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人們為何總是沉迷於「我就是正義」?

《正義中毒》書摘精選

一旦陷入正義中毒的狀態,會把非我族類者都認為是壞人,並絞盡腦汁思考如何給對方造成最大傷害。圖/freepik
一旦陷入正義中毒的狀態,會把非我族類者都認為是壞人,並絞盡腦汁思考如何給對方造成最大傷害。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你在什麼時候會感到「無法原諒他人」呢?

「發現戀人或另一半不忠時。」

「受到上司的職權騷擾或性騷擾時。」

「遭受信賴的朋友背叛時。」

這些經歷可能是許多人自身或身邊的人都發生過的。在這種情況下產生「難以原諒」的情感,是對於自己或親近之人受到傷害而產生的憤怒。當遇到這些情況,人們理所當然會有強烈的憤怒感湧上心頭。

那麼,下述這些情形會讓你感覺如何呢?

「形象清純的人氣高材生女藝人,被揭發婚外情。」

「餐廳工讀生在社群網站上,發布惡作劇影片。」

「大型企業的電視廣告中,帶有歧視性的表達。」

當然,婚外情本身在法律上是不被允許的;而員工發布影片也可能對商店經營造成負面影響,導致刑事處罰;在電視廣告中展現對某特定群體的歧視也會有問題。

然而,明明不是自己或親近的人們有直接損失,也和上述當事人沒有關聯,某些人卻會湧現強烈憤怒和憎恨的情緒,對一個陌生人施加攻擊性的言語暴力,砲轟得對方體無完膚,這就是失控的「無法原諒」狀態。

我們每個人,都具有一不小心就會陷入這種狀態的特性。

人類的大腦天生會去尋找背叛者、不守社會規範者等顯而易見的攻擊對象,並且對於制裁這些人產生快感。

對他人加諸所謂「正義的制裁」,會讓大腦的快樂中樞受到刺激,分泌多巴胺這樣的快樂物質。一旦耽溺於這樣的快感,就無法輕易脫身,而會慣性地尋找可以制裁的對象,變得完全無法原諒他人。

我將這樣的狀態稱為「正義中毒」,意思是陷入對正義的過度沉溺,這種認知結構與成癮症幾乎相同。

每當名人的醜聞被報導出來,總會受到各界的猛烈抨擊:「做出這種事,真是無法原諒。」當某些不恰當的影片被分享轉傳後,就算只是由一般民眾所拍攝發布,拍攝者和其家人的個人資訊也都會被網友肉搜,即使他們是無辜的;或是一旦人們不喜歡某則企業的電視廣告,即使與產品本身無關,也會對該公司的商品雞蛋裡挑骨頭、說三道四……。

「此人犯下的錯無法原諒。」

「對於犯錯的人,必須給予徹底的懲罰。」

「因為我是對的,對方是錯的,無論我說什麼惡言抨擊都沒有關係。」

這樣的思考模式一旦出現,便難以停止,真是一種可怕的狀態。原本人們應該具備的冷靜、自制、體貼、同理心等特質都瞬間消失殆盡,轉變成具攻擊性的人格,這應該是平時無法想像的。

特別是當對方爆出像婚外情醜聞這種「太明顯的失態」,再加上不論怎麼攻擊,自己的立場也不會受到威脅的狀態下,就有了高舉正義之旗的絕佳機會。 我們都可能陷入「正義中毒」

我想這種被人們熱議、造成騷動的事件,一定也有很多人是用冷靜的眼光看待著。不過,由於正義中毒原本就是大腦裡的內在機制,代表了任何人都有可能陷入這樣的狀態中。當然,我自己也不例外,必須多加留意。

然而,就算自己沒有成為正義中毒者,也可能會成為他們攻擊的目標。我們隨手發布在社群網站上的圖片,可能會被素昧平生的人們批判,遭受「真是輕率」「這樣不對」的批評,這就是一種典型的例子。

一旦陷入正義中毒的狀態時,人們會把所有非我族類者全部認為是壞人,將抱持和自己不同想法的人、做出無法理解的行為的人都貼上「笨蛋」的標籤,並絞盡腦汁思考如何攻擊對方、用什麼樣的言語能夠給對方造成最大程度的傷害。

姑且不論哪一邊的說辭是正確的,只要雙方都確信自己是正義的一方,進而開始互相攻擊的話,那想要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會變得相當困難。

不僅如此,參戰的雙方或許是沉浸於這種互相攻擊的狀態,把它當作一項活動來參與並樂在其中,根本就沒有想要解決問題的意願,那簡直就像是一場競技較量,比拚如何更高超且有效地貶低對方。

這可以說是上述正義中毒狀態的重度上癮症狀吧。

與其努力解決問題、嘗試獲取新的見解、逃脫困境並找到新的答案,他們更樂於在當下陶醉於自己的正義觀中,對對方進行壓倒性的批判,從中獲取滿足感。

無法原諒他人,也無法放過自己的痛苦

然而,很多人原本性格並非易怒,也不會隨意攻擊他人。他們平時可能都保持著通情達理、溫和的態度,但當談到某個話題或陷入特定情境時,態度就會一百八十度大翻轉。

舉例來說,一旦聊到歷史的話題,便無法接受與自己觀點不同的人;或是無法忍受支持某個特定棒球隊伍的人―這樣的情況很常見。實際上,即使在現實世界中可以忍受,但在網際網路和社群媒體的世界中,卻會經常出現攻擊性的行為。因此,人們認為網路的普及似乎使正義中毒現象更加顯著,力道也變得更強了。

另一方面,雖然感受到伸張自身正義的快感,但同時也可能產生無法原諒辱罵對方的自己的感覺。就像一邊狠狠地把對方批判得體無完膚後,再一邊感到後悔,陷入自我厭惡。

在這樣一個你貶低對方、對方也辱罵你,完全找不到任何共同點的世界,只有仇恨持續存在,並且正在不斷擴大著。

即使透過譴責他人的過錯來證明自己的正確性,可以獲得一時的快樂,但如果每天都對別人的言行感到煩躁、在無法原諒的憤怒中生活著,我認為永遠不會得到幸福。

文章來源:中野信子著《正義中毒:炎上、公審、肉搜……腦科學專家解密,為什麼我們無法輕易原諒他人?》,今周刊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