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華爾街最大的「戰利品」是中資企業?

《白話金融》書摘精選

根據估算,美國當年拯救次貸危機的資金至少需1兆美元,平均每個納稅人必須負擔6,000美元。圖/freepik
根據估算,美國當年拯救次貸危機的資金至少需1兆美元,平均每個納稅人必須負擔6,000美元。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從前,各國要抵禦外來侵略,靠的是戰爭這種極端的模式。但現在,掠奪沒有停止,抵禦也在繼續,只是雙方的武器變了。在當代戰場上,敵我雙方是以不見刀槍的金融為武器。不過,激烈格鬥、戰場上血跡斑斑、烽火四起的場面,與真實戰爭毫無區別。無論戰敗方是誰,收拾殘局的感覺甚至更讓人痛徹心扉。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縮寫為WTO)後,中國經濟以驚人之勢崛起。WTO的貿易規則,賦予成員國之間的經濟優勢:貿易壁壘降低,門戶也隨之開放。更具意義的是加入了WTO,就等於在全球的商務桌上占有一席之地,它標誌著一個國家的重要地位。

中國加入WTO後,打開了全球的市場。固定的人民幣值,使中國製造保持最低成本,吸引世界各地的工廠、企業湧向中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其他地方,能僱用成千上萬的廉價工人。

大量低成本的中國紡織品,源源不斷的向美國和其他已開發國家出口。1990年代中期,中國在全球經濟體中扮演的還只是個小角色,但僅僅10年,中國一躍成為生產最終財(Final good,經濟學中指最終用於消費而非生產其他產品的財貨)超過全球十分之一的國家,滾滾財富隨之而來。

在中美貿易往來中,面對突如其來的財富,中國菁英階層最初不知如何是好。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購買美國國債存放中國人民賺來的血汗錢。因為美國國債最安全,又具流動性,且不需要複雜的金融知識便可操作。此時,中國的財富令華爾街饞眼欲滴,就像狼聞到了血腥味一般。

誰承擔兩房留下來的資金空洞?中產階級

眼看中國積蓄越積越多,但美元這一獨特的貨幣時常為了其自身的利益,時貶時升,使中國握有的美國國債收益不穩。

假如只考慮資金的安全性,十年期國債的收益率是4%,回報不錯。但是,現金滾動的速度和中國經濟兩位數的增長速度相比,4%的回報率就顯得微不足道了。中國出於自衛,為抵禦美元貶值使資產縮水的微小聲息,就足以使華爾街蠢蠢欲動了。他們到中國兜售帶有異國情調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像是企業債券、住宅抵押證券和債務擔保證券等。他們糊弄中國購買證券的故事,特別有說服力:

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美國持有房子的人獲得數兆美元的住宅抵押貸款,貸款的損失可以說只有千分之一。大蕭條時期,美國有些地方的房價下跌,但那也是暫時的。除此之外,美國房價根本不會下跌。

在此情形下,中國擴大了投資組合,開始做出數量巨大和大膽的投資決定:購買房利美和房地美發行的美國機構債券及聯邦住宅貸款抵押公司的債券,以平衡美元貶值帶給中國的巨大虧損。中國巨資源源不斷的湧入美國,持有美國兩房發行的證券為3,763.26億美元,資產抵押債券(Asset-Backed Securities,簡稱ABS)為2,060億美元。

對於投資兩房發行的資產抵押證券,中國政府態度謹慎,並做過一番功課。兩房私有化之前,有著政府背景及市場的壟斷地位。兩房並非直接把貸款借給購屋人,相反的,他們從銀行和放貸機構購買抵押合約,給銀行或放貸者騰出更多現金,再貸給購房人士或延長更多的貸款。雖然美國政府並沒有正式為這些證券背書,但曾擔保過。

然而,中國和其他各國政府,以及共同基金、退休基金、保險公司和個人投資者等無論如何都沒料到,兩房把從銀行買來的次級房貸,經過一番「精美包裝」,放進價值5.2兆美元的債券市場,並獲得證券最高評級AA,幾乎跟美國國債一樣可靠,是固若金湯、只賺不賠的投資,且回報還比美國國債高。

不幸的是,2008年9月8日,兩房的黑色星期一,一開盤,房利美股價就從2.05美元下跌至0.73美分,而房地美從3.60美元跌至0.83美分,均跌破1美元,衝破紐約證券交易所設定的1美元「警戒線」,進入交易所監管部門的重點關注名單,面臨被下市的可能。而2007年,兩房的股價還分別為68.60美元和65.88美元。

美國政府最終救起兩房、放棄雷曼兄弟,這讓中國大大鬆了一口氣。

由於美國政府接管了兩房,持有兩房普通股和一般優先股的投資人便倒楣了。他們的股息在接管期間被取消,美國財政部還可以認購相當於兩房79.9%的普通股股權,大大稀釋了普通股的價值。

跟著蒙受損失的是持有兩房優先股的金融機構,包括美國和歐洲銀行。這些機構大約持有總額50億美元的優先股,評級機構標普已將兩房的優先股評級調降到14級,穆迪也宣布將兩房優先股評級降至垃圾級。

但是,當衍生性金融商品的高利潤被金字塔頂端之人掠奪後,巨大的洞將由誰補?毫無疑問,當然是金字塔最底端之人──納稅人。根據估算,拯救兩房的資金至少需1兆美元,平均每個納稅人必須負擔6,000美元。而納稅人之中,最倒楣的非中產階級莫屬,他們既沒有富豪逃稅漏稅的資本(需要大量專業人士服務),又不甘於像窮人(基本上不用納稅)那樣賴在政府身上。除去富人和窮人,每一個中產階級都可能分攤高達上萬美元。

文章來源:陳思進著《白話金融:財富自由的基礎知識,利率、股票、槓桿、匯率、房地產……人人能看懂,天天可活用。》,任性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