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息利雙收真有這麼香? 高股息ETF優缺點大解析

高股息ETF熱潮襲來,投資人上車前更應明辨其屬性與風險。圖/本報資料照片
高股息ETF熱潮襲來,投資人上車前更應明辨其屬性與風險。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高股息ETF熱潮襲來,「統一台灣高息動能」(00939)和「元大臺灣價值高息」(00940)兩檔ETF合計募資超過2,200億元,在建倉效應發威之下,台股投信單日買超18日才以132.07億元寫下史上新高,19日又直接翻倍以278億元打破前一天才剛創下的紀錄。就連立法院都對此狂潮邀請金管會主委至院會備詢。投資人跟風進場前,更應清楚掌握高股息ETF的屬性與風險,才不致最終落得一廂情願空歡喜一場。

高股息ETF是Smart Beta ETF的一種

一般以市值加權的指數型ETF採用被動執行,以追求市場平均報酬為目標,傳統共同基金則是透過經理人依投資決策做主動管理;在投資學裡,「β」(Beta)代表整體市場大盤表現,而「α」(Alpha)則代表贏過市場大盤的超額報酬。

Smart Beta ETF則是想結合主動策略與被動執行雙方優點而應運而生的投資商品,既保留一般ETF透明度高、交易成本低的特性,但又同時能透過特定策略進行主動選股,讓投資人有機會獲得超額報酬。所謂的「Smart Beta」,指的就是透過某種「可量化的策略因子」作為選股策略來提升報酬率,這陣子在台灣備受追捧的高股息ETF即屬於Smart Beta ETF當中的一種,其所採用的可量化策略因子就是「殖利率」。

而其他常見的策略因子還包括價值、動能、質量、波動度、市值規模等等。打個比方,我們可以想像自己是一位營養師,若遇到想長肌肉的運動員,就可以幫他用蛋白質調配特殊配方,若遇到想強化骨骼的,就會在配方中添加鈣的成分,而蛋白質與鈣在此情境下就是不同的Smart Beta。而在投資上將策略因子事先制訂成規則,再依據規則來佈局投資組合,幫助想利用特定策略擊敗大盤的投資人,就是Smart Beta ETF存在的目的。

舉例而言,認為「動能」至關重要的投資者,在台灣就可以考慮投資通過流動性檢驗,再依最近20日α係數作為動能篩選的「富邦臺灣中小A級動能50 ETF」(00733)。又或者同時看重2個以上策略因子的投資人,就可以尋找那些不只採用一個策略因子的ETF,例如同時依據「波動度」及「殖利率」做搭配篩選的「元大台灣高息低波ETF」(00713)等等。

Smart Beta ETF真能贏過大盤?

00940預計4月1日才要上市,卻未演先轟動,已寫下多個歷史第一;包括第一次有ETF在掛牌上市前就已有人創立「自救會」,且人數增加迅速,截至3月21日,臉書「00940自救會」已突破2.8萬人。網友自我調侃,「你終究要被救的,何不一開始就先自救」、「先加進來等自救」、「驗證人多就危險的理論到了」。就連央行總裁楊金龍也罕見示警,要投資人小心市場過熱時的「羊群效應」,切勿一窩蜂搶進,否則很容易「一起上去、一起下來」。

究竟包括高股息ETF在內的這些Smart Beta ETF,報酬率能否在發行上市後如募集資金時所宣稱的跑贏大盤呢?從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OSU)金融系教授伊扎克.班-大衛(Itzhak Ben-David)等四位學者於2022年10月發表的論文<ETF的吸睛之戰>(Competition for Attention in the ETF Space)或可見端倪。

他們統計了2000年至2019年美國各類ETF指數,從上市前3年到上市後5年的報酬表現。透過回測發現,Smart Beta ETF在掛牌前的表現確實能夠取得戰勝大盤的「α」超額報酬;然而一旦掛牌後,這樣的超額報酬就消失了,只能拿到約等同於整體市場大盤表現的「β」報酬。表現最慘的則是產業型ETF與主題型ETF,這類ETF透過回測顯示,掛牌前3年超額報酬皆相當明顯,但掛牌後5年累積報酬率卻為負20-30%,明顯是掛牌前一條龍,掛牌後一條蟲。

新上市ETF掛牌前3年與掛牌後5年績效表現。圖/Fisher College of Business Working Paper Series
新上市ETF掛牌前3年與掛牌後5年績效表現。圖/Fisher College of Business Working Paper Series

表現會不如預期,該論文也點出問題可能出在一開始在設定指數規則時發生統計學上的「擬合過度」(Overfitting)。由於ETF產品在推出時要吸引投資大眾青睞,因此在制定指數規則時容易「因題設事」地去匹配特定歷史資料。ETF的設計者可以輕易地「看著後照鏡」做產品設計,以後見之明加入各式各樣的策略因子來編製指數,讓其回測報酬率看起來遠勝過大盤。這一部分也解釋了為何台灣ETF市場,越晚近推出的ETF,其選股邏輯越複雜,篩選條件越「多元」。

國內某投信新發行指數編制規則。圖/某本土投信官方網頁
國內某投信新發行指數編制規則。圖/某本土投信官方網頁

台灣高股息ETF成績表現如何

台灣最早公開發行的ETF「元大台灣50」在2003年上市,而第一支主打高股息的ETF「元大台灣高股息」則於2007年底才上市。我們如果回測過去16年二支ETF的表現,會發現在累積總報酬率上0050以339%力壓0056的260%。儘管主打高股息的0056的確在累積配息報酬上以206%小贏0050的185%,但在資本利得累積報酬上,0056卻以54%大幅輸給0050的155%。

0050與0056過去16年投資報酬率比較。圖/M平方 MacroMicro
0050與0056過去16年投資報酬率比較。圖/M平方 MacroMicro

若再加入相對晚近才發行的高股息ETF做比較,在滿足回測數據的可靠度之下,我們挑選發行超過5年以上的「國泰股利精選30」(00701)與「富邦臺灣優質高息」(00730)作為代表。會發現過去5年在總報酬率上0050依舊以129%一枝獨秀,0056則以112%緊追其後,反倒2位學弟00701與00730分別以55%與63%的成績表現大幅落後。明顯可見相對較晚成立,加入較多篩選條件的高股息ETF指數,表現反倒沒有質樸簡單的老學長0056來得強。

國內4支高股息ETF 近5年累積報酬率比較。圖/M平方 MacroMicro
國內4支高股息ETF 近5年累積報酬率比較。圖/M平方 MacroMicro

除了總報酬率不如大盤市值型ETF外,高股息ETF最引以為傲的配發現金股利,實際上也必須等到填息完成才能算真正到手,否則在台灣,股票和ETF一除息,其淨值也會等值下降,到頭來不過是左手換右手、用自己口袋裡的錢配給自己罷了。然而如果填息真的如此理所當然,那大家除息後再進場坐等填息行情抬轎豈不快哉?正是由於填息與否完全無法事前確定與保證,金管會主委黃天牧才會於日前表示,那些主張買高股息ETF勝過存定存的說法是非常不恰當的類比。

從上述國外學術研究與國內數據回測可知,撇開短期波動不論,若投資人看好市場長期仍將持續向上,無論是定期定額存股或長期持有,選擇投入總報酬率明顯較高、管理成本通常較低的大盤指數型ETF,將成分股取得的資本利得與股票配息盡量留在ETF中持續參與市場大盤,而非透過高股息ETF的配息機制拿回現金,或許才是更理性的選擇。

當然高股息ETF也並非一無是處,除了可以作為需要穩定現金流之投資人的好工具之外,對於不看好市場長期趨勢向上或對此抱持懷疑者,也能透過高股息ETF配發高股息的機制,持續而穩定地將參與市場的資金分批收回,當作一種被動式獲利了結,落袋為安。工具本無好壞,端視投資人初衷與目的,以及是否選對適合自己的工具才是關鍵。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