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若心理學大師佛洛姆見到當今韓國社會,他會如何分析?

《不安到受不了時,念念佛洛姆》書摘精選

佛洛姆的分析表示,戀屍癖是逃避自由其中的一個型態,在資本主義頗為發達的現在,韓國社會也受戀屍癖主宰。圖/freepik
佛洛姆的分析表示,戀屍癖是逃避自由其中的一個型態,在資本主義頗為發達的現在,韓國社會也受戀屍癖主宰。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佛洛姆的分析表示,戀屍癖是逃避自由其中的一個型態,而戀屍癖主宰著現代社會。在現代社會中,佛洛姆可能會最在意美國與歐洲,但我想佛洛姆應該會認為,在資本主義頗為發達的現在,韓國社會也受戀屍癖主宰。換言之,佛洛姆應該會覺得,相較於被占有欲與消費主義所束縛的生命,現今韓國人更愛沒有生命的精妙人造物,並受政治性宣傳、煽動與企業廣告所左右。

不過,我們可能會質疑佛洛姆是否將評價人類與社會的標準定得太高了。如果沒有人徹底以占有型態生活,就也沒有人會徹底以存在型態生活,大多數人的生活是占有型態與存在型態並存的,而社會也是一樣。若沒有完全由占有型態主宰的社會,就沒有完全由存在型態主宰的社會,只是其中一邊更能主宰人類與社會而已。因此我們可以說,相較於其他國家,幸福指數最高的北歐國家更能體現存在型態,而這種社會也比其他社會更為健康。

從這樣相對的角度來看,我們也能相當正向地看待當今的韓國社會。如今韓國所得到的評價為—從韓戰後的廢墟狀態出發,是在最短時間內實現民主化和產業化的國家。民主化代表人們的獨立批判精神強化了,工業化代表著人們的物質水準提升了。佛洛姆認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物質財富的增長會使人類陷入占有欲與消費主義之中,因此他只強調其消極的一面。然而,物質財富的增長與民主化卻是密不可分的。隨著物質水準的提升,現今韓國社會裡的多數高中畢業生都上了大學,隨著人們教育水準的提高,民主主義也被鞏固住了。物質的增長與民主化如此相互促進,雖然目前還不夠充分,但在社會安全網強化的同時,社會福祉也在擴大當中。

佛洛姆所說的「人本的社群式社會主義」是很難實現的理念,只要人們無法完全擺脫占有欲就無法實現。所以,我們要做的是,進一步發展潛在的可能,並改善問題,而不是唾棄當今韓國社會,直接把當今韓國社會看作是病態的社會。佛洛姆也反對暴力革命,他期待資本主義社會能透過民主程序,朝著他所嚮往的「人本的社群式社會主義」前進。

文章來源:朴贊國著《不安到受不了時,念念佛洛姆:首爾大學名師講座,帶你遠離焦慮與孤獨,發現內在力量的紙上哲學課》,方舟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