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當生命接近尾聲 如何選擇最終醫療方案?

《好好走向終點線:人生最重要的10個終活練習》書摘精選

在選擇最終醫療方案時,病人必須正確了解和對比各種治療方案的利弊,整合意見並做出取捨。圖/freepik
在選擇最終醫療方案時,病人必須正確了解和對比各種治療方案的利弊,整合意見並做出取捨。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最終醫療方案」通常指在病情已經到達末期、無法逆轉的情況下,病患生命已接近尾聲,為了減輕病患痛苦和維持其生命品質,由醫療團隊提供的治療方案。可能包括延續生命治療、緩和醫療或安寧療護等,而最終決定則通常由病患或其家屬做出。

選擇「最終醫療方案」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決定,因為此時患者的病情已經到達末期、無法逆轉,在這個時候,患者和家屬需要面對很多困難的選擇,例如是否要接受延續生命治療、是否要轉換為緩和醫療、是否要尋求安寧療護等等。

這些決定不僅涉及個人的生死存亡,還需要考慮到家庭、社會、宗教等多方面的因素,因此選擇起來非常複雜和具有挑戰性。在這個時候,重要的是要充分了解自己的價值觀和期望,並與醫療團隊和家人溝通和協商,以做出最適合自己的決定。建議患者和家屬可以向醫療團隊提出問題,了解不同治療方案的風險和效益,同時也可以考慮諮詢宗教或心理輔導員等專業人員的建議。透過充分的溝通和探討,患者和家屬可以更好地理解自己的處境,並做出更明智的決定。

選擇醫療方案會遇到哪些困難?

錯誤認知與想像

有些病人對治療方法存在錯誤的認知和想像,可能會因此做出不適當的決定。例如,罹患癌症的病人可能不願接受化療,因為他們看到親友接受化療後仍然惡化,甚至因為副作用而痛苦地死亡。但事實上,許多痛苦的死亡,例如癌症末期,大多數不是因為接受了化療,而是因為生命在最後階段時出現的身體症狀沒有得到適當的照顧。

疾病變化的歷程相當多元,治療潛在的風險也很難估量,因此選擇醫療方案往往是非常困難和複雜的決定。有時,甚至可能出現醫療意見不一致、互相矛盾的情況,而來自多方的不同意見,還可能會對主治醫生構成壓力並干擾其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因此,在選擇最終醫療方案時,病人必須正確了解和對比各種治療方案的利弊,整合意見並做出取捨。主治醫生必須清楚了解,在任何情況下病患希望得到什麼樣的幫助,以及什麼樣的生活品質和自主尊嚴是病患無法忍受的底線。

做錯選擇怎麼辦?

選擇治療方案後,如果狀況沒有改善,甚至持續惡化,病人和家屬可能會質疑自己是否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如果「早知道」結果會是這樣,他們肯定不會做這樣的決定,因此想著「為什麼是我們做出了這個決定?」這樣的疑問常常在心中產生。

然而,在面對這樣的困境時,我們必須理解,選擇治療方案並非易事。當時的情況可能非常複雜,我們只能根據當時掌握的信息和醫療專業建議做出判斷。沒有人能預知未來的結果,包括醫生和病人本人。

在這樣的時刻,病人需要給予自己寬容和理解。我們是人類,犯錯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的是,我們試圖做出最好的選擇,基於當時的情況和我們所了解的訊息。即使結果並不理想,病人也不能將責任完全歸咎於自己或任何人。同時,病人也應該尋求支持和理解。與家人、朋友或專業醫療人員交流,分享自己的擔憂和困惑,可以幫助病人釋放壓力並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案。旁人們的支持和意見可以幫助病人重新獲得信心和方向。

誰來做決定?

在面臨治療決定時,家人常常陷入極度的困境。很多時候,病人已經陷入六神無主的狀態,希望家人能夠代為做出選擇或最終決定,但家人常常因為不了解病人的真實感受和對生命的價值觀,而擔心做出錯誤的決定。一旦做出錯誤的抉擇,不僅會對病人帶來傷害,同時也可能使決策者終身背負內疚。

這種涉及生死的抉擇困境並非僅僅是簡單「放手」或「不放手」,而是決定的結果帶來多種不同程度和性質的痛苦,這些痛苦更是難以衡量和比較的。因此,那些沒有親身經歷過困難決定的人應該避免對他人的選擇進行殘忍的批評,而是應該以同理心去體諒別人的艱難和情感。即使持有不同的觀點,也需要絕對尊重别人的決定,並提供支持。

通常情況下,家人都希望繼續進行一切對病人生理狀況有可能改善的治療。然而,讓病人繼續忍受毫無意義的延續生命治療,是一種不應該犯下的錯誤。這種錯誤不僅徒添病人的痛苦,還可能加速病人的死亡。

醫療人員在判斷是否撤除維生設備時,必須確保病情明確、病人的權益不受損害,並尊重病人對醫療和照顧的意願。儘管這樣的醫療程序可能相對冗長,但絕不能匆促或草率做出決定。

另一方面,假設病人選擇撤除維生設備,可能是因為希望減輕痛苦、不想成為家人的負擔,甚至是不願面對身體逐漸流逝的感覺。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

試想像一位病人正在忍受極度疼痛的折磨,醫生已經竭盡全力,但治療效果微乎其微。在這樣的情況下,病人寧願選擇放棄維生設備,結束疾病帶來的痛苦,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不讓這份痛苦影響到所有關心他的人。他不願看著家人痛苦地目睹他苦苦掙扎,也不希望讓他們長時間承受沉重的心理壓力。此外,他可能也不想面對自己逐漸失去器官功能的痛苦現實,看著身體的每個器官逐一衰壞。

如果是這樣,選擇勇敢地放手是否比出於不捨的堅持來得更加慈悲?放手是否更順應了萬物生死有時的自然規律?對於家人來說,放手並不表示他們不關心、不愛護,而是在適當的時候承認現實,尊重病人的意願和尊嚴。這樣的決定可能需要冷酷的理性,但卻能讓家人們在最後的時刻感受到安寧和寬容,並保留美好的回憶。

在臨死過程中,病人進入一種無法控制、只能等待的無助狀態,同時面臨死亡的必然到來,卻不知道何時會降臨。家人應盡力減輕病人的不適,並承擔即使做出錯誤決定的責任和懊悔,陪伴病人在這個黑暗深淵中同行。也許病人的痛苦有著無可替代的意義,照顧者需要超越自己的不捨,而不是轉身離去,讓病人獨自面對。與病人一起奮鬥,共度所有的艱難,一同努力的過程遠比結果重要。

病人知曉病情的重要性

應該如實告知病人其真實病情嗎?這樣做是否會影響病人的士氣,讓病人更加擔心,甚至產生自殺念頭?

告知真實病情一直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也是一件很難啟齒的事。因為過於迅速和直接的病情說明可能引起病人過度的反應,增加家人的焦慮。此外,大多數人認為告知真實病情會打擊病人的士氣,使病人情緒低落、喪失信心,因此他們選擇拖延或隱瞞病情和預後情況。但這是病人的生命,沒有任何人有權力替他們做決定。告知病情可以讓病人做好心理和生理的準備,讓他們可以把握時間完成心願,最大程度地減少遺憾。

研究發現,病人實際上希望知道他們的病情,並覺得這樣有助於穩定情緒。在了解清楚的情況下,末期病人可以明確指示自己最後的生命路程,更願意面對自己的善終安排。因此,病人往往更有勇氣和能量去面對疾病帶來的挑戰,也更願意接受治療。病人因知曉病情而擁有更堅定的心情,憂鬱和焦慮的情況也大幅減少。

疾病所帶給病人的不適感受與負擔,病人自身最清楚。當病人感受到身體狀況異常,而家人與醫生避而不談或私下交談,這會使病人對治療訊息一無所知,臆測不安。在充滿不確定感的情況下,「不清楚、不知道」只會讓人聯想到各種恐怖的情節,對病人的身體與心理都非常不健康。不確定感容易造成焦慮、恐慌、憤怒與不安,反而讓病人的照顧與恢復變得更加困難。此外,給予病人不實的鼓勵並不會增加病人信心,反而會讓病人白白地盼望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甚至與實際狀況相反的期待,這也會加重病人的挫折感。

事實上,隱瞞病情只會讓病人更加混亂。許多病人就是因為被刻意隱瞞而做出錯誤的決定,進一步加劇他們的困境。同時,家屬也不得不在病人一次次的追問中逃避,這將耗盡他們的身心力量。

透過坦誠溝通,病人能夠具體而準確地表達自己對照護方式的偏好,這種溝通也有助於加深病人和家人之間的心靈連結,讓他們在艱難時刻共同努力、共渡難關。只要以適當的方式逐步告知病人未來的計劃和自己的偏好,就能讓病者參與並掌握自己的生命。

文章來源: 鍾灼輝著《好好走向終點線:人生最重要的10個終活練習》,時報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