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美日峰會的風光 救不了岸田的內政困境

  • 工商時報 社論
「重整軍備,軍事強國」的日本夢,並不會在岸田的首相任內實現,此次華府之行可能就是岸田的畢業旅行。圖/美聯社
「重整軍備,軍事強國」的日本夢,並不會在岸田的首相任內實現,此次華府之行可能就是岸田的畢業旅行。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美日兩國領袖即將在美東時間4月10日於華府會面,因為時差,可能就緊接在外傳的馬習二會之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還將於4月11日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並於同日舉行美日菲高峰會。由於時值美國要求盟友加強對中管制、南海情勢緊張之際,美日菲三方領袖會傳達何種程度的「抗中」立場,備受各界矚目。

不過,儘管岸田的外交成果亮麗,日股之前也很爭氣地攀越四萬天關,但他的民意支持率長期低迷,一度跌破20%,可能被迫在9月卸下執政自民黨總裁與首相重任,亦即岸田必須思考如何「做得更好,走得更灑脫」。

在軍事方面,岸田就任首相後的出訪活動可謂空前,而突破國防預算點(GDP的1%),則更是前所未見。做為美國印太戰略最重要的前沿國家,日本政府儼然已是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軍事堡壘。最具體的成就,莫過於與英國和義大利合作研發的第六代戰機,以及就此先行在政策上鬆綁,未來可以出口次世代的戰機。影響所及,對外展現對亞太地區盟友的實質支持,對內則將技術移轉給本國企業集團,降低軍工產業鏈、電動車和其他新興產業的研發成本,趁機重振軍事工業研發製造能力,向「正常國家,重整軍備」邁前一大步。

在經濟方面,台積電熊本廠已在2月底啟用,岸田政府也宣布對台積電熊本二廠給予約當新台幣1,555億元的高額補貼,此一重大的外人投資案稱得上是另一種型態的「經濟復興」。至於曾在1980年代獨步全球的日本半導體產業,能否藉著台積電的帶領,就此東山再起,甚至重新成為帶領日本經濟走出失落30年的龍頭產業,則仍有待時間證明。

本世紀以來,日本GDP規模先是在2010年被中國大陸超越,2015年的GDP更已不到大陸的一半。在疫情過後,美國聯準會(Fed)從2022年3月開啟一連串升息,在美元強勢下,日圓大貶,致使以美元計算的日本GDP又在2023年被德國超越,屈居老四。今年隨著企業為員工加薪、加碼投資,日本銀行(央行)也在3月19日終結長達八年的負利率政策,雖然無法提振匯率,日圓迄今仍在1美元兌152日圓附近的低檔,但總算出現擺脫通縮的曙光。不過日本經濟能否真正走出長期困境,也需要再觀察。

在外交方面,對美關係從國際政治到區域經貿,已進入史上少見的另類「美日安全保障」蜜月期。值得關注的是,日本和美國真的有到水乳交融的程度嗎?當然沒有。一方面,盎格魯撒克遜民族-英美加澳紐的「五眼聯盟」,是舉世無雙、血統種族、難以取代的政治軍事聯盟型態。另一方面,「親兄弟,明算帳」,美日的兩國關係,並不是「兄友弟恭」的關係。

例如日本鋼鐵公司(Nippon Steel)要購併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拜登總統就明確表達反對的立場,認為經營權必須保留在美國,否則不但會損害美國勞工的權益,鋼鐵製造能量的有無和好壞,更將影響到國家安全。事實上,就算不是在美國總統大選年,無論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總統,都會因為「製造在美國,就業在美國」,從而反對在大力發展軍工產業的同時,將鋼鐵大廠拱手讓給日本最大、全球第四大的鋼鐵公司。

岸田就任首相以來,雖與G7國家領袖,尤其是拜登進行過多次正式會談,拜登甚至還前往東京,主持並召開印太經濟架構(IPEF)高峰會,但岸田風光的外交成果,並無益人民生活的改善。「禍起於蕭牆之內」,執政自民黨數十年來揮之不去的政治獻金醜聞,在去年迫使黨內各大派閥解散後,政治獻金案與貪污醜聞仍不斷發生。雖然這是一個無言、也無解的難題,但岸田做為自民黨的總裁,必須概括承受所有改革失敗的政治後果。

「重整軍備,軍事強國」的日本夢,並不會在岸田的首相任內實現。此次華府之行可能就是岸田的畢業旅行,自民黨的改革,將是下一任總裁與首相的重大挑戰。然而,只要日本的在野政黨沒辦法「讓人民很有感,對政治不再冷感」,則自民黨的執政優勢依然難以撼動,而日本政治也就不會有令人期待的改變!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留言討論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