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陸經濟學家:今年如完成5%的GDP增長目標 赤字率需為4%

  • 中時即時 藍孝威
大陸經濟學家:今年如完成5%的GDP增長目標,赤字率需為4%。(新華社)
大陸經濟學家:今年如完成5%的GDP增長目標,赤字率需為4%。(新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一年一度的全國「兩會」即將啓幕。全國「兩會」期間,最令市場關注的莫過於政府工作報告會將經濟發展各類目標確定在什麼水平。此外,兩會的市場關注點還有哪些?對今年的經濟工作有哪些前瞻指引?

對此,經濟學家蔣飛對界面新聞表示,市場普遍預計今年GDP增長目標在4.5%至5%之間,在潛在經濟增速附近。如果GDP增速能夠達到5%,CPI有望由負轉正;如果GDP增速降至4.5%,仍在潛在經濟增速下方,CPI很難回升。

談及就業和收入指標,蔣飛認為,如果經濟增長速度變慢,就業和收入問題就會增加,其中青年人就業依然是2024年重點關注的問題之一,「自從2022年單位GDP能耗目標不在政府報告裡公佈,這一約束也變得相對寬鬆。預計今年政府工作報告裡依然不會公佈就業和收入的目標值。」

財政政策方面,根據長城證券的測算,今年要完成5%的GDP增長目標,需要赤字率為4%、實際利率降至3.6%。

蔣飛指出,除了明確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質增效仍將是2024年重點明確的要求。在短期穩經濟增長、長期穩財政可持續性的雙重要求下,財政空間有限,這就要求國家用好每一分錢。

蔣飛預測,貨幣政策的表述可能會發生較大的變化,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已經提出「『保持社會融資規模、貨幣供應量同經濟增長和價格水平預期目標相匹配』的目標,增加的「價格水平預期目標」就是最新的要求。今年1月中國的CPI同比增速為-0.8%,今年的CPI同比目標大概率仍是3%,這就對中國的貨幣政策提出了更高要求。

界面新聞:今年兩會投資者最關心的幾個熱點話題有哪些?

蔣飛:根據人大議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審議政府工作報告,去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和今年的計劃草案、財政預算草案;以及人大常委會提交的其他議案。其中政府工作報告和財政預算草案是每年必過項目,也是涉及當年經濟工作的重要指引性文件。但每一年經濟形勢各不相同,政府政策也不盡相同。每一年的政府政策目標都在政府工作報告和財政預算草案里明確公佈出來,所以市場投資者最關心的還是這裡的政策目標。

去年是疫情結束後的第一年,市場所期待的報復性復甦並未出現,反而物價持續走低。雖然去年GDP增速完成了目標水平,但主要是2022年低基數的原因。兩年(2022-2023)的平均增速只有4.1%左右,明顯低於潛在經濟增速,所以平減指數為負。市場普遍預計今年GDP增長目標在4.5%-5%之間,在潛在經濟增速附近。如果GDP增速能夠達到5%,CPI有望有負轉正;如果GDP增速降至4.5%,仍在潛在經濟增速下方,物價很難回升。

除了完成經濟增長和物價目標之外,還會有就業指標、收入指標以及國際收支、糧食產量和環境治理。相對來說,只要完成經濟增長目標,就業和收入指標相應都會容易完成。如果經濟增長速度變慢,就業和收入問題就會增加,其中青年人就業依然是2024年重點關注的問題之一。自從2022年單位GDP能耗目標不在政府報告裡公佈,這一約束也變得相對寬鬆。預計2024年政府工作報告里依然不會公佈這一目標值。

在改革層面,今年將圍繞「兩個毫不動搖」、國企改革、財稅體制改革以及一攬子化債方案展開。我們的報告裡曾提到過,提振市場信心最終是要靠改革,只有通過改革釋放生產率,中國經濟才能保持長久的健康增長。所以今年的改革項目值得大家期待。

界面新聞:為了完成2024年的經濟增長目標,還有哪些配套指標需要關注?

蔣飛:在西方經濟理論中,凱恩斯主義是最主要的宏觀調控手段。中國自從改革開放也一直遵循這一規律,其中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是最主要的刺激需求手段。過去每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都會公佈當年的赤字率和貨幣增長目標,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不例外。在經濟體制給定的情況下,需要多少的GDP增長,就需要多少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可以通過數學計量手段測算出大致的範圍。根據我們的測算,2024年要完成5%的GDP增長目標,需要赤字率為4%、實際利率降至3.6%。

財政政策中除了明確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質增效仍將是2024年重點明確的要求。在短期穩經濟增長、長期穩財政可持續性的雙重要求下,財政空間有限,這就要求國家用好每一分錢。貨幣政策的表述可能會發生較大的變化,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已經提出「『保持社會融資規模、貨幣供應量同經濟增長和價格水平預期目標相匹配』的目標」,增加的「價格水平預期目標」就是最新的要求。2024年1月中國的CPI同比增速為-0.8%,今年的CPI同比目標大概率仍是3%,這就對中國的貨幣政策提出更高的要求了。

根據我們在前期《中國貨幣需求函數》、《中國貨幣調控機制的轉型》以及《重提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性》等多篇報告中的研究,當前中國貨幣調控方式應該從數量轉為價格。我們認為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可參考將實際利率作為目標。

界面新聞:我們觀察到,近幾年您一直在強調改革,請問今年的改革會有哪些變化讓您期待?

蔣飛:中國經濟的發展成績是靠改革開放創造的。1992年鄧小平南巡時曾表示「不改革開放,只有死路一條」,這句話深深的印在一代人的心裡。習近平主席2012年時提出「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也是強調改革的重要性。

中國經濟在疫情發生後遇到了一些困難,有些困難具有長期性和複雜性,導致經濟增速不斷下移。但環顧其他發達國家走過的道路,經濟長期增長是可以實現的,中國也沒有長期衰退的宿命論。從分析經濟增長的內涵和結構中,我們可以瞭解到經濟發展的困難主要來自於投資增速下降和勞動力數量減少。要解決這些問題,只有通過改革,提高投資效率和勞動力質量,營造科技創新的市場環境和制度基礎。

今年無論是國企改革還是民營經濟促進法,本質上都是要提高經濟活力,提升生產率;財稅體制改革和一攬子化債方案也是在解決之前制約中國經濟發展的地方政府債務問題。除此之外還有推動市場化的改革方案、化解房地產和金融風險的措施等,都是今年讓人期待的內容。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