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成年人的分寸感 是一種點到為止的默契

《每個人的花期不同:允許自己是那朵晚開的花》書摘精選

成年人的分寸感,是一種點到為止的默契,缺乏適度的敏感力和分寸感,一不小心會淪為別人眼裡的討厭鬼。圖/freepik
成年人的分寸感,是一種點到為止的默契,缺乏適度的敏感力和分寸感,一不小心會淪為別人眼裡的討厭鬼。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就像沒有永遠的敵人。

成為好朋友的前提條件,不僅是志同道合、三觀一致,還需要彼此有獨立的生活空間,以及適可而止的溝通。

成年人的分寸感,是一種點到為止的默契:我說我有事,你不要問我什麼事;我說我在跟人吃飯,你不要問我跟誰吃;我說我在陪一個朋友,你不要問我是男的女的⋯⋯

要是能說,我可能早說了。

倒也不是不能說,我可能不想說。倒也不是不想說,我可能只是不想跟你說。生活軌道有交集,才有機會成為朋友,但只有保持平行,才能走得更遠。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需要適當的距離。

有氧氣,才不會窒息。

缺乏適度的敏感力和分寸感,就會一不小心淪為別人眼裡的討厭鬼。

前幾日,朋友生日聚會,其中有位女孩應該是跟著朋友第一次來,跟大家都不太熟。其實熟不熟倒也無所謂,大家都是成年人,慢慢會熱絡起來。

按照正常的流程,一般是酒過三巡,興致已高,大家會轉場酒吧,聽聽歌,喝點小甜酒,分享一下彼此的生活近況,聊聊時事新聞,談談人生夢想。

但這女孩有點不按常理出牌,甚至可以說是冒昧。

到了酒吧才剛落座,她就格外熱情地叫著這個姐姐、那個妹妹的,還過來拉我的手:「姐姐,我聽說你是寫書的,好厲害啊,我從小就羡慕能寫很多字的人」、「你能給我簽個名嗎?簽在我衣服上,我也有文化圈的朋友了。」、「我們加個聯繫方式吧。」

說實話,我有資深社交恐懼症,一時間被她搞得也有點不知所措,但我還是儘量附和她,一是想她年紀還小,可能真的就是爽直罷了,二是不想破壞那天的聚會氣氛。

誰知是我太單純了。又過了十幾分鐘,她就開始暢聊起了自己的私生活,比如現任男友是她如何從其他女孩子手裡搶來的,喜歡一個樂隊的鼓手,於是謊稱自己是對方女朋友衝到後臺要聯繫方式⋯⋯她說得激情澎湃、津津有味,我們剩下的一桌人面面相覷,滿臉問號。

這就是典型的交淺言深,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當時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快吃快喝,趕緊撤。

大家為什麼都不喜歡交淺言深的人呢?

因為成年人是有「自我保護機制」的,對陌生人有所保留,對自己有所保護。

不顧場合、不管分寸,上來就掏心掏肺恨不得把家裡銀行卡密碼都說出來的人,就屬於一見面就開始裸奔的選手。而且究其本質,交淺言深的人大多是過於迫切地想要討好對方,過於迫切地想進入對方的親密半徑。然而感情的積累是個循序漸進的漫長過程,拜託,大家連對方的素顏都沒看過,連個通訊軟體表情都沒交換過,有什麼資格掏心掏肺呢?

很多交淺言深的人不僅不願承認自己存在這個問題,還會美其名曰:「我只是比較外向熱情,是你們太冷酷了。」

在這裡,我們有必要明確一個概念,熱情外向和不懂分寸完全是兩回事。

分寸感雖然是一個很虛無的東西,它看不見摸不著,你也很難給它下個定義,但能把握好它的人才會受歡迎。畢竟分寸感是和舒適感緊緊綁在一起的,而人際交往中,最高級的狀態就是,時時刻刻都能讓身邊的人覺得舒服。

交淺言深的人最容易讓人覺得不舒服,因為他們看似「毫無保留」地交付自己的行徑,往往會給對方帶來一種隱隱的壓迫感。

「我都說這麼多了,你們好歹給點反應啊。」

「我這麼聲淚俱下,你們怎麼可以如此冷淡!」

大段大段傾訴背後的實質是逼迫對方與之共情。但共情這件事,兩個情緒完全不在一個頻率上的陌生人又怎麼可能輕易達成呢?

作家周國平說:「分寸感是成熟的標誌,人際交往要懂得遵守人與人之間必要的距離。」

在生活中,對社交距離的把握往往會暴露一個人的修為。

口無遮攔的人缺乏自省和智慧;出言不遜的人缺乏換位思考和悲憫。

人生沒有這麼多一見如故和天雷勾動地火的瞬間,切記別給自己加戲。

文章來源:萬特特著《每個人的花期不同:允許自己是那朵晚開的花(★萬特特寫給女性覺醒之書─特別收錄:寫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幸福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