權想要先生「問問我好不好」,如果先生真的問她: 「妳好不好?」絕對會被玉權白眼甚至臭罵,因為這不是她真正想要的關心,而玉權自己說不清楚,卻又動輒發怒,只會讓先生更焦慮無助。

但就算這樣,先生還是試著去靠近火爆的玉權,光是願意坐在玉權旁邊聽她說話,其實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聽到這裡,玉權才有點歉疚的表示,她之所以這麼生氣,是因為過去自己和婆婆處得很不好,但是先生從來沒有站出來幫她說過一句公道話,這讓她耿耿於懷,一直氣到現在。

慣性讓人難以擺脫生命桎梏

玉權的婆婆是個非常強勢的人,能量場上看到,當婆婆一出現,全家人都怕得要命,玉權的先生更是躲得遠遠的。雖然先生也很怕玉權,但相比起來,媽媽比太太更可怕,所以玉權期待先生能幫她和婆婆應對,實在是太為難先生。

玉權認為自己內心是個小女孩,要不是先生太過軟弱,她怎麼會變成一隻母老虎,她的強悍易怒,都是被先生逼出來的,她明明就是個天真和善的小女孩,都是先生的錯,才讓她變得凶巴巴,每每想到這裡,她就一肚子火。

我對玉權說,能量場上她根本就是個女王,周遭的人都在等著她發號施令,每個人都很怕她,根本沒人敢有意見,她給人的感覺絕對不是什麼委屈的小女孩。

玉權的先生是個溫柔好脾氣的男人,這也是他吸引玉權的地方,先生一向以玉權的意見為意見,凡事都由她作主。

玉權嫁給這麼溫順的丈夫,卻期待他能挺身對抗那麼強悍的婆婆,完全是不切實際的期待。如果玉權的先生是能夠站出來和強悍媽媽對抗的強勢男性,那麼玉權就不會喜歡上他了。兩個強勢的人往往很難相處,一個想往東,一個想往西,互不相讓, 怎麼並肩同行呢?

玉權的內在並不是脆弱需要別人保護的小女孩,而是一個強悍有力、喜歡發號施令的女強人。即使玉權自認是小女孩,但實際上絕非如此,她只是女強人做久了,偶爾也會倦怠,想要做個小女人。

其實當初玉權擇偶時,潛意識裡就是要找一個願意聽她發號施令、讓她可以掌控的對象,她喜歡的是聽話、順從的伴侶,所以問題在於她認定自己內心是個小女孩, 和真實情況相距甚遠,內在才會產生很多矛盾衝突。

我告訴玉權,在某些方面其實她和婆婆很像,非常強勢又極度自我中心,要求身邊的人必須全然聽命服從。玉權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她先生也曾經這麼說她。

人很奇怪,明明很想擺脫生命中的某些桎梏,卻又不由自主會循著慣性,掉入另一個類似的桎梏之中。就像玉權的先生,雖然覺得媽媽給他很大壓力,但擇偶時偏偏又找了和媽媽一樣很強勢的女人。

也許是因為熟悉的桎梏雖然令人不舒服,但已經習慣被那樣對待,反而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舒適圈,所以玉權的先生才會選了一個和媽媽一樣凶悍的太太。玉權不但完全不懂先生對媽媽的恐懼有多強烈,還期待他去對抗已經怕了一輩子的媽媽,結果當然會大失所望。

放掉掌控他人的念頭,允許每個人做自己

玉權之所以生病,並且在多年後再度復發,和她習慣控制主導別人的習性有關, 別人不聽從,她就很生氣,所以乳房承載了很多怒氣。加上每當玉權生病,所有人就會乖乖聽她的話,不惹她生氣,種種生病的好處,會讓玉權潛意識裡不想康復。如果玉權希望自己能夠完全康復,就得學習放掉想要控制別人的念頭,不要當一個老是想對他人指手畫腳、頤指氣使的人。

玉權很苦惱的說,她實在不知道怎麼做才算放掉對他人的掌控,如果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她會很沒有安全感。

要放下對他人的掌控,第一步必須先覺察,看到自己有想掌控或改變別人的念頭,例如想要利用生病這件事讓他人服從。一直以來,玉權的內在心聲就是:「我生病了,你們都要聽我的話,不然你們是要我去死嗎?」對玉權而言,疾病是很棒的武器,如果她想痊癒,就不能一直抱著疾病當武器,必須先讓自己放掉掌控他人的念頭,允許每個人做自己。

玉權雖然嘴上說願意放掉控制他人的慣性,好讓自己恢復健康,但能量場上看到她並不樂意這麼做,因為疾病對她來說實在好處多多,根本是她的安全網、舒適圈。

玉權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夠恢復健康、得到自由,卻又不願意讓家人也享有自由, 因為她實在很難尊重其他家人有自己的選擇,總是看很多事情不順眼,希望別人都聽從她的意見。因此就算她的腦袋想要放手,但心裡並不真的同意這麼做,她太習慣用「我都是為你們好、為你們著想」的藉口,要大家照她說的做。

玉權抱怨先生一向只負責自己的事,其他什麼都不管,她只好一肩扛起家中大小事。就像當初玉權因為和婆婆合不來,不願意再與婆婆同住,加上生了小孩空間也不夠,所以就決定買房子搬家。玉權抱怨從頭到尾買屋、換屋都是自己搞定,先生雖然也有參與,可是大多數的決定還是她下的,這讓她累到不行,也對先生很多怨言。

我對玉權說,因為她的意見很多,又非常固執己見,說要搬出去的是她,要買什麼房子、要怎麼裝潢,也是她說了算,先生就算有意見,也不會被採納,既然沒有決定權,那他又能負什麼責任?所有事都要玉權拍板才能定案,自然她就要擔起責任。

真的讓先生作主的話,他說不定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繼續和媽媽同住就好, 根本沒必要搬家,但這樣的決定玉權能接受嗎?

先生也可能想買個小房子,畢竟孩子長大以後就會搬出去,也不需要太多裝潢, 玉權會同意或尊重先生的這些想法嗎?

我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就要自己負起責任、自己承擔,這樣才合理啊!

文章來源:許瑞云、鄭先安著《女性心療法──妳要好好的:跨越生命課題、學習自我療癒,重獲身心健康》,天下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