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達利超現實主義名作《記憶的堅持》 傳達不安的情緒

《英國BBC的經典節目 現代藝術的故事》書摘精選

達利,《記憶的永恆》,1931 年,超現實主義名作,傳達一種不安的情緒。圖/大是文化提供
達利,《記憶的永恆》,1931 年,超現實主義名作,傳達一種不安的情緒。圖/大是文化提供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把夢境真實化

當恩斯特和米羅創造無意識圖像的同時,達利(Salvador Dalí, 1904-1989)計畫著帶領超現實主義進入另一個方向。暫且先忘了達利參與的舞臺惡作劇、電視綜藝節目、刻意表露自我主張的兩撇鬍子、公開的商業氣息,以及所有這位西班牙畫家,用以吸引注意力卻自毀形象的事,讓他的作品替他自己說話。近距離好好看看達利的畫,他傲然的藝術才華,自然會顯現在畫中。

達利藉由他的夢景(dreamscapes)將超現實主義解讀為,「將疑慮系統化,有助於完全破壞現實世界」。不像米羅和恩斯特的自由聯想技法,達利讓自己進入一種「妄想的極端狀態」,目的在於創作出「手工繪製的夢境攝影」。他認為,越是能將非現實的圖像逼真化,越有機會能夠嚇壞觀眾。布魯東對他極為崇拜(直到他們鬧翻)。他和達利同樣都遵循佛洛伊德「夢境更貼近真實」的脈絡,認為夜半睡夢中的圖像,才是人類真實存在之處。

《記憶的永恆》,達利

作品特色:以細膩的技法,將非現實的圖像逼真化,擾動你的情緒。

達利所創造的圖像雖然晦澀不明,卻是強而有力、令人印象深刻且技法卓越的作品。其中最著名的畫《記憶的永恆》(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1931)是個最佳範例。達利在加入超現實主義陣容兩年後,畫了這幅畫。很多人在海報上看過這幅畫,不過絕無原版的精彩。原版畫作事實上很小(24 × 33公分),但十分有張力。仔細看這幅畫會發現,達利以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技法運用顏料,其精緻的圖像顯露出無比細膩的技法。

更重要的是,他成功擾動了每一個凝視他畫作的觀眾。畫作場景位在畫家於西班牙東北部的家鄉,其不遠處的地中海岸與岩礁,看似一幅尋常的風景畫。但岸邊露出一道陰影,帶來有如死亡病毒的威脅感,只要受其無情覆蓋,就會立即軟弱並開始腐化。曾經堅實的懷錶像死人般垂掛,錶面猶如過熟的起司。這是時間的終點,生命的終結。黑色螞蟻成群朝向其中一具較小的鐘錶屍體移動,而另一具彷彿在一個像水母的恐怖生物上滑動。這就是達利,或者至少,是這位藝術家的側臉。達利也經常因死亡的陰影而感到窒息,彷彿腹腔臟器從他的鼻孔流瀉而出,使他毫無生氣、反感不已。

《記憶的永恆》這幅畫所表達的是性無能(達利最深的恐懼)、絲毫不停歇的時間以及對死亡的侮辱。達利刻意將畫作設定為清楚可辨的人間天堂,接著在我們心中植入驚駭的超寫實圖像,以阻礙我們沉醉在天堂。說不上漂亮,但很聰明。就像它的創造者。

超現實主義名作,傳達一種不安的情緒。畫面中曾經堅實的懷錶像死人般垂掛,錶面猶如過熟的起司。這是時間的終點,生命的終結。黑色螞蟻成群朝向其中一具較小的鐘錶屍體移動,而另一具彷彿在一個像水母的恐怖生物上滑動。這就是達利,也經常因死亡的陰影而感到窒息。

達利,《記憶的永恆》,1931 年

超現實主義名作,傳達一種不安的情緒。畫面中曾經堅實的懷錶像死人般垂掛,錶面猶如過熟的起司。這是時間的終點,生命的終結。黑色螞蟻成群朝向其中一具較小的鐘錶屍體移動,而另一具彷彿在一個像水母的恐怖生物上滑動。這就是達利,也經常因死亡的陰影而感到窒息。

文章來源:威爾.岡波茲著《英國BBC的經典節目 現代藝術的故事: 這個作品,為什麼這麼貴?那款設計,到底好在哪裡?經典作品來臺,我該怎麼欣賞?本書讓你笑著看懂》,大是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